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暖囚子心感化“迷途人”

情暖囚子心感化“迷途人”缩略图

情暖囚子心 感化“迷途人”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苏某,男,1991年1月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未婚,福建省安溪县人。2017年5月10日因诈骗罪被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2017年6月12日入监改造。

苏某伙同他人在互联网上设立虚假的中国福利彩票网站,以100%预测福彩中奖号码为诱饵,诱使被害人注册成为其会员,再以需要交纳会员费、预测费、公证费、税费、保密费等费用为由,诱骗他人将钱款汇入苏某罪团伙事先从网上购买的银行卡中,从而将钱骗走。2014年3月至6月,苏某同他人采用上述手段先后骗取全国各地的71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113万余元,数额巨大。该团伙骨干均由家族成员担任,包括了苏某本人,其哥哥、堂哥、表姐等,系家族式犯罪,该案曾被媒体专栏报道,社会危害性很大。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现实改造表现

苏某自入监以来,感觉家人已经将他抛弃,自卑心理严重,对未来失去希望,改造态度极为消极。加上性格偏执,做事极端,甚至直接抗拒改造,多次违纪,其中严重违纪3次。

(二)诊断分析

1.调查了解

结合苏某的自诉情况,攻坚转化小组对其进行了多方面的调查,以便对苏某作出全面客观评价。一是通过调阅苏某的档案,详细掌握其犯罪事实、判决情况,以分析其犯罪心理;二是向监管过苏某的同事以及与苏某接触过的其他罪犯,了解他的性格特点、兴趣爱好、犯群关系等;三是对苏某进行心理测试,掌握其心理健康状况。

2.分析研判

转化小组通过综合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一是苏某年龄小,思想不成熟,自我约束力弱,性格孤僻内向,少言寡语,很少与人交往,生命意识淡薄。经心理测试,有较重的抑郁倾向。

二是苏某入狱后,家人从来没有来看他,他也很少与家人联系,父母对他不闻不问。他感觉家人已经放弃他了,因此产生自卑心理,人生态度消沉。

三是苏某不懂法,对劳动改造缺乏正确认识,消极应付,逃避劳动,存在混刑度日的心理。

综合分析,苏某性格内向,心理悲观,行为极端,逃避劳动,抗拒改造,对民警存在抵触情绪,有较重的抑郁倾向。

(三)拟定转化方案

1.成立攻坚转化小组

监狱领导高度重视苏某的教育转化工作,将其调入改造积极性较高的监区,并成立由分管改造副监狱长任组长、教育科长及监区长任副组长、监区民警任组员的攻坚转化小组。

2.制定转化方案

分管改造副监狱长对苏某的教育转化工作给出了指导性的意见:“消除悲观心理,调动积极情绪,合理利用资源,坚持恩威并举。”带领攻坚小组制定了有针对性的教育转化方案,以引导其走向正确的改造道路。并提出明确要求:一是以监区为主导,职能科室配合进行方案具体实施和落实。二是攻坚转化小组要定期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转化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及困难。

(四)具体转化过程

1.严格管理,情感推进

苏某调入新的监区后,专管民警为加强对苏某的监管,将其劳动岗位调整到距离执勤台最近的地方,时刻掌握其动态,挑选服从管理、积极改造的罪犯组成互包组。在严格管理的前提下,专管民警经常对苏某进行教育谈话。结合苏某具有叛逆、自卑等心理,采取了“严格管理、情感推进”的进攻型策略。一是进行真切的关怀,主动询问并及时合理的解决苏某生活上遇到的困难,二是通过真诚的交流,结合自身部队生活经历,引导苏某学会调整心态,不混刑度日,要利用在监狱服刑的时间来磨练自己,告诫苏某失足并不可怕,怕的是破罐子破摔。通过多次给苏某讲法律、解制度、说规范、谈人生,苏某慢慢感觉到民警对他的关爱,逐步消除了对民警的抵触情绪。

