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刑事案件执行 正文

一例心境障碍倾向罪犯心理矫治案例

一例心境障碍倾向罪犯心理矫治案例缩略图

一例心境障碍倾向罪犯心理矫治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张某某,男,汉族,36岁,福建南安人,初中学历,离婚,2016年8月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缓,目前在福建某监狱服刑。张某某自述和小舅子关系很好,没什么矛盾和冲突。自己莫名其妙,不知怎么的在早上用铁锤把小舅子打死了。会谈过程中发现,张某某睡眠状况不好,服刑压力比较大,情绪状态低落,有抑郁的症状,无法申诉和孩子监护权的丧失让其觉得服刑改造无望,积极改造没有意义。情绪状态不佳,思想消极,丧失部分社会功能。思维较为清晰,有很好的自知力,情绪状态持续两个月以上,对服刑生活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张某某家境较为贫困,家庭主要依靠种田为生,自小性格偏内向,一直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受母亲影响较大,父亲性格偏执,自小一直是胆小甚微,做事谨慎,害怕自己犯错误,但当自己情绪难以压制时,会做出一些过激行为。

(2)社会经历:在外面的时候工作收入还可以,但觉得同事们并不友好,不能理解自己,经常和同事发生矛盾。与妻子关系一般,与妻子偶尔有矛盾,但期望能和妻子生活下去。与岳母的关系不好,觉得岳母故意阻碍自己与妻子的关系发展,心里有些怨恨。

2.入监改造表现

入监服刑改造后,经常感觉到疲惫,最近经常失眠,精神不振,主述情绪低落,身体难以承受。

(1)人际关系紧张

张某某觉得周围的人都在针对自己,不能包容自己的缺点,要拆散自己的家庭。内心感到极度委屈,但又觉得无法处理这些事情,找不到有效的方法解决问题。自己工作收入不错,但觉得同事们并不友好,不能理解自己,经常和同事发生矛盾。

(2)家庭原因

张某某与妻子关系一般,与岳母的关系不好。自述和小舅子关系很好,但觉得自己有抑郁的症状,经常迷迷糊糊和发愣,某天早上五点不知怎么的用铁锤将小舅子打死了,事后内心很后悔。

(3)自身原因

张某某存在明显的消极情绪,还有一种深深的无力,自己以为知道问题的根源,但自己却无能为力,但当自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时,会做出一些过激行为。之后内心会有悔意,但自己又难以控制,想改变。还有语速缓慢,情绪较为低落,以自我为中心。

3.心理行为表现

张某某性格冲动,做事偏激,内心压力大,存在明显的认知偏差,情绪容易失控,在头脑混乱的时候会做出过激行为。性格冲动,做事偏激,思维简单,自我成就感与效能感低下。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张某某的错误认知是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义,周围的人都在针对自己,根本不存在良好处理问题的方法。

(2)性格因素:张某某的性格冲动,做事偏激,思维简单,自我成就感与效能感低下。

(3)心理因素:张某某的问题并非单单是别人针对自己的问题,而是自己不合理认知与性格偏向造成的,认为别人都是看不起自己,忽视自己的,自己觉得被家人无情的抛弃了,自己以为妻子背叛了,在平时的冲动过程中又失手杀死小舅子,都是内心的偏执与冲突造成的。

5.矫治方案

根据对收集的资料进行分析,张某某自知力良好,知情意一致,虽存在逻辑思维认知偏差,没有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症状,可排除精神病,具体矫治方法如下:

(1)通过询问基本情况,介绍心理咨询的性质与规定。用摄入性谈话法收集临床资料,了解张某某的情况,发现张某某的错误认知。

咨询师: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来访者:我因杀人入狱,一直没有见到妻子和孩子,妻子自我入狱以来从来没有来看过我,我觉得她一点也不关心我。因为犯的是故意杀人罪,减刑无望,等到出狱后年龄已经很大了,什么也做不了。我很担心我的两个孩子,不知道他们生活的怎么样,但我在监狱什么都做不了。服刑改造没有什么作用,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不如去死。

咨询师:我很理解你的感受,你很在意家人和你的关系,也很担心你的孩子,也为未来感到迷茫。

来访者:是这样的,孩子是我现在最关心的,我已经丧失了孩子的监护权,我觉得再也见不到孩子们了。

(2)通过让患者讲故事的方式讲述自己的个人经历,以故事的方式深刻认识和看待自我,发现思维模式的特征,再通过构建积极的故事改变早期对他影响较大的事件,达到情景的良好修复和思维方式的改变,促进自我的成长和完善。

来访者:我最近感到莫名奇妙的心跳加速,呼吸不上来。

咨询师:在开始之前我先教你做一次放松训练好吗?请你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做好……

来访者:我感受到了效果,但是我自己来做还是有些难度的。

咨询师:没关系,我随后还会帮助你进行放松训练的。

来访者:我想到我要在这个鬼地方待到老去,却什么也做不了,我想到亲人把我遗忘,不再与我来往,我想到这世界多我一个少我一个都没有什么区别,我即使死了也不会有人会注意的。

咨询师:你觉得这些未来在多大可能上会实现?1到100

(3)在明确了张某某的人格偏差与错误认知,使他反思自己的问题与成长经历之间的关系,看到自己不合理的思维模式,咨询师进一步诱导其松动理性批判的束缚,在分析其固有的思维模式的同时,激活自我成长的渴望,使其在自我觉知的同时,纠正与完善人格系统。

来访者:我的父母倒是经常来看我,会给我送一些东西,这里朋友虽然不多,但有两个对我还是很关心的,孩子会和我偶尔通电话他们的新鲜事。

咨询师:这样看来,你和父母,孩子,以及这里的朋友都有着联系,你并不是一个和世界失去联系的人,是这样的吗?

来访者:听你这么说,好像是这样的。

咨询师:所以我们每个人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在这里也一样,我会慢慢帮助你找到生活的意义。

来访者:谢谢你,我有些明白了。

(4)通过恢复性司法活动,让张某某主动对被害者家属及张某某自己的妻子,进行忏悔和求得原谅,缓解其原来家庭问题带来的负面感受。

6. 预期矫治目标

(1)减轻张某某的悲观、情绪低落、内心压力和不合理认知,使其能逐步意识到自我现状的形成过程以及原因。

(2)调整张某某的人格与自我缺陷,使其建立良好的认知模式,增强思维模式的灵活性,增加自身应逆境的信心,树立积极的改造、生活态度,促进心理健康水平的提高。

【教育改造成效】

张某某在初来分监区时,情绪低落,为人孤僻,在行为规范方面较差,最近这段时间经过矫治之后,明显比较配合民警的监管要求,且行为规范均较为正常,在劳动改造及教育改造方面均有较积极的表现。通过回访和跟踪,张某某精神面貌有很大的改善,能服从分监区的管理,能遵守分监区要求的各项规定,以前不肯做的事,如今也能接受,人际关系也有所改善。

通过这个案例,民警深刻体会到:罪犯的人格偏差会严重影响其行为和改造成绩,矫治能否成功必须让其了解自我缺陷和人格问题,多采取教育和心理引导,教育罪犯认清自我。在服刑过程中,禁锢的心灵需要一个排泄的窗口,假如咨询师能倾听他们的心声,结合教育引导、狱政管理及家庭亲情帮教等做法,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