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化顽石

真情化顽石缩略图

真情化顽石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沈某,男,1962年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1984年因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刑满后又因贩卖毒品罪于2010年被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同年投入江北监狱入监队改造。2017年2月,沈某因企图上吊自杀,受到警告处分,从原监区调入十监区,被确定为监狱级“顽危犯”,建档攻坚转化。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面对这样一个半辈子都和监狱打交道的犯人,我们对他的很多行为确实感到费解。通过多次查阅沈某卷宗,掌握案情及其成长轨迹;查阅艾森克个性测验,了解沈某性格特征;与互监罪犯的谈话教育,使我们对沈某一步步变成顽危犯的原因有了一个初步的诊断:

1.从其成长史分析。为更好地了解沈某的相关情况,我们多次与沈某的姐姐进行了联系,并进行了家访。他的姐姐告诉我们,沈某是家里的幼子,而且家庭条件不错,家人舍不得让这个幺儿子受苦,所以一直在父母和哥哥姐姐的溺爱和袒护中成长,就算犯了错误,也只是批评两句,希望他能够加以改正。姐姐后悔地说道,可能也正是这种偏爱害了弟弟,以至于让他两次走上犯罪的道路。

2.从其性格特征分析。从1984年沈某因为抢劫、盗窃罪被判死缓至出狱,沈某有近二十年的时间在监狱度过。我们很难设想这服刑的20年沈某到底经历了什么,又给他带来了哪些改变。但可以肯定的是,沈某并没有吸取第一次犯罪的教训,在出狱后的数年时间里,因为自身的放纵、吸毒贩毒而再次服刑。

通过艾森克个性测试,监狱服刑指导中心民警给出的意见是,沈某气质类型介于胆怯质与抑郁质之间,有可能存有自杀等危险因素,需重点防控。

3.从其身体状况上分析。沈某在服刑前应有多年的吸毒史,同时因为上吊自杀行为,造成了大脑的短暂性缺氧。当这样一名服刑人员呈现在我们面前时,神情恍惚,缺乏正常的思维能力,同时对过往的很多事都接近“失忆”的状态,给我们转化矫治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

(二)矫治措施

面对沈某这一个体的特殊性,监区迅速组成专班,对沈某落实严密的管控措施及教育转化工作。其一,通过日常细致地观察,了解他的思想动态。同时消除沈某与民警的戒备之心;其二,通过日常严格的管理,规范沈某的行为养成。为沈某创造更多的改造机会,为其日后走上积极的改造道路夯实基础;其三,安排改造上的积极层,与沈某组成互监组,利用好同改的力量帮助其走好改造的每一步。

第一步,另辟蹊径,包夹控管。和做所有服刑人员的工作一样,我们首先通过对话了解沈某的过往及相关情况。但是沈某没有了正常的思维能力,严重影响了对话和教育引导,这也让我们的工作一开始便陷入了僵局。

“谈不好就暂时不谈,但我们要做好基本的控管工作。”监狱领导的一席话,为我们打开了转化沈某工作的新思路。沈某自杀后的初期情况确实不具备正常对话的条件,我们就在全监区,摸排了一名他生活上的“对子”,标准是年龄中等偏大一点,性格温和细致一点,心态积极一点的。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每天与沈某跟在一起,如“连体婴”般地同吃同住同生活同劳动。

起初,沈某对他的这名新“朋友”并不喜欢,甚至还有很强的抵触心理,表现方式也很简单粗暴,砸东西、摔柜门。尽管如此,我们用这种方式展开控管工作的方针并未动摇,我们相信,时间就是情感最好的良药。很长一段时间后的某一天,我们惊奇地发现,“对子”在帮其整理床上的看被,而沈某在帮他的“对子”摆凉鞋,一幅“齐”乐融融地景象。而我们也从“对子”中,了解了更多沈某思想行为的变化和点滴转变的过程。

第二步,增加机会,鼓励改造。随时时间的推移,沈某的情况有了较大的好转,能够在车间劳动,生活上基本自理。有一天沈某找到我,让我帮他查查能不能报减刑。这是自我接手沈某个案对其进行教育转化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沈某自身有“我要减刑”的意愿,这令我非常高兴,也看到了阶段性的成果和希望。

我们乐意帮助沈某做更多的事情,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更大的机会争取减刑。在岗位选择上,必须非常慎重,因为已经有一次自杀经历,如何防止沈某再次自杀成为我们工作的“紧箍咒”,包括在安排车间卫生这样的劳动任务时,也面临两难的抉择。从事车间卫生,对沈某来说是一件力所能及的好事,但同时也意味着他在清扫的过程中会在整个车间流动,活动范围变大了。脱离了民警的“死盯”,沈某会不会又趁机重蹈覆辙,起初我们的内心并没有底,所以当他每一次下组劳动,我都会偷偷地跟着、默默地观察。通过观察,发现沈某做起卫生会比刚来时的眼神更专注,行动上更有条不紊。

第三步,精准矫治,重点击破。2018年,根据安排我和监区长组成专班,对沈某进行了“精准矫治”。为了保证工作的落实和矫治效果,我们制订了更为详细的方案,以确保不发生监管事故,力争用两年时间达到沈某的彻底转化,消除危险思想。针对他刑期长的现状,对其进行改造信心的培养,让沈某重塑对生活的希望;根据沈某劳动能力差状况,培养沈某良好的劳动习惯;同时也利用沈某渴望亲情关怀的特点,与家属联系得到支持和帮扶。

2019年初,在监狱组织的“开放日”活动中,我们特意邀请了沈某的姐姐亲临现场。此前的姐弟俩隔着玻璃家长里短,此次零距离面对面后,血融于水的亲情让姐弟二人抱头痛哭、久久不愿分离,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与之动容。

在一次聊天过程中,沈某说此前在外面是修理电器的,今后出去了还是想继续做这样的事情。我听了后非常高兴,这说明沈某已经没有了轻生的念头,并对出狱后的新生生活有了规划。我立即找来简单机修方面的书籍交给沈某,让他有空的时候可以研究,同时当车间有需要小补小修的简单活儿时,会主动让他试一试,以增添在这方面的兴趣。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沈某过去两年的改造努力,我们欣喜地发现,那个让我们曾经顾虑怀有“自杀念头”的沈某已经悄悄地转变。在民警的教育与同改的帮扶下,他重拾改造信心。到2019年下半年,沈某终于获得了呈报减刑奖励的机会。他正朝着积极、稳定的改造方向不断迈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