2.众人合力,亲情帮教

监区长与苏某谈话时了解到,苏某自从入监以后与父母没有联系,家人没来接见过,也没给他经济上的帮助。苏某直言,近一段时间以来愈发想念自己的父母。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监区长安排狱侦干事负责联系苏某的父母,希望其父母能够配合监狱开展亲情帮教,使苏某积极改造。开始的时候,苏某的父母比较抵触,不愿配合。后来,监区长、改造副监区长、狱侦干事以及专管民警都多次给苏某父母打电话进行劝说,其父母看到这么多民警都在真心关心苏某,终于感动了,答应好好配合监狱,尽快来探监。在攻坚小组的精心安排下,苏某与其父母和姐姐见面了。可以感觉到,这次见面对苏某有不小的触动,家人千里迢迢来看他,还给他存了生活费,他知道家人还没放弃他。此后,苏某的精神状态开始发生变化,脸上逐渐出现了笑容。

3.趁热打铁,加强教育

苏某的心理防线已经松懈,攻坚转化小组决定“趁热打铁”。分管改造副监狱长特批,苏某每月可以给父母拨打两次亲情电话。在此期间,民警及时对苏某进行谈话教育,一是教育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要珍爱生命,批评其过去动辄自伤自残的做法是极其错误的。二是纠正苏某不劳而获的错误思想,教育其树立正确的劳动观,通过积极劳动,切实改造自身,早日减刑与家人团聚。苏某的态度有明显转变,民警的话,他也能够真正听进去了。劳动改造积极性也有明显提高,用他自己的话说:“有父母的感觉真好!能和父母解开心结,监区忙前忙后,我很感激。以后我会积极劳动,好好改造,早日减刑回家。”

4.心理疏导,消除症结

教育科长了解苏某的情况后,结合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为苏某制定了有针对性的心理矫治方案,定期对苏某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心理疏导和危机干预,逐步消除苏某的负面情绪、稳定积极情绪。监狱定期组织的团体心理辅导活动,教育科指定苏某必须参加,随着活动的不断深入和心理导师的耐心引导,苏某对民警说出了心里话:“我是南方人,判刑后在东北服刑,生活环境、饮食习惯等很多方面都不适应,家人也不管我,我出狱以后也会被人看不起,所以情绪低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又不想干活,所以以前伪病装病、自伤自残来逃避劳动。现在我知道了,犯罪了就应该接受惩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通过心理矫治,苏某懂得了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尊重,互帮互助,真诚相处,懂得包容,这样才能共同进步。渐渐地,苏某能够做到与他犯正常交往,遇到问题能够心平气和的沟通,犯群关系得到明显改善,同时会主动向民警汇报思想,接受教育。

5.培养技能,树立自信

由于思想的转变,苏某像换了个人似的,转化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攻坚转化小组研究决定:接下来要提高苏某的劳动技能,帮助苏某树立改造信心。为此,专管民警安排劳动标兵、劳动能手对苏某进行传帮带,指导其掌握劳动技巧,提高生产效率。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苏某的产量和质量明显提高。监区民警对苏某的点滴进步看在眼里,在区队周会上经常给予表扬,帮助苏某树立了改造信心。民警看到了他的转变,同犯也惊讶于他的变化。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近半年的教育转化工作,苏某有了明显的转变:

一是苏某深刻认识到其犯罪给他人和社会造成了严重危害,认罪服法,认罪悔罪。

二是苏某抑郁倾向基本消除,心理正常、稳定,能主动找民警汇报思想,与同犯和谐相处,对改造和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

三是苏某懂得了过去其抗拒改造,不惜以违纪、自伤自残等手段逃避劳动是极其错误的。现在能够服从管理,自觉遵守监规监纪,积极参加生产劳动,能够按时完成劳动任务,偶尔能超额完成任务。

四是苏某逐步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走上了积极的改造道路。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