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强奸罪被判入湖北省恩施监狱服刑人员熊某教育改造案例

因强奸罪被判入湖北省恩施监狱服刑人员熊某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因强奸罪被判入湖北省恩施监狱服刑人员熊某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熊某,男,小学文化,湖北人,2016年9月因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2017年2月投入湖北省恩施监狱改造。熊某曾因发送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和殴打他人两次被公安局刑拘,前科劣迹较多。

熊某自入监教育期满分配到三监区以来,人际关系紧张,多次出现因琐事与他犯争吵的情形;经常性散布不实言论,扰乱监管改造秩序;民警多次与其谈话,效果不佳;熊某一直声称有人要害他,有人针对他。曾扬言不想活了,并拆下自己的开水瓶想自杀被民警及时制止。2017年12月,熊某被监狱认定为具有自伤自残的重大危险罪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危险表现

(1)自我角色意识不清,改造态度消极。熊某刚分配到湖北省恩施监狱时,行为养成欠缺,劳动改造消极,民警多次谈话教育,熊某总是口头答应悔改,实际行动依旧消极,抗改造情绪较深,抱着“搞好搞坏无所谓,得过且过是一天”的消极态度,不能正确认识到自己的角色定位,没有认罪悔罪积极改造的现实表现,更缺乏对改造生活的规划和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2)散布不实言论,影响监管改造环境。熊某经常性散播不实言论“贺某你被警官盯上了,小心一点”“李某你马上要调监狱了,改造不用这么积极”……他人极度反感且多次向民警反映此情况,极大地影响监区改造环境。

(3)不善与人交往,与他犯关系紧张。熊某在与他犯交往的时候,话语稍有不合自己心意,就容易生气,迁怒他人,进而过度猜忌和担忧,总觉得有人针对他、要害他,导致与他犯交流极易产生误会,从而发生争吵。

(4)以自我为中心,有行凶报复和自伤自残风险。熊某因心胸不够开阔,不能正确处理与他犯的关系,极易因矛盾纠纷引发行凶报复和自伤自残,造成监管事故。

2.原因分析

(1)法律意识淡薄,自我约束能力差。熊某仅小学文化水平低,接受法制及道德教育不够,法纪观念淡薄,虽受过两次刑事拘留,但未真正认识到违法犯罪的严重危害和后果,对自身存在的问题反思不够。

(2)成长过程缺少亲情,缺乏对他人的信任。熊某自幼父母离异,随父亲生活,父亲因工作经常不在家,母亲在外地经商。熊某从小缺失父母关爱和家庭的温暖,加之向父母索要钱物有求必应,认为只要有钱就是一切,缺乏对他人的信任和人情的温暖。

(3)没有树立正确的三观,悲观消极。熊某小学毕业后就踏入社会,长期与社会闲杂人员混在一起,无所事事;缺乏良师益友;只会伸手问父母要钱,造成好逸恶劳,凡事以自我为中心的陋习。踏入社会务工期间屡屡受挫,挫败了自我信心和价值感,逐步形成悲观消极的态度看待事物。

(4)人格思想存在缺陷,自私自利。熊某思想狭隘,不善于与他人沟通,总是以消极悲观的态度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和其它服刑人员相处时常因小事发生口角,猜忌揣测他人,认为别人心存恶意,不利于建立和谐健康的人际关系,反过来又影响熊某自身的言行。因为得不到他人的认可,便通过散布不实言论,获得注意,安慰自身有缺陷的心理。

3.教育矫治的难点

(1)法纪认知上的提升。熊某文化程度低,接受正规学习教育少,法律常识极度匮乏,加之较早踏入社会长期与社会闲杂人员混在一起,遵纪守法意识薄弱,帮助其认罪悔罪、服从管教是教育矫治过程中的重点。

