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某某的心理矫治(咨询)案例

关于张某某的心理矫治(咨询)案例缩略图

关于张某某的心理矫治(咨询)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张某某,男,1976年生,初中肄业,籍贯为湖北省大冶市金牛镇水碓村,现居住地为成都市新都区大丰镇,直系亲属包括父母、一姐一弟一妹、妻子、两个儿子。2017年在成都从事童装批发生意,为了提高销量,制作假冒商标,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2019年5月进入崇州监狱改造,其性格内向,改造期间无要好的朋友,平时也较少与民警交流。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因其家人皆在疫区湖北,大儿子在湖北武汉某公安局担任协警(处于抗疫一线,受感染风险较大),张某某内心十分担心家人安危,负罪感自责感增强,产生了严重的焦虑情绪伴睡眠障碍,对改造生活造成一定影响,但因其性格内向,未主动向民警汇报。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一般资料

1.成长经历:家庭和睦,与父母,兄弟姐妹感情亲密,其父母小时候从未打骂过他,学习成绩一般,与老师同学相处较为融洽,初中上到初三上学期因认为学习无用,读到初中就够了,于是辍学,外出打工,主要从事厨师行业,在该行业干了四、五年。随后至广东省汕头市从事玩具加工制造两三年。之后经人介绍结婚,婚后夫妻感情很好,夫妻二人在武汉市从事农贸批发生意。2005年夫妻二人至湖南株洲做小百货生意,2006年因生意难做,夫妻二人回家务农。2010年夫妻二人至成都从事电器批发,生意一般。2017年在成都从事童装批发生意,为了提高销量,制作假冒商标,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从小到大没有影响特别大的事情,认为目前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事情是因为违法犯罪而服刑改造。

2.现实改造表现:张某某自入监以来,性格较为内向,平时很少与人交流,入监时间短,没有要好的朋友与信任的民警。疫情发生后,其担心家人情况,害怕听到坏消息不敢主动联系家人,直至民警安排其拨打亲情电话方才了解到家人情况。

3.近期生活事件:大儿子在湖北省武汉市某公安局担任协警,疫情期间工作在抗疫一线,感染风险大;父母年纪较大,均在湖北大治市生活;妻子与小儿子原本定居成都,过年期间回老家,因疫情被困在湖北。

(二)主诉

张某某反映自己近段时间晚上入睡困难;注意力难以集中;感觉头晕,时而头疼;担心家人,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坏处想,自身感觉痛苦。

(三)心理咨询师的观察和他人反映:

1.心理咨询师的观察:自知力完整,思维逻辑正常;精神状态差,语速较慢,声音较低,不爱与人交流,不愿与人对视。

2.同监舍罪犯反映:夜间辗转反侧,睡眠状态差;很少主动与人交流,经常不在状态;情绪易激惹,烦躁易怒。

(四)评估与诊断

1. 心理测试结果

(1)SCL-90测试结果显示,躯体化2.4,强迫症状1.7,人际关系敏感2.2,抑郁1.7,焦虑2.8,敌对1.2,惊恐1.2,偏执1.7,精神病性1.2,其他1.6,总170分。从数据中显示来访者存在躯体化、焦虑和人际关系敏感。

(2)SAS测试结果显示:SAS标准分为62分,提示有中等焦虑症状。

2. 心理状态的评估:综合上述资料,张某某思维清晰,精神活动正常,无幻觉、妄想症状,无重大躯体疾病表现。心理冲突是由现实生活事件(新冠肺炎疫情对家人健康造成重大威胁而自己无能为力)激发,导致害怕,焦虑。主客观世界具有统一性,心理活动内在协调一致,人格相对稳定,属于心理咨询的工作范围。

3.病因分析:①生物因素:无明显生物学因素。②社会因素: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家人均在疫区;自己目前在服刑,无法陪伴和帮助照顾家人;自身犯罪给家庭特别是妻子带来较大的负担。③心理因素:文化程度较低,易受暗示影响,对病毒及防控相关知识、国家政策了解不够,存在错误认知,造成害怕、担心;内向,不信任人,不愿与人倾诉;对家人健康的担心、犯罪的负罪感及不适应服刑生活三重压力叠加。

