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潮白监狱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案例

北京市潮白监狱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北京市潮白监狱服刑人员陈某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陈某, 36岁,男,小学文化,北京市人,因犯强奸、猥亵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在改造中,陈某时常与其他罪犯发生矛盾,被多次调班,且屡教不改,严重干扰正常的监管改造秩序。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经历:陈某父母从小对其疏于管教,不闻不问,任其“野蛮生长”,致使其小学三年级即辍学,随后,浪迹社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偷窃、抢夺、打架时有发生,整日与社会闲散人员混在一起,养成了种种恶习;服刑改造期间,陈某与其他罪犯交流很少,显得很不合群,频繁更换班组,表现出明显的自闭型心理障碍。

(2)社会经历:特殊的成长环境和经历,致使陈某法律意识淡薄,长期混迹社会,养成了骄奢淫逸、好逸恶劳的品性,没有一技之长、又无正当职业,只能靠不法手段获取不义之财,人生道路越走越偏。

2.入监改造表现

入监服刑前,陈某就存在着一定的自闭型心理,加之文化程度极低,致使其与他人存在较大的沟通障碍;入监后,他的表现越发不正常,从不主动和其他罪犯沟通,做事不管不顾,稍有不顺心便与他人发生口角,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监区所有的班组他几乎走了一遍,还常被其他罪犯戏称为“精神确有问题的罪犯”,危险性极高。

(1)法律意识淡薄

陈某小学三年级即辍学,法律知识极度欠缺,社会经验严重不足。入监后,更是对监狱的各项监规纪律认识不足,毫无服刑意识、悔罪意识,还借故装疯卖傻,我行我素,不能认清自己的罪犯身份。

(2)家庭原因

据陈某自述,从小父母工作忙,基本不对他进行管教,只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与父母的感情淡薄,过早地结识社会不良人员,导致犯罪行为的发生。

(3)自身原因

由于性格的原因,以及对监狱环境的极度不适应,陈某在改造生活中精神极差,基本不与其他罪犯沟通,对各种改造活动更是漠不关心,总是独自发呆,还经常出现焦虑、不安、紧张的情绪。

3.心理行为表现

通过日常观察与了解,民警发现陈某心理阴暗且多疑,看问题、想事情的角度都是阴暗面的,并伴有一定的洁癖;他喜欢随性,每一天的生活疑似“神游”,疑神疑鬼,不能与他人有效沟通,存在一定的焦虑和抑郁症状,情绪反应激烈,表现出自闭型性格特点。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陈某文化程度低,对待问题容易偏激,不能正确处理,对自身认知不足,对所犯罪行认识不深刻,不能正确处理人际关系,内心矛盾突出。

(2)性格因素:陈某性格常表现为压抑、默然、无助,改造目标不明确,面对自己的刑期,总觉得恐惧与不安,认为出去后也会变成“废人”,心理压力过大,更不愿向他人倾诉自己的心声。

5.矫治方案

针对陈某的心理症状及行为表现,民警决定把他确定为班组重点矫治对象。从改造角度上看,其最大病症在于不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能适应监管改造环境,从而产生焦虑、不安的心理症状。民警要坚持以情感人,以心动人,逐步引导其端正改造态度、明确改造目标,敞开心扉,进而融入改造生活。

(1)充当倾诉对象,建立矫治关系

在日常的矫治工作中,民警利用陈某希望被关注、被关怀的渴望,找准切入点,通过深入细致的个别谈话,促其摆正监规纪律和自我个性之间的关系。在个别谈话中,民警表现出了对陈某心理问题的积极关注、情绪感受的理解,以及无条件的尊重,用温暖的语言表达出共情,拉近了与陈某的距离。在谈话中,民警还注重以倾听为主,担当好倾诉对象的角色,引导陈某说出内心的困惑与痛苦,使其达到合理宣泄的目的,从而有效地缓解了陈某的焦躁情绪,初步建立起与陈某稳定、顺畅的矫治关系。

(2)开展心理活动,敲开封闭心门

为帮助陈某敞开心扉,进一步缓解焦躁情绪,民警在班组开展了多项团体心理活动,并鼓励陈某积极参加。通过心理游戏、行为训练等方式,用专业的心理干预手段对其心理问题进行矫治,并为其构建团结、互助、友好的班组改造环境,综合引导其克服心理障碍,逐渐走出心理误区,拥抱阳光生活。

