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入潮白监狱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案例

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入潮白监狱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入潮白监狱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陈某, 55岁,男,初中文化,北京人,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属于“多进宫”罪犯,虽多次违法入狱,但每次都没能从中吸取惨痛教训,人生道路越走越偏。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经历:陈某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有哥哥和姐姐,自幼娇生惯养,比较任性,而父母又对其疏于管理,从而使陈某养成了种种坏习惯。

(2)社会经历:陈某初中毕业后因懒散成性,脾气暴躁,又不善于与他人打交道,因而无论是在找工作方面还是在找对象方面,都屡屡受挫,没有固定工作,整日混吃度日,消磨时光,还经常和社会闲散人员混在一起,沾染上许多恶习。

2.入监改造表现

陈某属“多进宫”罪犯,性格顽劣,此次入狱后,凭借所谓的“监狱经验”,更是变本加厉,被其他罪犯称作“火药桶”,一点就着,一旦遇到波折、困难或不顺心的事,都要迁怒于他人。其人格属于易冲动型,自控能力差,遇事不能冷静处理,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不能排解自己的愤怒情绪,需第一时间把不良情绪宣泄出来达到发泄的目的,而不顾及他人的感受。陈某忍耐心极差,情绪不稳定,容易激怒,往往因小事而大发雷霆,甚至扬言:“谁敢惹我,我就跟谁干,老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反正我就是犯人一个,到这份了我怕谁”,态度嚣张,肆意妄为。

(1)法律意识淡薄。陈某上学的时候基本就没好好上,文化知识不足,文化程度不高,来到监狱后对基本法律的了解不足,尤其是对监狱的各项监规纪律的认识不足,做事还是社会上的那一套,我行我素,做什么事儿别人都得顺着他。

(2)家庭原因。陈某有一个较为稳定的家庭,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有哥哥和姐姐,自幼娇生惯养,所以比较任性,父母又对其疏于管理,从而使陈某养成了种种坏毛病,多次入狱也让家人对他逐渐失去了信心。

(3)自身原因。陈某对干警管理有极强的抵触心理,不服干警的批评教育,认为年龄比绝大多数的干警都大,又是“多进宫”,狱龄较长。因此,在谈话时经常指手划脚,气焰嚣张,大谈所谓的“监狱经验”,严重影响其改造质量。服刑改造中也基本不与其他罪犯交流,遇事易冲动,动辄便与其他罪犯发生口角,与人难以相处,严重影响正常的监管秩序。

3.心理行为表现

民警第一时间对陈某进行了16PF、艾森克人格问卷、MMPI、行为气质问卷等各项心理测试,结果表明:陈某性格较为孤僻,喜好独身,不关心他人,心胸狭隘、报复心强,对自己的偏执行为持否定态度;受家庭以及后期教育影响,在与其他罪犯发生纠纷时,常强调自己有理,过分夸大对方的错误,无视监规纪律,不服从警官的管理与教育。

4. 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陈某文化程度不高,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法律意识淡薄,对待问题容易意气用事,脾气一旦上来会不顾一切地发泄出来,周围的人大都对其敬而远之,不敢与其过多接触。

(2)性格因素:陈某属于焦躁型人格,内心容易起波澜,总是不能静下心来思考和做事,外界的一点小事都能引起他的烦躁不安,而且持续时间长。这也与其从小的经历和家庭情况有关,性格的缺陷使其不能正确看待身边事物,不能正确的排解情绪,以及不能正确的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

(3)心理因素:从陈某的成长环境中可以看出,其心理成长过程是缺乏引导和纠正的,心理是偏激的,总感到自己无能,缺乏自信,同时又敏感多疑,总怕别人搞阴谋诡计加害自己。由于长期过度紧张和抑郁,遇到事情会情绪十分激动,行为不受大脑控制,进而出现过激的行为。

5.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原因,并结合陈某的现实改造表现,民警再次认真调阅陈某的档案,全面、详细、客观地掌握了陈某的第一手材料,从“因人施教”的个别教育原则出发,制定了教育改造陈某的具体步骤、措施,以高度的责任感开展了对陈某的教育转化工作。

(1)通过了解陈某的全面情况,找到教育转化突破口,制定详实的教育计划。最初与陈某谈话时,陈某抵触心理极强,认为年龄比监区大部分干警都要大,又是“多进宫”,因此,在谈话时经常指手划脚,气焰嚣张,大谈所谓的“监狱经验”。面对他的挑衅,民警针锋相对地对他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告诉他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须明白,只有端正态度,才有可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否则,只能受到严肃处理。陈某在碰了一鼻子灰后,又动起了别的心思,进行消极对抗,在之后的多次谈话中,陈某对于民警指出的错误思想和行为总是极力回避,找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味强调对自己处罚太重,思想压力大,栽了面子,觉得今后没法“混”了,甚至提出调队的要求。但通过观察分析,民警断定他不过是虚张声势,为自己找回一些面子。于是严肃地告诉他:“我不会同意你的要求,因为那是对你的放弃。一天谈不通,我们可以谈一个月、可以谈一年,直到解决你的问题为止。”他一听这个,立刻泄了气,此时民警更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也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

