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刑事案件执行 正文

一例死刑缓期女性罪犯郑某的矫治个案

一例死刑缓期女性罪犯郑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一例死刑缓期女性罪犯郑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郑某,女,1979年生,福建龙岩人,汉族,初中文化程度。2011年因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郑某性格偏执、焦虑、人际关系紧张、易激惹,与其他服刑人员关系紧张。多次发生重大违规行为,严重影响分监区改造秩序。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负性经历:郑某父亲早逝,初中辍学,过早的进入社会,与家人聚少离多,独自外出打工。20岁嫁到香港,在经历吸毒、惩教、丧偶后,回到老家改嫁给当地的农民共同投资养猪场,却以亏本收场。2010年因贩卖毒品被捕后,被丈夫当庭指证犯罪事实,后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法院判决有疑义。

(2)社会经历:郑某因早年离家,社会习气较重。过早进入社会使得郑某在与人交往过程中缺乏安全感,易产生焦虑的情绪。早年与家人分开,家庭支持体系缺失造成该犯偏执、敏感、易激惹的性格,遇事不满意便随意发泄自身不满情绪,不计后果。

2.入监改造表现

郑某2012年入监后多次发生重大违规。2012年因罪重刑长,在车间吞食金属底扣企图自杀,逃避改造。2017年2月采用绝食等消极行为和不正当途径反映诉求,2017年3月为准备工具实施自杀行为未遂。2018年5月拒绝进食4日来表达不满,6月打人。2017年2月分监区将该犯列为重点犯进行教育转化。

(1)负性经历。

郑某因刑期较长,在入监初期因无法面对罪重刑长,2012年在车间吞食金属底扣。企图以自杀的方式逃避改造,后经民警教育引导,逐渐明确改造目标,改造积极性相对提高,于2015年减为无期徒刑。郑某于2017年达到无期徒刑减为有期的减刑条件时,恰逢计分考核罪犯办法出台及减刑政策调整,无法如其预期上报减刑,无法正视减刑受挫,将缩短刑期的希望寄托于申诉改判。家人经多次与律师沟通后,告之申诉无望,郑某便不断向法院寄送申诉材料,均无回音。2017年多次采用拒绝进食、准备自杀工具等消极方式反映诉求。因郑某思想偏执,将自身的违规行为进行外归因,认为是被他人的行为所影响、政策调整、改造环境等因素导致其屡屡发生重大违规,故人际关系较为紧张。

(2)家庭原因。

通过与郑某及其家属的沟通,民警了解到郑某一方面希望家人能够为其申诉提供帮助。另一方面,对家人未能推动申诉感到不满,认为家人为了侵占其房产故意阻挠其申诉。丈夫因郑某被卷入同案,又当庭指正郑某犯罪事实,导致郑某被判死缓,故对丈夫既愧疚又愤恨。

3.心理行为表现

郑某入监COPA测试显示:人格比较趋于内向,偏好安静和独处,不太合群。思维略显迟钝。同情心差。凡事很有主见,独立性很强。比较感情用事,冲动鲁莽。戒备心较强。有较强的自信心,不自卑。暴力倾向较强。

日常观察及测试显示:焦虑、偏执、人际关系紧张、易激惹。多次发生重大违规,严重扰乱改造秩序。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心理因素:郑某较敏感,思维偏执,易激惹,习惯性将自己的不当行为归因于被人针对,有意阻碍其改造,敌对心理严重,常因琐事与人发生争执或产生消极言行,导致重大违规,影响人际关系和分监区改造氛围。

(2)社会因素:郑某一方面希望家人能够为其申诉提供帮助;另一方面,对家人未能推动申诉感到不满,认为家人为了侵占其房产故意阻挠其申诉,因此在会见中常常与家人闹得不欢而散,久而久之兄弟姐妹便不愿来会见,仅有母亲为数不多的几次会见。帮教系统差,家庭支持不够,缺少改造动力。

(3)环境因素:郑某因多次发生重大违规行为,对分监区改造氛围造成恶劣影响,加之其严重的敌对情绪,给分监区的其他罪犯留下了不良印象,多数罪犯认为与其无法沟通,言语间稍有不慎就可能激起其不满情绪,遭致报复或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因此,该犯在分监区只能与极小部分罪犯交往,交流受到限制,情感得不到较好的倾诉。

