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南川监狱服刑人员廖某的矫治个案

重庆市南川监狱服刑人员廖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重庆市南川监狱服刑人员廖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廖某,男,汉族,1985年01月出生,重庆市梁平区人,小学文化。廖某因犯故意杀人罪,于2013年1月24日被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限制减刑。2013年9月18日,廖某被送至重庆市南川监狱服刑改造。

廖某入狱后,改造表现极不稳定、改造效果较差。在行为规范方面,廖某身份意识和纪律意识较差;在劳动改造方面,廖某年纪轻轻,对待劳动改造消极懒惰,从事车间辅工劳动岗位期间,多次不完成劳动任务,改造效果较差;在思想改造方面,廖某入狱后,思想包袱一直较大,不愿与其他服刑人员交流,又因刑期长,且限制减刑,表现出消极悲观、自暴自弃、轻生逃避等迹象,有自杀倾向。廖某在审判阶段曾主动请求审判机关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为教育转化廖某,切实消除监管安全隐患,经监狱审批,将廖某列为危险犯进行攻坚转化。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原因分析

1.从兴趣爱好上看:兴趣爱好不广,说明内心较为压抑、空虚、孤僻;文化程度不高,对周围事、物的认知不全面。

2.从犯罪类型上看:故意杀人罪,暴力倾向较为突出,主观恶性较大。

3.从性格上看:较为内向、不爱与人交流,性格偏激,暴力倾向较为突出。

4.从主观恶性上看:有一定报复倾向,主观恶性较深,后果严重,改造难度较大。

5.从社会经历上看:年龄中壮年,且有一次抢劫犯罪前科,无正当职业,有一定社会不良习气。

6.从日常改造行为看:服从法院判决,但刑期长、限制减刑,且内心有愧疚、后悔的想法,改造压力大,未制定切合实际的改造计划,缺乏面对漫长刑期的勇气和改造信心,一度产生通过自杀来逃避漫长刑期及消除内心后悔、愧疚的消极想法。

(二)转化难点及突破口分析

综上所述,廖某的转化难点在于其不愿与民警交流、不愿接受民警教育和帮助,缺乏正确面对改造的信心,同时因为本身怀有愧疚、后悔的心思,对自身未来不抱希望,破罐子破摔,进而产生通过自杀来逃避的想法。据民警了解,廖某年龄不大(不存在无法等到刑满释放的情况),且廖某看重亲情,对其母亲很关心,民警遂以此作为突破口实施攻坚转化。

(三)教育转化三期目标

近期目标,建立互信关系,消除其抵触情绪,进而消除其自杀危险;中期目标,巩固前期成果,使其遵规守纪、步入正常改造生活,确保其整体改造状况稳定、无较大反复;远期目标,促使其积极踏实改造、制定切合实际的改造计划和目标,同时切实做到悔过之新,满刑后做遵纪守法的合格公民。

(四)教育转化措施

1.加强组织领导,全员协调配合。监区成立了以监区长为站长,副监区长为副站长,主管民警、职能干事、业务骨干、分控中心等全体民警为成员的工作站,对廖某实行全覆盖攻坚转化。

2.消除抵触情绪,建立互信关系。廖某不爱与人交流,内心较为封闭。因此改变廖某沉默寡言,引导其与民警主动沟通交流,探索其内心真实想法是开展对廖某教育转化的重中之重。民警在廖某休息期间,主动找廖某谈心,询问其家庭情况、母亲身体情况,拉近距离,切实让其感受到监区民警的关心。教育其遵守监规、服管听教、认真劳动,尊重他人、宽以待人,促使其养成良好行为习惯,并认真排查矛盾,学会用语言表达或走合法途径化解矛盾,杜绝用暴力解决问题,保证其在改造中不伤害他人。通过民警多次谈话教育,廖某放下了抵触心理,敞开了心扉。

3.组织培养,加强学习教育。利用集体教育、专项教育、夜间教育等机会,组织廖某学习宪法、观看爱国主义影视资料等,培养其爱国主义情怀,同时坚持加强日常管理、文化教育、谈话教育以及劳动技能培训教育。

4.消除陋习,拨正价值取向。初步建立信任关系后,民警着力转变廖某好逸恶劳的社会陋习,培养其积极、正能量的价值取向。民警采取循序渐进、由简到难的原则,暂时性降低廖某劳动任务,缩短其劳动时间、降低其劳动强度,逐渐让其适应并主动参加劳动,待廖某逐步能适应当前劳动任务后,再视情况逐步增加,帮助其树立改造信心,促使其积极融入监区,适应改造环境,严防其自杀,保证其在改造中不伤害自己。