(五)制定矫治(咨询)目标

1.具体目标(近期目标):理性分析产生焦虑情绪的原因,改善情绪状况,纠正错误认知,消除不合理的信念,改善躯体症状,以坦然的心态面对疫情,以积极的情绪投入到改造中去。

2.最终目标(长期目标):调整对突发事件的认知方式,多关注积极面,给自己以积极暗示,接受重要事件的得失成败,改善人际关系,促进心理健康。

(六)制定心理矫治(咨询)方案

1. 心理矫治优势:性格成熟稳重;服从管理,能够完成改造任务;刑期较短,今年5月即将满刑,服刑压力较小。

2. 主要咨询方法:本例主要采用OH卡牌、表达性艺术治疗、ACT——接纳承诺疗法、放松疗法来进行治疗。

5.咨询过程:咨询阶段大致分为:诊断评估与咨询关系建立阶段;领悟阶段;结束与巩固阶段。

(1)第一阶段:诊断评估与咨询关系建立阶段

1月28日对其进行摄入性谈话

经监区统一排查,了解到张某某的家庭情况,咨询师及时介入,对其进行摄入性谈话。

干预过程记载:谈话时,张某某认知力完整,语言逻辑正常,但精神状态较差,注意力难以集中,话语较少。咨询师了解到,疫情发生以来,其出现明显躯体症状及失眠症状,夜间入睡困难,难以控制地担心家人,且因为害怕听到坏消息不敢主动联系家人。

家庭作业:①要求其仔细阅读咨询师提供的有关疫情、防控要点、国家政策等相关知识的资料;②在监区的安排下,给家人打亲情电话,了解到家人平安的消息。

(2)第二阶段:领悟阶段

2月3日进行OH潜意识卡团体辅导

经监区辅导站和心理健康中心联合研讨,考虑到张某某性格内向不愿与人交流,决定运用OH潜意识卡团队辅导来帮助他打开心结。

团辅情况记载:本次共有6名罪犯参加团队辅导,除张某某外另有2名湖北籍罪犯和3名其他罪犯。

经过自我介绍和咨询师介绍保密原则,团体开始进行OH图卡游戏。游戏中,张某某两次抽到的图卡都恰好投射出与小儿子和妻子的亲密关系,其从开始的无所谓态度一下表现出对OH卡感到十分惊喜,觉得体验到了与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感,并要求咨询师把图照下来刑满的时候带回家。

环节,张某某一改之前的沉默,逐渐向咨询师及团队成员了自己对家人的担心以及自责感,表示自己应该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困难,不能再把负面情绪传递给家人,不能让家人在疫情面前分心。

家庭作业:写本次团辅的心得体会与收获。

2月7日进行第二次个体咨询

结合上次团体辅导了解到张某某因疫情期间无法为家人提供帮助而产生了强烈的自责感和焦虑感,近期睡眠状态差。咨询师及时调整咨询方案,在本次咨询使用ACT疗法和放松疗法,帮助其缓解焦虑情绪,提升睡眠质量。

咨询过程记载:运用ACT接纳承诺疗法。

张某某因疫情产生对家庭过度的自责情绪,导致其自我否定。咨询师运用ACT(接纳承诺疗法),从接纳、认知解离、活在当下、观察性自我、明确价值观、承诺行动六个维度帮助他从焦虑状态中剥离出来,接纳自己。

“接纳”:首先让张某某弄清目前自己的现状(不好的状态),其次引导其接纳疫情来袭对家人的影响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而后明白自己目前能做的、能改变的(不好的状态);“认知解离”:让其看清目前困扰自己的想法,是自己的担心所带来的负面情绪,而不是事件本身; “活在当下”:把自己的注意力应该放在当下自己正做的事情上,现在的状态是家人不愿见到的;“观察性自我”:让其以己为景,跳出自我来观察自己近期的状态,这一点对张某某来说较为困难;“明确价值观”:弄清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对自己及家人才是目前最好的方式;“承诺行动”:引导其做目前对自己、对家人有用的事情,才能朝自己想要的目的更接近。