5.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并结合罪犯郑某的现实改造表现,民警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矫治方案,让郑某尽快重拾自信,积极投入到正常的改造、生活中去。

(1)加强行为控制,落实安全防范。

考虑到郑某入监以来多次违规及性格方面的不足,对其人际交往产生的影响。分监区从犯群组织中挑选出与其同一生产小组的陈犯与其同号房,一方面使郑某有了一定的人际交往、宣泄和沟通的渠道,促使其真实改造思想得以暴露;另一方面从郑某的反映中进一步掌握郑某的思想动态,从而能够在管理和教育中做到“对症下药”。通过疏导和暗中管控,有效杜绝和控制了郑某破坏和影响监管安全的发生。

(2)分析行为特征,解决心理障碍。

针对其聪慧性差、理解能力较差,思维紊乱及缺乏逻辑性等问题,民警们在谈话教育时坚持做到耐心、注意倾听和寻找突破点,通过共情、积极关注,使其感受到支持和力量,引导其慢慢走出自己的世界。此外,针对郑某在入监初期实施的自杀行为,分监区安排其进行现身说法,让郑某亲口陈述经历,承认自己极端行为严重违纪,破坏了监管改造秩序,承诺不再采取不理智行为,也希望大家以己为鉴,踏实改造。通过一次次的不断自我剖析,一次比一次深刻的反思,使得其他罪犯慢慢开始接受她,与她的交流也渐渐增多。

(3)结合传统美德教育,强化责任意识教育。

基于涉毒女犯普遍存在的责任感缺失的特点,开展针对性的责任教育。结合传统美德教育,引入时下热播的纪录片《客从何处来》。通过这样一个真人寻根、追溯家族历史的纪录片,使其认识到个人与家庭、宗族、民族之间的关系。在观片后引导其积极开展换位思考,思考家人在其身后承担因其对社会、对他人造成的不幸,品尝和承受亲人分离的痛苦,想象家人的担心、儿女的期望等。通过这样的责任教育,唤起其尚未泯灭的良知,引导其承担起对家庭的责任,承担起女性对社会的责任,有针对性的培养起其自尊、自立、自信、自强的人格品质。

(4)开展心理矫治,改变行为认知。

鉴于郑某性格偏执,人际关系敏感度较高,易激惹,敌对心理严重,具有攻击性,经过心理诊断为严重心理问题。民警在心理咨询过程中,将愤怒管理训练和心情日记相结合,通过认知行为疗法对其进行心理矫治。以认知-行为模式为基础,帮助郑某了解情绪与行为的关联,改变自动思考模式;帮助其学习以社会可接受的态度表达情绪,学习以适当语言表达负面情绪,学习使用语言,并以适当的态度表达愤怒。引导其养成写心情日记的习惯,一方面为其找到一个倾诉“对象”,把心底的想法表达出来;另一方面把具体的事件作为案例,帮助其分析性格中的缺陷,并找出产生愤怒情绪的原因,引导其找出适合的解决方法。

6. 预期矫治目标

(1)加强遵规守纪意识,纠正错误行为。降低违规行为发生频率。

(2)正确处理人际关系,融入集体,积极参加集体活动。

(3)树立正确的改造目标。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分监区全体民警的共同努力,经过一年多的教育转化,郑某初步掌握了情绪管理的有效方法,在脾气上有所好转,不那么急躁,改造积极性有所提升。在改造中虽仍常出现反复和波动,较之前能较快缓解。经过两个月的跟踪考察,未发生重大违规行为。

通过这个案例,民警深刻体会到:在罪犯教育转化过程中,民警们应正确看待转化工作的反复性和长期性。在罪犯的表现和思想出现波动时,应主动积极疏导自我的不良情绪,寻求攻坚转化的有效突破口。针对涉毒女犯现实主义、易走极端的心理和行为特点,在教育转化的过程中应注重引导她们回顾自己的生活经历,帮助她们正确评价自我,正确全面地看待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引导她们自觉调节情绪,改变不良性格,承担不同角色赋予的责任;用健康向上的兴趣爱好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去影响服刑人员,唤起她们生存与生活的勇气,重新塑造健康的人格。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