(2)从陈某渴望健康的角度出发,在生活上予以关怀,增加陈某对干警的认知度。确立了教育方案后,民警充分利用工作时间找陈某谈话,谈话中不是批评其错误的行为,而是先关心陈某的身体、病情,同其聊家常。通过了解观察及翻看陈某病例,民警知道陈某患有静脉曲张,有时疼痛得厉害,便主动带他就医诊疗,并询问医生具体的治疗方法和注意事项,同时通过上网查询相关资料,把掌握的信息及时告诉陈某。在得知此病不能久坐的情况后,民警向监区领导请示,为其安排车间熨烫和裁剪的工作岗位,在极大地程度上缓解病痛给他心理和身体上造成的伤害。每当季节转换或天气变化的时候,民警便主动找到陈某,询问他的病情,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这一系列的工作都让陈某逐渐对民警产生了信任感和亲近感。经过一段时间后,陈某便主动向民警敞开了心扉,汇报自己的思想动态,并从中流露出无尽的感激和信赖之情。

(3)紧抓“四共”建设契机,深入查找陈某犯因性问题,制定切实可行的改造计划。当前,监狱正在大力开展“四共”建设和“牢记身份 遵规守纪 踏实改造”集中整治活动,集中整治在部分罪犯中存在的对抗、腐蚀、投机、消极和迷茫改造等现象,并通过“四学”和“四共”建设教育活动,不断增强罪犯身份意识、规矩意识和改造意识,引导树立正确的服刑观,营造风清气正的改造环境。民警深刻地认识到这正是从根源上解决陈某问题的有力契机,于是,按照监狱相关安排,分步骤地对陈某开展教育工作。

起初,在与陈某共找犯因性问题的时候,陈某明显表现出消极应付、敷衍了事的态度,其上交的《犯因性问题筛查清单》与平时改造表现相差较大,缺乏真实性,针对这一情况,民警对陈某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并结合犯因性筛查清单十一个维度方面的内容,与陈某逐层逐条进行深入分析和探讨,讲明其之所谓屡次违法入狱,就是因为没有正确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犯因。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细致耐心的工作下,陈某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不仅深刻反思了自己的罪行,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改造计划,在此基础上,民警又告诫他:“找到找准犯因、制定改造计划,只是你改造的第一步,更为关键的还是你要将计划真正地落到实处,见到实效。”

(4)不断挖掘陈某兴趣爱好,用传统文化荡涤心灵,促其蜕变重生。通过日常观察和侧面了解,民警发现陈某兴趣爱好广泛,在此前的改造生活中参加过多次演讲、书画、歌唱比赛,且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便抓住这一关键点。在日常改造中,鼓励他多参加监狱、监区开展的各项教育活动,积极转变。在去年进行的第二届“励志新生文化节”中,陈某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不但通过书法表达出对祖国的衷心祝福,而且还代表监狱,参与了大型诗词朗诵节目,这都有效提升了陈某的改造信心和勇气。

在今年疫情防控期间,监狱开展了“我参与 我努力 我快乐”专项教育活动,陈某更是主动参加,不但积极投身口罩加工生产,而且上交了多幅书法作用,表达出“众志成城、同心抗疫”的决心,此时的他终于战胜了“心魔”,端正了改造态度,步入了新生之路!

6.预期矫治目标

(1)帮助陈某分析确认其不能适应服刑生活、人际关系不和谐的原因;

(2)指导、帮助陈某找出找准犯因性问题,提高思想认识,制定切实可行的改造计划,并督促其逐步完成;

(3)使其融入服刑生活,纠正其冲动行事的性格特点,引导其遇事冷静处理,不可做出后悔不已的事情。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教育与矫治,陈某的心态有了明显转变,焦虑、烦躁水平明显下降,认清自己身份的同时,在学习和工作中,也越来越努力,慢慢学会了与其他罪犯交往的能力,在监区、班组中都发挥着积极作用。这些可喜的变化均受到监区干警及监区兼职心理咨询员的肯定和其他罪犯的认可,从而更加坚定了他走好改造之路的决心。

教育个性化要求对罪犯必须因人施教。在实际工作中,干警应当制订符合罪犯个性差异的教育方案,运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理,力求做到“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在教育改造科学化的体系中,人文教育理念也告诉我们对罪犯的教育改造不但要充分考虑罪犯的情感需求,还应培养其正常的尊重需求、荣誉需求和责任感。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