在环节,张某某明确表示有较大领悟和收获,坦言:“疫情已经发生,现在我能做的就是接受疫情存在的现实。我现在虽然不能为家人做点什么,但是只要我在监狱积极改造,减少家人对我的担心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

放松训练:引导张某某通过练习腹式呼吸法,放松躯体继而达到心理放松。调身——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或坐或卧皆可,两手置于腹部。调吸——先用鼻子缓慢地吸气,感觉肺部有足够的空间进行深呼吸,吸气时,腹部逐渐隆起,吸到不能吸为止,停留3-5秒钟,再用嘴巴把气体缓慢地呼出去,身体慢慢地放松,呼气时感觉腹部逐渐放松,尽可能保持呼吸的平稳。调心——呼吸可以加以心理方面的暗示,吸气时体会把新鲜空气、家人的支持、曾经有的自豪感缓慢地吸进身体里,呼气时体会把生活的压力、污浊的空气慢慢地排出去。

家庭作业:夜间入睡困难时,自行进行腹式呼吸法,反复3-4次,逐渐改善睡眠质量。

(3)第三阶段:结束与巩固阶段

2月13日进行咨询效果巩固

咨询过程记载:运用表达性艺术疗法。

在张某某积极配合几次个体咨询和团队辅导后,精神状态有较为明显提升,近期睡眠状况也有所好转,为巩固咨询效果,咨询师运用表达性艺术疗法对其进行第三次个体辅导。

在咨询师的帮助下,张某某完成了名为“家庭”的绘画作品。作品中,张某某回到了家中和家人一起抗击疫情。

环节,张某某表示想通过绘画作品中呈现的场景,弥补自己不能在疫情中为家人提供帮助的遗憾。咨询师抓住绘画作品中已回到家中的细节,帮助其重新寻找到在家庭中的自我定位,用对家庭的美好憧憬和愿望,鼓励其重树信心,积极改造。

【教育改造成效】

民警介入较早,全面掌握其情况,有针对性地开展矫治(咨询)工作,有效避免其产生更严重的心理问题。

1.张某某自我评价:心情好了很多,不再老是往坏处想,焦虑症状得到有效缓解,睡眠状况有较明显的好转,头晕头痛情况极少发生了,能够正确看待、理性面对疫情影响。

2.同监舍罪犯的评价:现在他笑容增多,睡眠也有改善,晚上睡觉很少再翻来覆去,大家一起聊天的时候也会加入。

3.主管民警评价:情绪有好转,能主动跟民警汇报思想,能投入到正常的改造活动中。

4.心理测验结果:(1)SCL-90测试结果显示,躯体化1.2,强迫症状1.4,人际关系敏感1.6,抑郁1.7,焦虑1.8,敌对1.2,惊恐1.1,偏执1.3,精神病性1.2,其他1.3,总126分。从前后测试数据对比显示减分率为26%,说明矫治(咨询)有效果,该犯躯体化、焦虑、和人际关系敏感症状减轻。(2)SAS测试结果显示,SAS标准分为48分,焦虑程度显著降低。

5.咨询师评估:张某某情绪已稳定,改变了一些不合理认知,基本能坦然面对疫情,对未来与家人团聚共同幸福生活有较大信心。

6.工作小结:(1)监区心理辅导站是罪犯心理健康工作的前沿阵地,监区心理咨询师也是直接管理罪犯的民警,如何协调双重身份以继续更好地发挥监区心理辅导站的作用,是值得思考的问题;(2)如何取得罪犯对监区咨询师的信任是罪犯心理健康工作的重点和难点;(3)OH潜意识卡团体辅导在性格内向罪犯的咨询中,能更好地打开罪犯的心扉,促进他们表露出内心真实的想法,实现良好的咨询效果;(4)合理运用咨询技术能及时解决罪犯出现的心理问题。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