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个案

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个案缩略图

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陈某,男,初中文化,1999年生,广东省梅州市人。2015年10月,因伙同同伙在广州市白云区、海珠区等地,采用暴力殴打等手段作案四宗,抢走被害人的现金、手机等财物,均无法估价。2015年11月被捕,以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一个月。2017年1月入监。2018年12月获得减刑九个月。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罪原因分析

陈某家处贫困山区,家中有姐弟妹三人,家庭经济拮据,弟妹在校念书经常拿不出学习资料费,其父在2017年初不幸得了重病,病愈后行动不便,赋闲在家;其母亲与其姐文化不高,只能边照顾其父边打点零工,是家里的经济来源;当地政府部门为他们家办理的低保只是杯水车薪。

据陈某自述,小时候与一帮同龄人游手好闲,从顺手牵羊试探邻居的警觉开始,到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去小偷小摸,发展成为一缺钱就与“伙计”预谋抢劫,甚至为争夺抢劫地盘范围而大打出手。陈某不听父母教育,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发展为“独走江湖”,在当地名声狼藉。初三上学期陈某无心向学而辍学,离开家人与女朋友在外同居,因无收入来源,便以抢劫为生,直至2015年10月,陈某因“失手”锒铛入狱。

清苦的家庭条件、复杂的成长经历、教育的缺失,未能使陈某树立起正面的思想和良好的品行,加上父母简单粗暴的管教,养成了陈某叛逆偏执的性格,过早进入社会,又无力维生,因此走上犯罪道路。

(二)陈某入监改造表现

年少轻狂的陈某被送进未成年犯管教所后,面对高墙电网仍然一脸不屑,时而趾高气昂跟其他人谈论他的犯罪历史,时而心情低落,消极度日,警察耐心的谈话教育被他称为“老套”。在小组经常因小事而与他人发生矛盾,人际关系紧张。

警察了解到,在看守所时,陈某亲友不曾来看过他,因无汇款和舒适的冬衣让他倍感失落,他因此更加记恨亲友。期间,陈某情绪非常不稳定,经常与他人发生矛盾冲突,有过轻生的想法,但未曾实施。

(三) 心理分析

专教警察分析了陈某的心理测试报告,发现目前陈某内心比较紧张,情绪不稳定,心理素质偏弱,有恒性较差,容易兴奋,比较固执己见,遇到困难时又容易放弃,并具有轻微的强迫倾向。但同时,陈某的同情心和责任感较强,能够独立思考,具备一定的领导能力。陈某的现实表现基本符合心理测试的结果。陈某在日常表现中做事比较认真细致,乐于遵从标准和规则,处事原则性较强;但缺乏灵活应变的能力,共情能力较弱;为人较为固执,对于不符合自己立场和观点的事情,容易出现敷衍、应付的现象。

根据陈某的心理测试和现实表现,对陈某所展现出来的特质,从正、负两个方面进行归纳和梳理。正面特质包含:①有较强的同情心和责任感;②能够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有一定的领导能力;③对事认真,有自己的原则和要求;④易兴奋,容易被鼓励,做事比较主动;⑤乐于遵循标准和规则,追求完美,强调细节。负面特质有:①心理素质偏弱,心态和情绪不够稳定,处事容易急躁冒进。②缺乏灵活应变能力,缺乏共情能力,为人处事略显死板;③思想固执,对于不符合自己立场和观点的事,容易出现敷衍、应付的现象;④有恒性较差,在遇到不易解决的困难时,容易出现放弃的想法;⑤有轻微强迫倾向,对正负面特质都有一定程度的强化影响。

陈某在处事方面和利他性方面有一定的优势,可以利用目标导向和鼓励教育的方式,对其正面特质进行强化和完善,使其在每个矫治阶段都能体会到成就感和获得感。陈某的弱势在于心理素质和人际关系。心理素质偏弱,情绪状态不稳定,容易被外界的事物所干扰;在人际关系处理上缺乏灵活应变和共情的能力,容易用错误方式进行表达和处理,引起人际关系的紧张。其不稳定的心理状态会导致矫治工作出现反复。

