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平县陈某家属与姬某某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案

建平县陈某家属与姬某某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建平县陈某家属与姬某某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11月11日,当事人姬某某(男,63岁,)驾驶小型普通客车由南向北行驶时,与站在路边的行人陈某相撞,造成陈某当场死亡。本次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当事人姬某某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当事人陈某无责任。姬某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检察院起诉至县法院。

死者陈某家属认为死者被姬某某开车撞死,应该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一切费用40万元。肇事方表示因自己的交通过失愿意进行赔偿,但赔偿能力有限,达不到死者陈某家属要求的数额,还要以保险公司赔付为主。双方在赔偿款项上几次协商都未达成一致,又都不想打官司,只想尽快解决纠纷。因此,当事人陈某家属及肇事方姬某某家属到建平县道路交通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请求调解。

【调解过程】

收到调解申请后,调委会非常重视此次调解工作,一方面,受害人死者陈某家属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抵触情绪较大,调解工作有一定的难度。另一方面,当事人姬某某已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已经受理并进行审理,如果取得受害人家属的谅解,当事人姬某某有可能办理取保候审,有利于成功调解此次纠纷。故经调委会认真研究,决定调委会全员参与,联动联调,开展调解工作。

调解员对本案进行认真的分析,本案系交通事故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最主要的调解依据为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认定的责任比例。争议焦点在于:肇事车辆机动车投保有机动车强制保险及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的交强险及商业险的数额如何分配,超出部分姬某某还应赔偿受害人李某某的数额是多少?

得出调解重点后,2017年11月14日,调委会通知双方当事人家属到调委会就本案进行调解。首先听取双方当事人的意见,死者陈某家属认为:受害人死亡,姬某某应赔偿受害人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全部费用。姬某某家属认为,姬某某因交通事故造成陈某死亡,应承担死者及伤者所有的费用,但是所要求的金额过高,同时认为姬某所驾车辆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险,应主要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调解员在听取双方当事人的诉求后,就本案发生的经过、事实及责任认定,对双方当事人家属进行耐心的分析讲解,并就此案的法律适用向双方阐述: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因此陈某家属要求姬某某承担陈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费用的要求合理合法。另外《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因姬某某所驾车辆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险,因此可以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姬某某承担。

之后,调解员积极引导各方当事人先从人道主义出发解决此次事故的赔偿问题,不断深入耐心细致地做各方当事人工作。调解员对死者陈某家属说:“赔偿范围和金额要以法律法规的规定为准,如果漫天要价,超出肇事方的赔偿能力,调解不成就只能通过诉讼程序去解决,费钱费时,法院也会依法判决,支持合理的诉讼请求”。又对肇事方姬某某家属说:“受害人家属失去了亲人,以后的生活质量会有很大下降,我们应该在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对死者陈某家属进行赔偿,取得谅解,最终达到不影响两家人今后正常生活的目的”。并通过类似案例的解决方案进行以案说法、以案释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促使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姬某某也取得受害人家属的谅解。同时,就赔偿事宜与保险公司进行积极沟通,保险公司按照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核定了15.6万元的交通事故理赔金额,并启动快速理赔程序。死者陈某家属对保险公司理赔金额表示满意。

【调解结果】

在调解员主持下,双方当事人达成如下调解协议:

1、当事人姬某某一次性赔偿陈某家属共计人民币5.5万元。

2、姬某某积极配合受害人陈某家属向姬某某所驾车辆投保保险公司理赔事宜。

3、受害人陈某家属对姬某某的过失行为表示谅解,请求司法机关从轻处罚。姬某某于次日被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调解员在随后的案件回访中了解到,姬某某已按照协议给付陈某家属赔偿款,且保险公司已对受害人陈某家属进行理赔。双方当事人对调解结果表示满意,对调解员丰富的法律知识和高超的调解技巧给予肯定和赞扬。

【案例点评】

本案事故责任已经确定,难度在于本次交通事故肇事车辆虽投保有机动车强制保险及商业三者险,但赔偿数额难以确定。因此,就赔偿事宜与保险公司进行积极沟通,核定赔偿数额,达到受害人陈某家属的心理预期非常关键。姬某某是否能取得死者家属的谅解,存在不确定因素,所以在调解过程中,调解员对当事人不仅采用了法律法规的宣传和讲解,还采取了以案释法的调解技巧,促使肇事方姬某某家属在保险公司理赔的基础上,额外对受害人陈某家属进行了补偿,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促使当事双方自愿接受调解握手言和。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