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卡尔墩监狱杨某的矫治个案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卡尔墩监狱杨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卡尔墩监狱杨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杨某,男,回族,22岁,高中文化程度,未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昌吉市人,父母离异,跟随母亲生活,家庭经济情况一般,杨某因故意杀人罪于2016年7月被阿克苏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2016年10月26日进入卡尔墩监狱服刑改造。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成长过程:杨某小时候家庭幸福,是家中的独生子,是奶奶唯一的孙子,倍受奶奶的疼爱。父母关系破裂后,杨某跟随脾气较差的母亲,母亲教育方式简单粗暴,动辄打骂。随后,杨某跟随母亲到阿克苏生活,因从小受家庭巨变及母亲的粗暴对待使杨某和母亲亲情淡薄,家庭观念不强,脾气暴躁,高中毕业后,辍学待业。

社会经历:杨某母亲没有工作,家庭开支主要由杨某奶奶支付,杨某因生活费用的问题与母亲发生冲突,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上学,在社会上打工谋生,后因工资使用问题引起母亲的不满,两人矛盾激化。2016年1月13日早晨,杨某打工的手机店店长马某给其打电话让其将店内的一部手机送回店里,母亲不让其出门,又因换煤气之事发生争吵,双方争执中被告人杨某用菜刀刀背砍了母亲头部两下,杨某将母亲推倒在卧室床上,用双手掐住母亲的脖子直至母亲停止挣扎,用手试探后发现母亲已停止呼吸。随后,杨某的同事黄某到其家中拿手机,发现杨某将母亲杀死后,劝杨某自首。侦查机关于2016年7月将其抓获归案。

2.入监改造表现

杨某自入监以来,抵触改造,不满情绪大,与他犯关系紧张,情绪低落,喜怒无常,性格暴躁、易激怒,多次因为案情动手殴打他犯,渐渐成为监狱的抗改份子。

自身原因:杨某自我控制能力差,暴力倾向严重,性格情绪化问题突出,对自身的违法行为不能做出正确判断,缺乏用合理方法解决问题的能力。

家庭原因:母亲对杨某管教方式简单粗暴,以打代教,杨某自幼家庭破裂,对其父亲印象模糊,在脑海中甚至没有“爸爸”的概念,由于对自己的母亲抱有怨恨之情,所以多次离家出走,受家庭因素影响,杨某暴力倾向严重。

3.心理行为表现

性格喜怒无常,对外界评价及其敏感,做事情绪化,行为冲动偏激,对人戒备心理较重,自卑心理较强,自我评价较低,暴力倾向严重。

4.教育矫治的难点

认知因素:由于杨某父母离异的原因,杨某对母亲的长期抵抗产生的人格情绪化,导致杨某解决问题单一,不能找到正确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

性格因素:杨某入狱后,不善于与他犯相处,内心软弱无助,暴力倾向严重,仇视自己的家庭,甚至干警,对他人的眼光和看法极度敏感,自卑心理较强。

心理因素:由于杨某家庭教育缺失,长期缺少亲情关爱,社会生活受挫,社会适应能力差,因为缺乏适应社会生活的技能和品质,缺乏自主支配自己生活的能力,所以形成自卑心理,逐渐被社会边缘化,正是这些原因使其对社会、他人产生仇视心理。

5.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结合杨某的现实改造表现,干警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矫治方案,解决杨某认知缺陷,培养法治意识,提升自我约束的能力,引导其通过合理的方式解决问题,逐步增强社会适应能力,形成积极、健康的认知结构,积极接受教育改造。

采取多种手段和方式寻找突破口,从亲人情感上唤起杨某良知,改善其消极的状态。杨某入狱后,自称“三无人员”,干警让杨某给家人打电话,杨某表示自己没有亲人,不愿意打也无人可以打。承包干警调查了杨某的社会人员构成,发现家中还有父亲和爷爷奶奶。杨某当时18岁,“三观”尚在塑造定型期,正确引导尤为重要,干警开始加大与他的谈话次数,避开案情,从生活细节等方面入手,渐渐的打消了杨某的顾虑,杨某开始愿意和干警去交流,通过交流得知,杨某小时候学习成绩较好,有自己的理想目标,性格比较开朗。自从父母离异后,杨某变得沉默寡言,性格内向,与母亲很少交流,家庭矛盾日渐激烈。干警意识到杨某缺少亲情帮教,要彻底的转变杨某的顽固思想,需要家人的介入,得知杨某还有一个奶奶,从小奶奶比较疼爱杨某,抓住这一点,干警希望杨某给自己的奶奶打个电话,杨某拒绝,干警联系其父亲,杨某父亲表示愿意来会见,会见时,杨某面无表情,不愿意说话。面对这样的局面,干警依然没有放弃,趁春节将至,干警鼓励杨某给自己的奶奶打电话问候,杨某打通电话,听到奶奶的声音后,泣不成声,奶奶鼓励孙子杨某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家。杨某也向奶奶表示,自己会积极改造,早日回家。

关注积极面,鼓励杨某积极改造。发挥杨某特长,提升改造信心。针对杨某擅长绘画、硬笔书法特点,监区充分利用杨某的特长,鼓励其参与监区文化活动,逐步提高了杨某的自信心。

加强法律知识学习。帮助杨某制定学习计划,学习法律知识,提高杨某的法律意识,学会约束自己的行为,遇到问题不意气用事。

加强人际交往,建立良性社会关系。通过亲情会见、亲情电话和书信等活动,增强其与家人的沟通、联系,建立杨某与家人的良好亲情关系。通过班组特色排练、演出,增强杨某与人沟通、协作能力,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利用心理学方法和技巧对杨某进行矫治。利用合理情绪疗法,帮助杨某正确认识社会、认识环境、认识他人,能够正确对待自己的成长经历、家庭环境,改变不合理认知,使其提高自我调节能力,能够正确支配自己的思想和行为。

6.预期矫治目标

正确的塑造“三观”,提高是非分辨能力。

学习法律知识,让杨某养成法律底线不可碰的思想。

提高文化水平教育,鼓励参加自学考试获得高等学历证书。

【教育改造成效】

1.心理测试和评估结果结合现实表现,杨某人际关系、抑郁、焦虑等因子分值接近常模分,能够控制情绪调整状态,能够较好的与其他学员开展交流,逐渐融入集体生活。社会、家庭功能逐步得到修复。

2.能够主动找干警谈心,汇报思想,个别谈话中能够按照要求,做到文明礼貌,尊敬干警。

3.场所意识、行为养成明显提高,信心不断增强,能够服从管理,遵守监规监纪,保质保量完成劳动任务。

4.目前杨某身体情况正常,思想基本稳定。

通过这个案例,干警深刻体会到:

(1)严格管理的底线不能突破

司法行政工作的目标、任务决定了场所的特殊性,也对场所的持续安全稳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场所安全研判分析、人员思想动态掌握、现实表现了解为基础的严格管理,对场所的安全稳定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为科学矫治提供了安全保障。

(2)以人为本的原则必须坚持

一线干警对服刑人员开展教育矫治工作,即是行为的矫正,也是心理的矫正。服刑人员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事件过后,其人格、心态、价值观所产生不良变化,直接影响了罪犯不良行为。矫治的意义就在于此,即帮助服刑人员修复人格,调整心态,改变价值观,转向积极的人生。

(3)科学矫治的重心不能偏移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实施具体的矫治措施时,不能偏移这一重心。这就需要各个部门的协同配合,需要心理学、教育学等多学科理论知识为支撑,干警过硬的综合素养为主导,更需要开展大量细致入微的工作,教育引导罪犯积极改造,早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新人。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