(四) 矫治方案

1.矫治目标

根据陈某的特点和问题,制定了三个不同阶段的矫治目标,在矫治的过程当中,抓住有利的条件进行强化和改进。

(1)帮助陈某适应监区环境,学会自我情绪管理,提高陈某整体心理素质;

(2)对陈某进行鼓励教育,引导其自我发现,提高改造信心与共情能力;

(3)提高认知水平和综合能力,树立正确的三观,完善人格,促进自我认同,肯定自我价值;

(4)完善社会支持系统,改善与家人的关系。鼓励陈某与他人进行交流,建立友谊。

2.教育转化过程中的主要转折性事件

(1)2017年6月,经过情绪疏导,陈某对父母失望的消极情绪得到了转变,与父母建立起亲情联系。警察继续帮助陈某进行自我探索和分析,鼓励陈某与他人交往,建立友情。

(2)2017年8月,监区收到了一封来自北大的信,寄信人是陈某的发小,在信中对陈某进行问候和鼓励。这封信对陈某的激励作用巨大,他一改往日得过且过的心态,各方面进步较大。在当年的期末考试中获得了全班第三名的成绩。

(3)2018年3月,陈某参加第一次亲情帮教活动。经过面对面的交流,陈某与父母的关系有了一定的改善,但由于父子之间对往日的事情都还有所介怀,所以交谈并未特别深入。

(4)2018年4月,陈某担任了工区质检员。由于陈某的性格上的正面特质,陈某在岗位上表现的比较好。从期间心理测试结果看,陈某的心理转变比较大,外向、聪敏和同情等正项得分明显提高,从属、波动、冲动、戒备、自卑、焦虑、暴力倾向、犯罪思维等负项,得分明显降低。总体上,陈某的认知和共情等方面有了进步,负面情绪和思维处在低水平,情绪比较稳定。

(5)2018年5月,陈某从质检员调整到值日员岗位。陈某性格上死板固执、不懂变通的短板,开始凸显,人际关系变差,陈某的信心开始动摇。后经警官的引导和一段时间的适应,陈某逐渐胜任了值班员的岗位。

(6)2019年2月,陈某由于与他人发生争执,导致考核分被扣,影响了减刑。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心态变得消极,情绪低落,意志消沉。这段时间对陈某的引导教育效果不大。陈某的劳动岗位被撤换成小组长,心态并不稳定,一方面放不下减刑被撤带来的影响,觉得前途无望,自暴自弃;一方面又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日常言行中表现出明显的固执和自负。

(7)2019年6月,警察对他重新进行自我探索和分析。肯定了陈某一直以来的进步和转变,重新培养他的改造信心。为了激发他的斗志,调入另一名罪犯何某,让他们彼此竞争。此后,陈某开始积极起来,心态变化较大。

(8)2019年11月,陈某的硬笔书法和毛笔书法分别获得了所部一等奖和二等奖,这个成绩为他带来了350分的考核加分,让他大受鼓舞。在监区当月安排的亲情帮教中,陈某向父母展示了自己的书法作品。

父母看到他的成长和进步,很是动容,多年来恨铁不成钢的失望也一扫而空,流下了眼泪。在此后的亲情联系中,父母特别是父亲与陈某的关系更亲密了。经过了两年多的努力,陈某的亲情关系终于被修复了。

【教育改造成效】

如今,陈某在监区担任质检员,改造积极性很高,信心满满;心结打开了,与父母的关系也已改善。经过反复的磨练和探索,陈某具有了更强的心理韧性。懂得了与人为善的道理,在人际交往中更得心应手了。

从陈某这个例子中看出,在日常的教育转化中,对普通罪犯的教育转化,不仅要在方式方法上多下功夫,契合日常改造的实际,多管齐下。还需要我们抓住适当的时机,通过各种正、负面的事件及时对罪犯进行教育引导和矫治,会对教育转化启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