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某家属与象山县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杨某某家属与象山县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杨某某家属与象山县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杨某某,男,籍贯河南,系应届大学毕业生,2017年7月开始就职于象山县某公司。2017年11月10日上午7时20分许,杨某某在厂区内与一辆正在操作的铲车发生碰撞,最终抢救无效死亡。杨某某家属、户籍所在地村干部、同学等一行20余人闻讯赶至某公司。因杨某某刚迈出大学校门就业4个月就发生安全事故致死,杨某某家属及其他随行人员情绪都比较激动,心理上难以接受事实,一再质疑某公司就本事故处理存在不及时、不妥当的情况,并向公司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因双方当事人相互不信任,经协商,一致向象山县某乡人民调解员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提出调解申请。收到调解申请后,调委会立即选派了调解员张某某等三人着手开展该劳动争议纠纷的调解工作,另外邀请综治办、安监所、工办等相关部门以及辖区派出所民警全程参与调解,协助掌握案情、稳控事态。  

【调解过程】

调解员首先安抚杨某某家属情绪,随后面对面听取了双方当事人关于纠纷的陈述,并围绕以下双方争议的焦点制定了调解方案。

1、事故发生过程中是否存在反复碾压、捆绑身体以及救治不及时、不妥当现象?

从派出所出示的监控影像中了解到,肇事车辆与死者杨某某发生碰撞后,立即停车,不存在反复碾压的情况。事故发生以后,某公司立即报警并联系医院120救护车对死者杨某某进行急救。根据医院相关记录,死者杨某某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不存在再到医院进行抢救的必要,因此直接把死者杨某某安放至太平间。因为殡仪馆化妆需要,工作人员将死者双手予以束缚,方便操作,并不存在恶意捆绑现象。因此某公司在本案中,就整个救治过程而言,处理得比较妥当、及时。

2、本案中杨某某和某公司是否属于劳动合同关系?是否属于工伤范畴?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调解员指出,在本案中杨某某虽尚在实习期,但已与某公司签订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故已形成劳动合同关系。同时,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本案中杨某某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地中,因履行工作职责遭受意外伤害,故属于工伤范畴。

3、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款项赔偿标准如何,是否一次性赔偿给死者家属?

杨某某家属提出了各类赔偿项目共计1800000元的赔偿要求,某公司认为杨某某家属的赔偿要求不切实际,远远超过相关规定。调解员根据《浙江省工伤保险条例》关于职工因工死亡,职工近亲属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相关规定及赔偿标准。掌握赔偿金额的尺度后,如实向杨某某家属分析说明了法律规定的赔偿标准和方法,在思想上引导他们回到理性的轨道上,避免因情绪过激而迷失准确的判断力和分析力。同时,希望某公司能将心比心体谅杨某某家属的中年丧子之痛,酌情增加赔偿金额。

至于杨某某家属提出的一次性支付赔偿金的问题,因为存在工伤死亡鉴定的程序,需要3个月左右的鉴定时间,所以某公司无法在达成协议后立即赔付所有的金额。但如果必须等工伤鉴定程序结束后一次性支付赔偿金,又无法及时安抚杨某某家属的情绪。最后,调解员提出分期履行赔偿金额的建议,得到家属方与公司方的一致认可。

【调解结果】

在调委会的主持下,当事人双方达成以下调解协议:

1、某公司赔偿杨某某家属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款项合计人民币702992元;某公司另行支付给杨某某家属补偿款合计人民币397008元,两项共计人民币1100000元整,其他所有费用与公司无涉;

2、调解协议签订之后,杨某某家属需协助某公司办理工伤保险申请等相关手续;

3、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签字后生效。生效当日,某公司向杨某某家属支付人民币100000元整;待遗体火化后当日,某公司再向杨某某家属支付人民币300000元整;待工伤死亡鉴定程序完毕后,某公司向杨某某家属支付余款人民币700000元整。

【案例点评】

本案因死者家属对死者的因工遇难过程存有疑惑,导致案情变得相对复杂。本案能顺利快速调解的关键在于,调委会的各项调解举措妥当到位:

一是落实“大调解”机制,夯实调解基础。事故发生后,快速联合派出所、综治办、安监所、工办等相关部门,第一时间介入协商调处,牢牢把握调解主动权,有效地避免矛盾纠纷扩大化、复杂化。

二是巧妙运用调解方式,理清“法”与“情”。灵活掌握“背靠背”“面对面”等调解方式,先单独安抚家属情绪,而后面对面了解具体情况,在向当事人解释清楚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的基础上,说明人道主义关怀,使当事人双方更容易接受调解经过和结果。

三是时刻保持中立态度,公平公正调处纠纷。纠纷调解双方往往存在互相不信任的状况,特别是怀疑地方政府保护当地公司的情况。因此消除死者家属方的顾虑显得十分必要。本次案件的整个调处过程,调解员均公开、透明地在双方当事人都在场的情况下,解读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当场宣读调解协议书,并要求见证人当场就调解协议进行签字、盖章,并留有照片备案,以便双方当事人消除各种不必要的顾虑。

四是始终发挥调解机制高效、公正、亲民的特点和优势,坚持“调解效率、效果两手抓”,注重换位思考,从而真正意义上地为劳动者和用工单位撑起权益的保护伞。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