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对抗改造服刑人员黄某的教育矫治案例

一例对抗改造服刑人员黄某的教育矫治案例缩略图

一例对抗改造服刑人员黄某的教育矫治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黄某,男,31岁,初中文化程度,未婚,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人,贩卖毒品罪,原判刑期5年,2015年11月5日收押至英德监狱服刑,有抢劫罪的前科,2019年1月4日因余漏罪被加刑3年6个月,罚金由2千调整为4千,现余刑3年7个月,身体情况良好。被收押前一直冒用他人名字“王明华”,故意向检察院、法院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黄某自入监以来,直到法院对其下达了新的刑事判决书,都小心慎微,没有暴露自己曾冒用他人名字“王明华”,充分显示了黄某良好的心理素质及性格极为狡诈,存在脱逃的潜在危险。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罪成因分析

1.成长过程

黄某出生在普通的乡镇务工人员家庭,家庭条件非常一般,从小缺乏家庭教育。黄某有一个小两岁的弟弟,兄弟两人从小和父亲一起在镇上长大,其父亲是一名货车司机,母亲则常年在深圳务工,父母忙于生计,较少时间管教黄某。

2.社会经历

自2004年起,黄某初中毕业后便随父亲到深圳务工, 后来黄某觉得工作过于枯燥和无聊,便辞去了工作,整天和在宝安区认识的一帮小混混玩在一起,靠小偷小摸过日子,整天混迹在网吧。年满18周岁后离开父亲,在宝安区黄某没有去工厂打工,而是混迹网吧和溜冰场等休闲场所,结交了一帮吸毒和贩毒的社会闲散人员,染上了吸毒的恶习,为了能够“以毒养毒”,又铤而走险走了抢劫和贩毒的道路。黄某因抢劫在看守所服刑1年,在强制戒毒所强制戒毒1年,戒毒回归社会后1个月内再次受雇于之前的“道上朋友”,从事毒品(主要是冰毒)的贩卖,直至2015年3月被深圳宝安区警方当场抓获。黄某因长期吸食冰毒,且多次出入劳教和戒毒场所,生性多疑,对警察缺乏信任和好感。

(二)现实改造表现

黄某入监后,表现为性格外向,比较合群,人际交往能力较强,适应改造环境较快,对同改比较热情、开朗、随和,但有时比较固执己见。2019年2月22日上午黄某得知因存在余漏罪被撤销减刑及考核成绩,暂时不符合条件申报减刑时,表现为情绪激动,坚持认为自己的过错也就是冒用他人名字,已经得到了法律的制裁,不能理解且无法接受此次不能减刑的事实。之后黄某思想变得极不稳定,表现出情绪狂躁、性格偏执等;分监区对黄某进行谈话教育和开导,但效果仍不显著。

(三)心理行为特点

黄某从小缺乏母爱,缺乏安全感和社会责任感,养成了很多好吃懒做的坏习惯,自我约束能力较差;性格外向,人际交往能力较强,适应改造环境较快,能说会道,对同改比较热情、开朗、随和,有时比较固执己见,对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很难听进别人的意见和建议。

(四)教育矫治难点

1.黄某非常有主见,不会轻易听取警察意见。这样的性格导致黄某在多次与分监区警察的谈话中,不太乐意听取警察的意见,存在严重的抵触、对立情绪。

2.对加刑有严重不满情绪。黄某看到自己在很快就要出监狱的情况下因故意隐瞒真实身份,假冒他人名字,并有累犯情节,被法院重新作出判决,加刑三年半,罚金从2000变为4000,前期减刑8个月的裁定失效,黄某对此心生不满,认为自己的处罚太重,受到法律和社会的不公正待遇。

3.复杂社会经历造成内心扭曲。黄某在深圳时经常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多次出入劳教和戒毒场所,也上了公安部门的黑名单,因此黄某对公安和监狱劳教戒毒部门存在很深的成见,警惕性很高,也很排斥和警察的正面接触和交流,想法比较偏激,常常以自己是“过街老鼠”自诩,教育矫治难度较高。

