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六盘水监狱服刑人员邓某某的矫治个案

贵州省六盘水监狱服刑人员邓某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贵州省六盘水监狱服刑人员邓某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邓某某,男,汉族,23岁,小学文化,家住贵州省六盘水市,2013年10月至2015年5月期间,邓某某实施入户盗窃十二次,2015年12月因犯盗窃罪,被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个月。邓某某2016年1月调入六盘水监狱服刑改造,服刑期间未获得减刑。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自身原因

邓某某文化水平低,面对生活,随心所欲,好吃懒做,没有一技之长,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什么也不愿干,却总是异想天开,总想不劳而获。

(2)家庭原因

邓某某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自幼缺乏家庭关爱,父母对其缺乏管束和教育,没有正确的引导,父母的教育方式让邓某某产生逆反心理,邓某某对父母的教育持抵触的态度。

(3)社会经历

邓某某小学肄业就混入社会,结交社会闲散人员,长期以盗窃为生,2013年10月至2015年5月期间,邓某某伙同他人实施入户盗窃十二次,在案证据能认定价值的涉案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08385元。邓某某被捕时刚满19周岁,思想发育不成熟,遇到事情缺乏思考,对事物认识不足,法律知识匮乏和缺失明显,导致认知能力较差,对社会、人生、道德、善恶、美丑辨别力较差。

2.入监改造表现

入监服刑改造以来,经常违规违纪,长期不服从民警管理,顶撞民警、消极抵抗劳动改造。通过直管民警多次对其谈话教育,逐步了解到了邓某某不认罪、不服管、抗拒改造的原因。

(1)法律意识方面

邓某某入监以来,法律意识淡薄,对监规纪律认识不足,对自己违规违纪行为认识不到位。2018年3月,邓某某未完成劳动生产任务,民警在对其进行批评教育时,邓某某故意用头撞向民警,后倒地不起,声称民警殴打自己。

(2)服刑改造方面

邓某某的法院判决中需缴纳5000元的罚金,由于邓某某家庭困难无力缴纳,且邓某某在2018年申报减刑时亦被暂缓,结合邓某某日常服刑表现反复,时有因违规违纪扣分、未完成劳动任务的扣分情形,邓某某也自认为无法获得减刑,抱着得过且过混日子的态度进行服刑改造。监狱民警多次对其谈话教育发现,邓某某想试图通过顶撞民警,使民警产生执法失误而借机生事,实现自己消极抵抗改造、逃避劳动的目的。

(3)心理行为方面

由于邓某某自入监以来就在一监区服刑,对一监区犯群情况、民警情况较为熟悉,对服刑改造抱有投机侥幸心理。例如:在2018年8月,邓某某因未完成劳动生产任务,被分监区民警批评教育,后邓某某在会见时让家人在外投诉举报自己在狱内遭到殴打,后经有关部门调查,纯属捏造诬告。2019年4月,邓某某连续4个月未完成劳动任务,民警对其进行了谈话教育,邓某某自称身体有病无法劳动,民警将其带往医院检查,并未发现任何疾病,邓某某声称医院条件简陋无法查出,要求带往社会医院检查,否则无法参加劳动。

3.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其入监时的心理进行了测试,经艾森克个性测验:邓某某好独身,不关心他人,缺乏同情心,性格偏激,对人疑心较重,日常行为较为懒散。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

由于邓某某长期从事盗窃犯罪活动,多次得手,内心目无法纪,十分的狂妄,对待监狱管理和民警教育均持对抗态度,但又因其心思慎密,不会直接对抗民警,民警在寻找改造切入点时有一定困难,造成教育转化工作被动。

(2)心理因素

邓某某性格孤僻多疑,对他人的沟通都是存于表面,不能进行深入交流,在生活中也很难信任他人,自我意识强,对他人的劝告、民警的教育很难听的进去。

(3)人际关系

邓某某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平时很少与人交流,就是与同组罪犯的交流也比较少,难以接受其他改造积极罪犯的正向引导。

(4)其他因素

邓某某生活上好逸恶劳抗拒劳动,对监狱安排的劳动改造任务抱有拒绝抵抗的的态度,妄图通过装病装残、无理取闹、偷奸耍滑等各类手段逃避劳动,甚至长期没事找事,试图激怒民警,从而找到借口举报投诉,将事情闹大,想让民警对其屈服,将其安排在清闲岗位,对其不管不顾。

