广泛性焦虑障碍服刑人员张某的心理矫治个案

广泛性焦虑障碍服刑人员张某的心理矫治个案缩略图

广泛性焦虑障碍服刑人员张某的心理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张某,男,33岁,汉族,小学文化,已婚,福建省泉州市人。因犯合同诈骗罪,于2011年10月24日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人民币3000元,2012年1月入监服刑改造。

入监后,张某由于担心家中的父母和孩子,自感压力越来越大,心里很乱,没有人可以倾诉,不断出现出汗、心悸、胸闷、头晕等症状,有过2次晕倒在地,呼吸困难,四肢抽搐的情况。因害怕这种情况再次发生,经民警推荐,主动寻求咨询。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心理问题成因分析

(1)成长史。张某生活在福建农村,其家族世代以种茶为生,经济上虽不富裕但也能维持生计。由于福建种茶地区家族观念比较强,张某作为家中长子,很早就辍学做起农活照顾一家老小,20岁时就已结婚,现在育有4个孩子,2男2女。这本是幸福美满的一大家子,可随着孩子越生越多,以及父母生病就医,家庭开支不断增加,张某身上的负担也越来越大。于是,张某开始跟随叔叔学习做茶生意,可由于自身文化水平低、缺少社会经验,上当受骗亏了钱。为了挽回损失,张某瞒着家人跟着老乡来到上海,通过成立皮包公司订立虚假购销合同等方式实施诈骗。最终东窗事发,锒铛入狱。

(2)重要事件。张某入狱后不久,便从家人口中得知年近70的老母亲患了肺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这让不能回家照顾的张某十分担心。而不久后妻子的一封家书更是让张某陷入了深深的自责。由于育有4个孩子,没有任何收入的妻子已经无力照顾,萌生了将小女儿送人的想法,当妻子将这个想法在信中和张某诉说了后,当晚张某就出现了心悸、头晕的状况。

2、入监改造表现

张某入监以后,话一直很少,在狱内中很孤立,行动迟缓,劳动中总是慢半拍,刚开始甚至不能完成劳役任务。监区民警反映张某总是说自己心慌、喘不过气来,曾到医院检查也没查出有什么病。咨询前1个月内,有过2次在晚上突然倒地,四肢抽搐,大喊“救命”的情况,被紧急送往总医院,后也没有查出身体异常。

(1)性格原因。张某性格敏感内向,加之不断出现的身体状况,使得他十分自卑,难以适应狱内的群体生活。由于无处宣泄,这些被压抑的负性情绪也反过来加剧了他的躯体化症状。

(2)家庭原因。张某在外时是整个家庭的支柱,背负着照顾家人的责任,更是家庭的重要经济收入来源。但伴随着入狱,张某已经无法给家庭提供直接的支持,面对年迈多病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孩子,让其深感痛苦的同时,也使得其在出现躯体化症状后,害怕自己死去而无人照顾家庭。

3、评估与诊断

(1)心理测量结果。90项症状自评量表(SCL-90)显示,抑郁2.0,焦虑2.8,躯体化2.2。焦虑自评量表(SAS)显示,标准分70。抑郁自评量表(SDS)显示,标准分65。测试表明张某目前存在重度的焦虑、中度的抑郁并伴有躯体化症状。

(2)评估依据及结果。根据CCMD-3中关于广泛性焦虑障碍的描述,张某符合以下诊断标准:①来访者经常处于高度警觉状态,如临大敌,对一些生活情景的不现实过度的担心和紧张。②来访者躯体症状表现为出汗、心悸、胸闷、头晕、偶有濒死感,有显著的植物神经症状、肌肉紧张及运动性不安。③来访者因难以忍受又无法解脱,而感到痛苦。④症状持续时间超过6个月,社会功能下降,服刑改造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虽然张某的病程已超过6个月,且内容已泛化,但其的知情意协调一致,有自知力,能主动寻求心理咨询,无幻觉、妄想等精神症状,表现为慢性的、弥散性的对一些生活情景的不现实的过度担心紧张,因此可以对张某的问题评估为广泛性焦虑障碍引发的过度紧张,伴有癔症倾向。

4、心理矫治的难点和重点

(1)认知因素。由于是初次服刑,张某内心充满后悔感和内疚感,他一直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由于自己的入狱才导致的,这不仅让其极度自责,也使得他无法正确的面对自身目前的改造生活。而张某的自我封闭,也使得对其不合理信念的改变增加了难度。