5.培养兴趣爱好,树立健康心理。兴趣爱好有利于帮助罪犯缓解日常改造压力,有利于帮助罪犯树立积极阳光的健康心理。在休息时间,民警组织廖某观看“心理健康”题材影片及其他幽默题材的小品或电影等,既打发了休息时间,又充分利用了影视资源对其进行思想教育,同时缓解了廖某压抑的心理。另外,民警鼓励廖某每周积极参与监区文体活动,根据自身情况参与比赛或充当记分员等简单角色,积极主动融入集体,加深与其他服刑人员之间的交流与互动。民警还鼓励廖某向具有乐器方面特长的服刑人员学习架子鼓、吉他等,达到培养廖某平和、冷静心性的目的。通过一系列的兴趣爱好培养,廖某暴力、孤僻、冲动的性格得到缓解,能积极主动融入改造环境,基本能做到正确调整、缓和自身不良心态。

6.转变其错误认知,重塑改造计划。消极悲观的改造态度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对漫长的刑期缺乏信心以及内心的愧疚与后悔,廖某认为刑期太长,无法想象何时能够刑满释放,认为一辈子被毁了,看不到希望。针对此情况,民警采取了举例子、作对比、讲道理、谈规划等方式对廖某进行教育。首先,监区落实民警对其进行当下最新计分考核办法、刑事奖励政策的宣传和讲解,结合其现在的劳动岗位引导廖某计算每月累计考核分、减刑时间、减刑间隔、减刑幅度、对自身刑期的减刑预评估等,还结合其他服刑人员违规违纪扣分、严管等事例,讲解了此类行为对减刑和改造的具体影响,告知廖某一定要吸取他人教训,避免违规违纪影响自身改造,廖某逐渐流露出关心、认真之意;同时结合本监区或本监狱内其他长刑犯的情况进行了对比,特别是挑选了刑期长、年龄大、身患疾病等入刑人员,切实让其感受到自身年龄小、身体健康的优势,教育廖某别人都在积极改造,都想着早日回归社会,其自身条件更好,更应该积极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另外,民警还从社会的高速发展情况为廖某讲解,如最新科技成果、重大突破等方面,激发其对狱外新鲜事物及发展状况的兴趣。最后,民警加强对了廖某传统“孝”文化的教育,告知其要踏实改造,争取早日满刑后归家,这也是其母亲最大的希望,希望廖某作为人子,一定要好好表现,方能对得起其母亲的期盼。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民警的多方位教育,廖某转变较大,改造效果较好,一年来,无重大违规违纪,劳动完成情况较好,较之前已有明显进步。廖某现已能做到遵规守纪、服管听教、积极改造,也已逐渐转变了自身消极悲观的改造态度,积极融入犯群、融入当前改造环境。日常生活中,基本能做到懂规矩、有礼貌,接受民警教育、谈话时态度端正,身份意识较高、行为规范较好,多次受到民警口头赞扬、鼓励。同时,在民警的帮助下制定了切实可行的改造计划。目前,廖某已由死缓减为无期徒刑。

通过此案例,体会如下:

1.找准突破口,精准发力。廖某刑期长、愧疚后悔之心较重,入狱后消极懈怠、悲观轻生,同时不爱与民警交流,封闭自身内心世界,看似无处下手。实际上,廖某也有兴趣爱好和感兴趣的事物,只要找准突破口,以此为切入点集中发力,就能够创造与廖某交流沟通的机会,并以此打开局面。

2.对症下药,因地制宜。廖某日常改造中表现出的种种行为,有的是因为自身原因,有的是因为客观环境,有的是缺乏引导。教育转化廖某,必须坚持将廖某的问题逐条梳理并详细分析研究。针对自身原因要加强正面教育引导,客观环境和困难要综合考虑后协调解决,以此达到帮助服刑人员重塑人格、重造改造计划、重拾改造信心的目的。

3.持之以恒,不断完善。必须清楚的认识到,廖某危险性极大,针对廖某较为复杂的个体情况,教育转化必然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也是多样的,这就要求民警高度重视并持之以恒,不断完善和细化教育转化方案,不断丰富教育转化手段和方法,坚决杜绝思想麻痹松懈、急功近利思想,将工作做细、做实,方能切实达到教育转化的目的。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