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涪陵监狱因故意杀人罪入狱服刑人员梅某教育改造案例

重庆市涪陵监狱因故意杀人罪入狱服刑人员梅某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重庆市涪陵监狱因故意杀人罪入狱服刑人员梅某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梅某,男,汉族,高中文化程度,1974年出生,已婚。梅某于2014年2月因故意杀人罪被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十五年。2013年7月的一天,梅某的妻子张某找到租其门面的罗某夫妇拿门面钥匙,双方发生矛盾冲突。后罗某夫妇又到梅某的理发店乱骂梅某夫妇,并再次要求梅某支付安装玻璃门的钱,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并抓扯,罗某用手打中正在给顾客理发的梅某的头部,随后,梅某用手中给顾客理发的小剪刀朝罗某胸部连刺四刀、颈部一刀。罗某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梅某对法院的判决不服,认为受害人亦有重大过错,对司法机关持怀疑和不信任的态度,在监狱改造中一直持消极态度,常沉默寡言,消极对抗民警的管理,民警对其的多次教育效果不佳。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1.法律意识淡薄,情绪不稳,暴力倾向严重,性格偏执。一是梅某高中毕业后,就在社会上打拼,吃过许多亏,导致其较为固执多疑;其次文化素养不够,其法律意识较为淡薄,对法律法规的认识不足,认为其犯罪行为至多是防卫过当。

2.身体有轻微残疾,性格较为内向、固执,在极端情况下容易导致激情暴力行为,而忽略自身行为的严重性。

3.内心自卑情结,不善于交流,容易受到影响,遇事不冷静,冲动,容易矛盾冲突扩大化。

4.暴力解决问题倾向严重,最终致使违法犯罪的悲剧发生,被投入监狱服刑改造。

(二)改造表现

1.不认罪悔罪,认为自己属于防卫过当,法院量刑过重,心理上不认可自身的罪犯身份。

2.入监以来,表现出常沉默寡言,爱自己独处,不与他人交流,不参与集体文体活动,消极对抗改造。

3.对法院判决的质疑移情到对监狱民警身上,使得其抗拒民警的教育,不认可民警的执法,多次教育效果较差。

(三)心理测试信息

通过运用SCL-90、COPA-1测试综合评估结果为:梅某某性格固执、内向、多疑,人际交往能力差,注意力偏弱,暴力倾向偏重,对人生感到悲观,心理敏感,戒备心较强,与现实表现基本吻合。

(四)矫正方案

监区成立了攻坚矫正小组,将梅某纳入监区心理矫正网络进行长期心理辅导。在攻坚矫正中,循序渐进,针对梅某的症结开展不同形式的教育矫正工作,促其思想、心理和行为逐步好转,逐渐实现攻坚教育矫正工作的目标。

1.短期目标:建立信任基础,强化民警与梅某的沟通,使谈话教育能起到正向效果,使梅某能接受民警的个别谈话教育,建立信任的良好关系,能初步参与监区的教育和学习活动。

2.中期目标:多管齐下,逐步瓦解其心理防线,正确看待改造与民警的管理,改善其人际关系,逐步融入改造环境,建立正确的法律观念,促使其能主动积极改造,达成扭转梅某异常心理、行为内在驱动力的攻坚矫正目标。

3.长期目标:彻底扭转梅某的异常消极心理与表现,使其能端正改造态度,彻底融入改造环境。经过攻坚教育,使梅某能正确看待法院判决,消除不认罪悔罪核心因素。

(五)攻坚教育转化措施

1.建立信任沟通桥梁。在谈话教育中,戒骄戒躁,循循渐进,避免刺激其情绪,交流侧重于关心,找兴趣的话题,借此展开,初步建立信任。从实际出发,解决其改造中的困难,如协助梅某办理亲情电话、帮助其熟悉劳动技能等,巩固梅某对民警的信任,为下一步攻坚矫正建立良好的信任基础。

2.心理矫正巩固转化效果。在前期的攻坚矫正中,虽然梅某已能正常与民警进行沟通,对个别民警仍有戒备心理,人际关系依旧较差,反复性明显。在运用心理矫正过程中,心理咨询师组织梅某通过心理宣泄、团体心理辅导等心理矫正手段,合理改善其压抑心理。特别是心理宣泄后,梅某的性格有所开朗起来,压抑情绪得以缓解,在与民警谈话中,情绪化趋向稳定。在团体心理辅导中,通过合理安排主题,共同协作,改善其人际关系,使其能进一步融入改造环境。

3.构建帮教协议修复心灵港湾。原本有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家庭,随着锒铛入狱,梅某由自责逐步演变为封闭内心,内疚感使得其消极面对家人的关心。内心想法和其妻信息的不对称,表现出在会见与电话中常有矛盾。为此,攻坚矫正组积极联系、走访其家庭,定期开展交流,并与梅某家属达成帮教协议。内心逐渐释然的梅某愿意同家人好好联络感情,当民警安排其女儿来监狱会见时,梅某女儿的一句“爸爸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能回家”,使得梅某当场痛哭,感叹万千。会见后,梅某十分感激民警能安排其见到家人,特别是女儿,信任关系得以巩固。

4.从根本入手深化矫正成效。梅某被列为顽固罪犯的主要根源是不认罪不悔罪,监区攻坚矫正组经过研究发现,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还是梅某的法律意识淡薄,不能辩证看待自身犯罪的严重性与给受害人带去的危害性。因此围绕着如何让梅某正确意识到自身犯罪的严重性与给受害人带去的危害性这一问题,需开展较长时间的个别谈话教育、法律常识教育、认罪悔罪教育等教育,从根本上瓦解梅某的错误认知,进而达到深层次地去除梅某问题的根源。首先,民警在个别谈话中运用摄入性技巧,松动梅某对犯罪过程等敏感话题的戒备意识,在三到六个月的时间,逐步引导梅某主动深入此类话题,掌握其内心的真实想法,从而寻找攻坚突破口;其次在法律常识教育中,利用相关案例,旁敲侧引,既能使其学到相关的法律常识,也能映射到自身情况上,引起其反思;最后,利用忏悔教育中的共情现象,安排梅某观看现身说法、法制节目视频等内容,使其能深刻认识到自身犯罪的危害性、对受害人家属产生的伤害,加速推动梅某自我转化的目标。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攻坚矫正组民警近一年的教育矫正,梅某目前能自我调适思想情绪,在个别谈话教育中能正常与民警交流,能认可民警的执法,改造表现较为稳定,能按时完成劳动任务,能用心投入到改造中去。经过较长时间的法律常识教育,梅某对法院判决的态度有一定的松动,能正确认识到自身犯罪性质以及对受害人带来的伤害,但彻底扭转其不认罪悔罪的思想,仍需一定时间的巩固工作,需加强观察,注重引导。

通过对梅某的教育矫正,监区攻坚矫正组民警认识到,转化梅某这一类型人员,是一个循序渐进、教育矫正的长期过程。在攻坚教育的开始阶段,当常规手段无法起效时,可以考虑从侧面的多角度出发,准确把握方式方法,采取精细化的矫正措施,运用先进的心理矫正手段与丰富的教育改造策略,才能有效地实现既定的攻坚教育矫正目标。专业的高素质民警队伍是攻坚教育矫正成功的人才基础,良好的监管秩序是攻坚教育矫正成功的环境基础,科学的攻坚教育矫正计划与有效实施是攻坚教育矫正成功的策略保障,这就使得攻坚民警不仅要注重对矫正人员狭义的攻坚教育矫正,还应具有前瞻性的广义的攻坚教育矫正思维。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