(2)现实因素。张某的刑期并不长,但其面临的家庭负担、入狱改造、回归受歧视等现实问题并不能很快的解决和改善,这也让其对未来感到无望,饱受焦虑情绪的困扰无法自拔。同时,对张某的矫治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现实事件的影响也会导致过程中的反复。

5、心理矫治方案

(1)收集信息,建立咨访关系。通过倾听、无条件积极关注和接纳,与来访者建立起良好的咨访关系。由于张某面临多方面的压力,生活中有着严重的焦虑情绪,但对自己的问题并不能很好的梳理认识,所以通过介绍心理学的相关知识和方法,帮助其聚焦问题,明白的自己心理困扰所在,找出解决问题的方向与方法。同时,利用心理测试、心理访谈等形式,全方面的收集来访者的信息,理清咨询思路,为下一阶段的咨询和治疗打好基础。

(2)行为矫治,缓解改造压力。咨询师帮助来访者确定问题,针对张某的问题选择适当的咨询技巧和矫正技术,通过认知调整、放松训练等方式有效地解决张某现实的焦虑情绪。按照“交互抑制理论”,人的肌肉放松与焦虑情绪状态是一种对抗过程,即一种状态的出现必然会对另一种状态起抑制作用。咨询师向张某介绍了渐进式肌肉放松法,指导张某能够自主完成放松训练,并建议其在睡前尝试自我放松,调节情绪,缓解改造压力。

(3)催眠暗示,寻找解决出路。通过前期的咨询发现,张某的心理压力一直无法得到有效的排解和释放,入监以来,他始终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战战兢兢,度日如年。如何正确找到压力源,如何有效缓解焦虑情绪是心理咨询的主要目标。咨询师在本阶段采用催眠治疗,应用催眠技术引导张某进入潜意识,走进内心深处,找出焦虑源,通过深度放松以及反复不断地积极暗示,改变其不合理的信念,唤醒其生活的信心。

6、预期矫治目标

(1)具体目标与近期目标。通过心理评估和测验对张某的心理状况进行评估,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缓解焦虑情绪;通过认知调整,消除其不合理信念,解除来访者不良的焦虑情绪,改善封闭的人际关系,恢复正常的生活能力。

(2)最终目标和长期目标。在达到以上目标的基础上,运用心理学的相关知识帮助来访者完善人格,提高分析问题、应对社会生活的能力,促进身体和心理健康发展。

【教育改造成效】

1、矫治成效

(1)心理测试结果。心理测试显示各项指数都有所改善:90项症状自评量表(SCL-90)显示,抑郁1.6,焦虑1.8,躯体化1.6。焦虑自评量表(SAS)显示,标准分59,轻度焦虑。抑郁自评量表(SDS)显示,标准分53,轻度抑郁。

(2)咨询师评估。经过一阶段心理咨询,张某能说出自己目前的情绪感受和心理变化。特别是经历了1次催眠治疗后,张某宣泄了压抑已久的不良情绪,获得了积极的心理暗示,取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3监区民警评价。张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没有再犯病晕倒,整个人的改造状态比较积极,能主动和他犯交往了,还能承担一些公共的劳动。

总体来看,对张某的心理咨询效果比较明显,实现了预定的咨询干预目标。

2、矫治体会

通过这次咨询,作为咨询师不断地感受着心理咨询的“魔力”。面对这样一个眉头紧锁、情绪低落的来访者,咨询师始终坚持来访者为中心原则,通过倾听、共情等技术逐渐走进来访者的内心,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正如心理学家考夫卡在《超越心理咨询》一书中所说“心理咨询的治疗效果与咨询师的理论取向和技巧无关,而成功的治疗主要是能在治疗关系中提供一定程度的促进条件,包括同感的理解、尊重与真诚。”当来访者倒出那些压在心理无人能理解的“苦水”时,他的焦虑情绪也随之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和缓解。同时,咨询过程中为了找到张某的焦虑源而采取的催眠治疗技术也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当催眠中加入积极的暗示,既达到了放松的目的又植入了积极的信念,使来访者将不愉快的经历当作自我成长的良机,使他积极的看待个人所经历的挫折与磨难,从危机中看到生机,从困难中看到希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