(五)教育矫治方案

根据黄某本人的实际情况和现实改造表现,对症下药,为其制定专门、详细的矫治方案,使其尽早地打消与分监区警察的对立念头,帮助他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促使其从思想上到行动上真正做到认罪悔罪,以健康积极的心态投入改造。具体如下:

1.强化减刑假释政策教育。黄某对分监区警察产生警惕和怀疑心理,对分监区警察的法律解释不信任,对此监区安排黄某参加了由监狱矫刑办组织的刑罚专门接谈活动。活动中主要就“黄某案件的重新判决”“原减刑撤销、考核成绩归零”等问题进行了详细、耐心解答,让黄某认识到分监区警察是在真正关心他,真正帮助他解决问题,解除心结,而不是之前他所认为是分监区警察在故意刁难他,故意不给他减刑,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2.强化心理咨询和辅导,纠正不合理认知。分监区攻坚警察配合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通过心理咨询和运用合理情绪疗法打消黄某的焦虑和困扰;在取得黄某信任的基础上,咨询师和攻坚警察采取让黄某尽情倾诉,了解其基本情况、心理特征、精神状态和行为特征,了解其成长史、犯罪史,得知黄某警惕性比较大,给予积极关注,取得黄某信任,慢慢打开心扉。黄某自述因为害怕自己累犯的身份暴露,所以冒用自己表弟的身份信息和名字,想瞒天过海,偷梁换柱,减轻法律制裁;调整其认知,纠正其不合理信念。咨询师与黄某共同分析,结合实际说明情绪ABC理论的内涵,咨询师和攻坚警察结合刑罚业务科室的解释向黄某说明,虽然法院已经加刑,但是不代表减刑申请就不能被撤销,因为相应的考核成绩要重新计算,那么减刑材料肯定就会有纰漏,这样的减刑材料如何能够被通过和承认,既然当初是自己做错了,冒用了他人的名字,如今被识破了,就要敢于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纠正其不合理信念,以达到真正的教育矫治效果。

3.通过放松技术帮助其减压。咨询师让黄某静坐在一张有靠背扶手的椅子上,让其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再继续,然后做特殊部位的肌肉群交替的紧张和放松,使其身心得到放松,降低心理压力。

4.通过生活细节关心进行感化。四川籍的黄某喜欢吃辣椒,有次因为购物有限,没有购买到足够数量的辣椒配菜,攻坚警察获悉后,经过监区领导同意,将自己购买的辣椒配菜,拿出来给黄某应急。黄某当时感动地流下了热泪,表示感谢分监区警察的关心和照顾。

5.发挥其性格特点,重塑自信。黄某性格热情,交际能力强,与人为善,说话幽默有趣,深得监舍小组成员喜欢,攻坚警察获悉这个情况后,主动找来黄某谈话,希望他能胜任其所在小组的内务卫生监督员,黄某欣然同意,表示一定会支持专管警察的工作,把自己所在的监舍小组打造成最卫生、最干净、最和谐的监舍小组。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矫治,黄某目前的现实改造表现已经大为改观,矫治效果喜人:心理状态有了积极的变化,结果显示波动较低分,焦虑较低分;同改反映黄某改变明显,脸上经常有笑容,对人又开始热情大方,而且还经常讲笑话,是大家的开心果。黄某自我表示非常感谢帮助过他的所有警察,表示自己一定会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好好改造,争取更多的改造成绩,早日出监孝敬父母。

攻坚警察反映,经过攻坚小组将近一年的教育转化后,黄某的改观是明显的,以前的黄某对分监区警察都是躲着走,而现在的黄某解除了心中对警察的芥蒂。黄某现在遇到了困惑,都会主动找到专管警察进行反馈,看见有其他同改违规违纪了,也会帮助分监区警察进行劝阻。他如今的心境完全变了,变得开阔明朗了,不再是那个整天和分监区警察对立的黄某了。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