(2)“三观”意识上的重塑。熊某自幼父母离异,从小缺失父母关爱,缺乏家庭管教,成长环境特殊,三观扭曲,帮助其树立正确的三观是教育矫治过程中的核心。

(3)改造心理上的矫治。熊某性格自私冷漠、心胸狭隘,悲观、消极的心理因素影响与他人的正常沟通交流,影响正常的改造生活,帮助其建立健康心态是教育矫治过程中的难点。

4.矫治方案

监区通过调阅熊某档案,查看其亲情电话和会见记录,认真分析犯罪成因,结合现实表现,成立由一名监区主要领导牵头、一名专管民警为主的攻坚转化小组,持续进行教育转化攻坚。

(1)加强法制教育。监区专管民警定期与熊某进行个别教育谈话,高频率向其宣讲法律法规、监规纪律和监区积极的改造个例,通过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加深熊某对法律法规、监规纪律的认知,帮助其认识到遵纪守法的重要性。

(2)树立阳光心态。在编排熊某互监组时,有意识将日常改造积极、心态阳光、家庭结构完整、家庭关系较好的服刑人员与熊某编排在一起,一是尽量避免与其发生口角;二是通过身边人的积极改造潜移默化地影响熊某的改造表现,营造良好的改造氛围帮助其树立积极向上的阳光心态,为重塑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打下基础。

(3)注重亲情帮教。每逢拨打亲情电话时,民警都会有意询问熊某需不需要向父母电话联系,有时熊某说:“钱还有,没什么可讲的。”民警则鼓励熊某联系家人:“关心下父母最近在忙什么,身体如何,汇报下自己的改造情况等等。”在一次谈话中,熊某无意间说到:“感觉好久没见过母亲了,不知道母亲又在忙什么。”当时正逢年前的最后一次会见,查询到当月熊某亲情电话次数已经用完,亲情电话记录显示熊某没有提过希望母亲来会见的事,监区民警考虑到这可能是熊某内心深处最迫切的愿望,却碍于各种原因羞于启齿。随即民警向监区领导汇报相关情况,希望帮助熊某完成“见见母亲”的心愿,促进其积极改造。在经过领导批示同意后,监区第一时间联系到熊某母亲并告知相关情况。最终,年前会见时熊某“意外”见到了久违的母亲,脸上流露出难得的笑容。事后熊某主动找到民警表示感谢。在接下来的改造生活中,熊某无一例违纪。亲情的力量温暖而强大,搭建链接亲情的桥梁是教育转化不可或缺的关键。

(4)合理安排岗位。熊某年轻,手指非常灵活,从小对电子机械较感兴趣,主动要求操作绕线机,经过研究后答应了熊某的请求,较短时间培训后,熊某能够熟练操作,生产任务基本能够完成,增强了熊某的自信心。

(5)适时积极鼓励。熊某违纪时严肃处理,同时对于熊某在日常改造中如内务卫生、生产任务完成较好时,在例会时点名表扬,正面提升熊某的荣誉感和自豪感,同时改善熊某在他人眼中的印象,增添他人对熊某的认同感。

(6)培养兴趣爱好。熊某刚到我监区时,业余时间基本独自在监舍发呆,偶尔翻翻书,少与他人来往。观察到此现象后,在谈话过程中民警多次建议熊某培养下棋、打篮球等兴趣爱好,既能丰富业余时间,又能和他人多沟通交流,提高人际交往能力;同时建议互监组其他人尽量邀请熊某一同参加活动。慢慢地熊某从被动接受别人邀请到主动邀请他人,逐渐变得积极乐观起来。一次监狱文化节篮球比赛,熊某踊跃报名,并通过选拔代表我监区参赛,最终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一年多的教育转化,熊某的改造表现发生了颠覆性转变:从不服管教转变为严格遵守监规纪律;从逢人讲话“三句必吵”转变为能与他人谈笑风生;从人人“谈熊色变”转变为人人称赞肯定;从悲观厌世转变为有目标、有行动。通过积极改造,熊某共获四个表扬,获得减刑三个月。

后来,有民警聊到曾遇见刑释后的熊某从事送外卖的工作,并热情地向民警问好聊天。从好逸恶劳到踏实工作,这样真真切切的巨大转变实属不易,浪子终得重塑三观,精神面貌换然一新,令人欣慰。

案例启示:顽危犯教育转化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除了要以监规纪律约束行为,还需长时间一点一滴的人文关怀修复“受伤的心”。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