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服刑人员董某矫治个案

顽固服刑人员董某矫治个案缩略图

顽固服刑人员董某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董某,男,1976年10月生,汉族,上海市人,大学文化,已婚,育有1子1女,有1次前科。2007年因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2011年假释出狱,2012年10月因假释期间重新犯罪被收押。2016年11月,因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董某的妻子、弟弟均为本案的同案犯,都被判入狱服刑。2017年5月,董某移押至我监狱服刑改造,入监后董某因违反监规纪律,多次受到监狱严管、禁闭等处罚,于2018年被监狱设立为顽固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董某出生于上海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有1个弟弟。董某自幼读书成绩优异,高中毕业考取了某财经名校,被称为“天之骄子”,家人对他报以极大的期望。大学期间成绩也是名列前茅,大学毕业后,董某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自费到日本留学深造5年,后又到美国进修。

(2)社会经历。董某2004年完成美国进修回国自主创办公司。董某认为自己读了20多年书,家里为了供其读书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自己学成回国理应赚钱回报家人,同时也为了向亲戚朋友显示自己的能力和本事。董某在求学和经商过程中,结交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在与这些人的交往过程中,董某进一步强化了对金钱的渴望和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导致其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可以采取法律所明文禁止的各种违法手段追求经济利益。董某这种错误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最终导致其走上犯罪道路,给社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2.入监改造表现

入监以来,董某服刑意识和改造意识极差,对这次判刑认识态度极差,认为“人民政府故意整人”,并扬言:“他们让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也不会让他们日子好过。”改造过程中,董某遵规守纪意识差,经常违反监规纪律,多次受到监狱严管、禁闭等处罚,民警反复对其进行说服教育,但效果都不甚理想。

董某曾在上海市B监狱服刑,自认为对监狱管理教育这一套比较熟悉,所以改造态度极不端正,对民警的管理教育经常采取阳奉阴违、消极应付的态度,在服刑人员群体中经常散布消极改造言论。董某自恃有高学历,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整天对他人吹胡子瞪眼睛,错误认为“其他罪犯对我充满嫉妒”“民警对我的违纪处理是跟我过不去”等等,消极抗改,对立情绪较强。

3.心理行为表现

董某以自我为中心,多疑、固执,容易激动,自尊心强,自我评价过高,爱幻想。根据董某的这些特征,通过分析评估认为:董某偏执,不易与人交往,对环境的适应性差,所以容易发生各类突发事件及自伤自残的事件。

由于刑期漫长,董某时常流露出悲观、焦虑、盲目的神情与举止。因夫妻双双入狱,家中1子1女交由董某母亲抚养,家庭压力较重,使得董某十分担忧,整天愁眉苦脸,稍有风吹草动,获知一些家中不好的消息,便会神经紧张,产生消极想法,这些想法带到每天的改造当中那便是神志恍惚,昏昏沉沉,常常与其他服刑人员发生莫名其妙的争吵与矛盾。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董某对自己行为的犯罪性质缺乏认识,其自以为聪明,是在钻法律的空子、打擦边球,不认为是在违法犯罪。董某对这次法院判决存在严重的抗拒心理,尤其是因为这次犯罪,使得其妻子、弟弟也被判刑入狱,认罪悔罪意识极差,缺乏正确的认识和态度。

(2)家庭因素。董某父母年龄比较大,又患有多种疾病,家里还有2个小孩子。因为董某及其妻子、弟弟都被判刑入狱,家里老小无人照顾。董某对家里状况比较担心,加上自己被判处无期徒刑,所以缺乏改造信心,内心存在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3)社会经历因素。董某自认为文化素质较高,有过较丰富的社会经历,感觉比其他罪犯有各方面的优势,加上其性格上傲慢自大,导致在改造生活中极容易和其他服刑人员发生争执。同时董某有过服刑经历,对于监狱的管理模式较为熟悉,消极改造心态明显。

5.教育矫治方案

(1)善于挖掘董某的长处,运用赏识拉近距离,采取有目的、有方向的转变教育工作。董某身高马大且文化程度较高。一次偶然机会,民警发现其在监区举办的文艺汇演中朗诵表现得非常出色。对此,民警抓住机会找其谈心,对他的文艺爱好大加赞赏,鼓励他积极发挥自己的特长,施展出自己的才华,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在正道上。双方在愉悦的气氛中进行了交流和沟通,瞬间就缩短了双方的心理距离。彼此间有了共同语言,为接下来的教育铺平了道路。

之后,民警在通过其他服刑人员的反映,掌握其一定的心理思想和近期表现后,经常找其谈心、拉家常,有时避开问题本身,先谈个人阅历、形势变化以及回归后就业前景等等。在聊天中注意听取董某的观点,即使是错误的,也让他说完,对其的部分正确观点表示赞同,消除其戒备心理,加深彼此间的好感,并不失时机地向他讲述民警的职责和任务,使其对民警形成初步认识,逐渐消除对抗心理。然后再因势利导,感召董某建立起自己的角色意识,明确自己的身份,引导其克服自己主观、多疑、固执的心理,缓解其狂躁易激动心理,使董某逐渐建立起与别人的信任关系。

(2)加强心理疏导,通过个别教育谈话稳定其目前的改造状态,了解其内心深层处的想法,培养罪犯健康人格。为防止董某偏执心理转化后出现反复波动,民警还运用激励与心理调适相结合的方式,安排其在监区做一些公益性的劳动,进一步稳定其心理状态,激发改造积极性。这样经过全方位、多层次的教育,使董某真正地感到民警是真心诚意地为他好,耐心地关怀和帮助他进步。就这样,董某不但主动承认了以前所犯的错误,而且还表示要认真接受改造,尽快地挽回影响。从那以后,董某走出了迷茫,开始积极要求上进,参加劳动,积极投稿并多次被录用。

(3)做好家属的思想工作,利用亲属、社会帮教的合力,对其进行正确的引导。董某的家庭观念强,对其家庭有一定的自责心,特别对其儿女情况较为关切。民警根据董某的改造表现,专门安排其与孩子进行优惠接见,并和其母亲沟通,进一步规劝其积极投入改造。在亲人的影响下,董某进一步坚定了信心。此后,民警运用了多种个别教育的方法,如家属规劝、社会帮教等。董某的改造表现一直处于稳定状态,无违纪,受到监狱表扬,并多次获得与亲人优惠接见的待遇。

6.预期矫治目标

近期目标:端正改造态度,扭转错误的思想认识,安心改造,自觉遵守监规纪律,不发生消极改造情况,杜绝自伤自残及自杀行为。

远期目标:促使董某转变对社会、他人的仇视心理,树立改造信心,发现自身特长和改造优势,积极投入服刑改造生活。

【教育改造成效】

1.矫治成效

经过近一年的教育转化工作,董某的思想认识有了根本转变,改造行为表现也有了明显提高,期间没有发生严重违纪行为。董某还能利用自己的特长优势参加监区文化建设活动,为其他服刑人员补习文化课程等,与他人的人际关系也有了较大改善。董某因为自己的改造转变和进步,获得了减刑的司法奖励。

2.矫治体会

董某的转变告诉我们,赏识能挖掘教育对象本身所具备的某些“潜能”,帮助他们认识自身的价值,这样的教育方法在实践中被证明适用于那些自尊心比较强的服刑人员。民警可通过赏识,帮助他们恢复改造信心,在赞许中肯定他们自身的努力和进步,帮助他们认识自身的价值,找回自我,重获新生,效果将会比较明显。由此可见,将心理矫治与培养罪犯健康人格融入个别教育,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并能为他们回归后适应社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