在陈某参加的一次名为“我是你的眼睛”的团体心理活动中,参加活动的罪犯要分别充当“盲人”和引路人的角色,要求引路人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带领“盲人”克服路途中的种种障碍,最终到达终点。起初,陈某由于很少和其他罪犯沟通交流,对此项活动十分抵触,但在民警的强烈要求下,陈某还是硬着头皮充当起“盲人”参加了此项活动。活动中,在引路人的悉心呵护下,陈某克服了重重障碍,如愿抵达了终点,当陈某摘下眼罩的那一刻,大家清晰地看到了陈某眼中泛着泪花,这一切让在场的干警和其他罪犯都大为吃惊。在总结活动体会环节,陈某动容地说:“我要感谢警官,是您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做信任与尊重。在刚才的活动中,我有很多次都想放弃,但每当那个时候,我的搭档(引路人)好像都能感觉出来,都会及时有力地握紧我的手,带我翻越一个又一个障碍,当我到达终点的那一刻,真的体会出了团队和谐、相互信任的重要性,通过此项活动,我也坚信只要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一定可以到达新生的彼岸,最后,我要对我的那双‘眼睛’(引路人)真诚地道一声谢谢。”活动结束时,陈某给在场的干警和其他罪犯深深地鞠了一躬,他已经开始在新生的道路上摸索前行了。

(3)开展班组建设,深悟和谐意义

为了让陈某深刻感悟班组和谐稳定对于服刑改造的重要意义。班务会上,在民警的鼓励与指导下,陈某深刻剖析了自身存在的问题,向其他罪犯勇敢地承认了错误,并表示在日后的改造中一定有所转变,为班组作出自己的贡献。实时证明,陈某在改造生活中确实有了很大的转变,每天主动承担扫地和墩地的劳动任务,且任劳任怨、始终如一。看到这些可喜的变化后,民警还趁热打铁,向监区领导请示,安排陈某在出工前,对班内的定制卫生进行检查整理,将发现的问题逐一记录下来,并在每周班务会上进行汇总发言,提醒班组成员注意事项,提升自身的责任意识,这都使他逐步融入集体生活,提升自信心,发挥积极作用。

(4)加强文化教育,思想蜕变重生

陈某刚入狱的时候文化程度是小学肄业,连自己的名字写得都不利索,被监狱列入罪犯文化教育小学班辅导对象。起初的陈某内心存在较大的抵触和畏难情绪,民警第一时间找到并告诫他:“你之所以违法入狱,与你的文化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有很大的关系,而且现在社会的发展极快,如果你不重视起来,及早地补习一些文化知识,丰富一些自身技能,以后回归社会后仍然会浑浑噩噩,还将无法自食其力,会陷入恶性循环的过程中。”于是,在鼓励与指导下,陈某如期参加了文化教育班,每堂课都能够认真听讲、做笔记,与此同时,民警还要求班里学历较高的罪犯对他进行督促与指导,帮助他答疑解惑。经过近一年的学习,陈某的文化水平显著提升,现已顺利升入初中班,继续学业。事实证明,通过文化教育的学习,陈某的整体素质有了显著提高,不但与其他罪犯的沟通交流多了,在书写认罪悔罪书、思想汇报、学习记录时也有了更深的感触,这些都促使陈某的改造成绩越来越好,表现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6.预期矫治目标

(1)建立陈某对管班干警的信任,真心地愿意接受帮助与矫治;

(2)转变陈某对监管工作的错误认识,加强其对服刑改造的认同,融入正常的改造生活;

(3)力所能及地帮助陈某解决生活中、家庭中的实际困难,使其能够安心改造;

(4)发挥班组建设的重要作用,促使陈某主动融入其中,发挥长处,归正人生航向。

【教育改造成效】

在采取上述措施后,陈某的思想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能够按照干警的要求做到遵规守纪,服从管理,在干警指出其错误后,能够及时反省并作出适时调整;由于陈某的表现逐步转好,班组其他罪犯也不再对其有抵触情绪,人缘越来越好,无形中化解了矛盾和不必要的误会,班内改造氛围蒸蒸日上。

通过这一成功的矫治案例,民警深刻认识到:没有什么罪犯是不能攻克的堡垒,而且对罪犯的教育应该因人而宜,因材施教,一定要以理服人,切不可采取高压态势,如果罪犯只是口头上妥协,内心却抵触、抗拒你的管理教育,那么是不会收到任何效果的,只有帮助罪犯更清楚地看待问题,进一步做出理智的选择,这样的教育方式,罪犯才更容易接受,态度和观念转变起来也才更快!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