5.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结合邓某某的现实改造表现,民警决定对症下药,采取“围、堵、截、追”工作措施,制定详细的矫治方案,让邓某某尽快转变思想态度,早日认罪悔罪并投入到正常的改造中去。

(1)从日常管理着手,聚焦“围”字促改造

加大对邓某某的包夹管控,强化对其所在的联组联号管理,时刻掌握邓某某的日常行动,对任何异常行为提前掌握、提前预判。对邓某某出现的任何违规违纪行为,都会予以处理和纠正,让邓某某时刻处于受控受管的状态,缩小违规违纪闹事找事的空间。

(2)从思想着手,聚焦“堵”字促改变

对邓某某产生的不良思想,民警一事一论,增多谈话次数,谈话效果较好就予以鼓励和引导,谈话效果较差就给与批评和警告,对邓某某的思想始终处于介入状态,不让其自由发展以致恶化。

2019年5月某日晚,邓某某请求拨打亲情电话,经民警查阅,邓某某本月亲情电话拨打次数已经用完,因此拒绝了他的请求,邓某某当即顶撞民警,随后邓某某又主动要求与民警谈话,承认了自己顶撞民警的错误,表明自己要求打电话是因为家中的紧急事情,一时情绪激动,请民警原谅,经民警耐心的对其行为批评教育后,邓某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回到监舍后也向其他罪犯表示非常后悔。

(3)从行为着手,聚焦“截”字促规范

监狱民警严格执法、公正执法、文明执法,对邓某某的任何闹事行为都会严格处理,在执法过程中做到“文明且严格、灵活但依规”,让邓某某心服口服,服从管理。

(4)从劳动生产着手,聚焦“追”字促提升

对邓某某逃避劳动的行为,分监区加强对邓某某劳动定额的要求和审核,在生产现场对邓某某多问、多看、多查,给邓某某讲清楚生产劳动的意义,只有好好改造,努力改造,才能实现人生价值追求。

6.预期矫治目标

(1)加强守规守纪意识,努力增强其自我管控能力和行为规范意识,消除对抗民警的态度和消极改造的意识。

(2)法律意识得到加强,知晓基本法律常识,促其写出认罪服法书,彻底认罪悔罪,杜绝反复。

(3)思想观念得到转变,端正改造态度,积极参加劳动,服从民警的管理,改变得过且过、好逸恶劳的生活习惯,使其积极参与到正常的改造进程中来。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长期反复对邓某某的矫治与转化,邓某某目前有了较为积极的转变:一是在思想上提高了认识,服从监狱监管,认真改造。同时,邓某某能意识到与民警的对立情绪不利于自己的服刑改造,对自己的行为有了悔意,对民警怀有歉意。二是在行动上主动参加劳动,邓某某能明白通过任何手段都无法逃避劳动,企图通过闹事的行为逃避生产是行不通的,必须得服从监狱民警的管理,参与到生产劳动中。三是在犯群中起到震慑作用,民警依法对邓某某的各类违纪行为、闹事行为做出处理,给犯群带来了正向反馈,犯群普遍对民警文明公正执法表示认同,同时,民警对邓某某不抛弃不放弃,始终对其进行教育转化,灵活的处置手段也在犯群中起到了震慑作用,给抱有同样目的的罪犯警示和提醒。

对邓某某的转化矫治过程中,我们得出以下经验:

1.正确判断警囚冲突的烈度,合理应用解决冲突的措施,严格把握情绪心理的变化。在罪犯顶撞民警发生时,民警也需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无论是对罪犯的斥责还是教育,必须是来自于对事件理性判断的出的结论,而不是自己情绪的宣泄,被情绪主导无益于教育转化甚至可能激化矛盾。

2.文明执法是前提,依规管理是根本,积极应对是钥匙。我们在处理此类罪犯时,牢记文明执法、依规管理,对罪犯的种种无理要求,既要文明的对待,又要给出相关规定巧妙应对,对罪犯的“流氓”行为,采取积极多样的手段巧妙化解,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执法,给罪犯进一步闹事的理由和空间。

在教育转化的过程中,要准确把握罪犯的心理变化,通过各类手段调控罪犯的情绪与心理,对罪犯的心理要积极介入和调控,保证后续的教育转化能够顺利实施。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