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某某与永德县某乡卫生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罗某某与永德县某乡卫生院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罗某某与永德县某乡卫生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21日上午10时,某某乡某某村产妇罗某某因妊娠35周余,无诱因出现阵发性腹部痛,后出现少量血性分泌物,中午12时,罗某某到永德县某某乡卫生院做B超检查(胎儿情况良好)、产检后给以吸氧,腹痛缓解,8月21日19时出现规律性腹痛,呈规律性阵痛40-30秒/次/5-6分钟,19时56分入院,门诊收住产科。22日凌晨1时50分,胎膜破裂,立即安排上产床,常规消毒铺无菌巾;2时10分顺产下一活男婴,新生儿脐绕颈2周,新生儿出生后心率、呼吸弱,肌张力差,皮肤青紫,医院采取应急措施。10分钟后新生儿出现呼吸、心率脉搏停止,经抢救无效死亡。家属认为卫生院处置不当,要求给予说法。

2017年8月22日上午8时,卫生院院长杨某某致电某某乡人民政府分管卫生领导李某某汇报情况,并提出由派出所协助维护治安,乡人民调解委员会参与调解。

【调解过程】

2017年8月22日上午10时,医患双方申请某某乡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简称调委会)进行调解,调委会在告知双方调解原则、调解纪律、调解程序后,受理了该案件,并安排人民调解员予以调解。

首先,调解员听取了医患双方对整个事件的阐述,产妇家属李某(产妇母亲)反复描述是医生用力过度造成胎儿死亡,称值班医生态度不好。要求与上夜班的3个医生当面理论,并要求医院必须对婴儿死亡负全部责任,支付婴儿死亡赔偿金、医疗费、家属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30万元。院方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认为整个接产过程没有违规现象。是严格按照规程进行操作,医方不存在过错,事件发生纯属意外,不应承担责任。

针对双方的阐述及诉求,调解员提出了解决问题的三种方式:一是双方共同协商补偿情况;二是进行尸检(但必须在48小时内进行),确定死因,划清责任;三是建议提起诉讼划清责任。

对此,院方认为,在没有搞清楚婴儿死因的情况下,不同意赔偿,若通过司法鉴定证明医院确有过错,愿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否则只能以人道主义救助的方式补偿家属2万元。产妇家属则认为,院方提出赔偿2万元就想了结此事,极度不负责任,没有诚意,不接受院方提出的走司法程序解决纠纷。认为走司法程序是院方推卸责任,自身没钱垫付,也不愿到法院起诉,而是采取过激的手段,要求院方通知当晚值班医生现场给予说法。2017年8月22日中午12时,家属在卫生院综合楼大厅门口摆放死婴尸体,阻止患者就诊,致使卫生院无法正常开展诊疗工作。

针对当时的情形,调解员认为面对面的调解将进一步激化双方矛盾,遂转而采取“背对背”的调解方式。要求院方先离开后,对患者家属阐述以下意见:首先,必须将婴儿尸体移开,不得影响医院的正常工作,否则造成“医闹”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其次,如果不做医疗鉴定,责任不清,过错不明,在没有确凿赔偿证据的情况下,难以确定赔偿责任。再次,现正值夏季,婴儿尸体腐败较快,如果48小时之内不出台合理的解决办法,提取证据会越来越困难,事情处理起来就更复杂。经过一番耐心劝解,家属主动将赔偿金额降低到10万元。

但不管调解员怎么做工作,院方只愿承担2万元的损害赔偿责任。调解员再次找到家属,说明院方的意见,家属不于采纳,认为院方没有诚意。调解员对家属解说,由于拒绝做医疗鉴定,医疗纠纷没有明确的责任划分,虽然给家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提出10万元赔偿请求没有依据,只能通过协商,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希望家属认真权衡,仔细考虑。家属经过召开家庭会议,提出最低赔偿2.5万元的要求。调解员向院方表达了家属2.5万元底线赔偿要求,希望院方增加0.5万元赔偿数额,院方表示同意,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并于2017年8月22日签订调解协议书,共同申请了司法确认。

【调解结果】

某某乡人民调解委员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促成双方达成共识,院方一次性支付婴儿死亡补偿费用2.5万元,并同意家属提出的产妇在临沧市内的任何一家医院进行身体全面检查,院方承担一切费用的要求。

8月30日,调解员电话回访了医患双方,该协议履行完毕,双方对调解结果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中,调委会本着“自愿、合法、公正、保护患者利益、维护医院尊严”的原则,让医患双方充分表达意愿,找出双方纠纷的异议点,做出合理的调解方案。本案中产妇家属不同意走正常的尸检鉴定及诉讼程序,导致双方的责任没有得到正确划分,调解员的成功之处在于抓住了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赔偿数额方面,通过多次协调,设法缩小双方在赔偿数额上的差距,认真揣摩双方的心理变化,促使双方换位思考。在做产妇家属的思想工作时,指出不进行医疗鉴定,赔偿就没有依据的事实,大大降低了家属对赔偿数额过高的心理预期。同时对家属的遭遇表示十分同情,使家属认为调解员设身处地的为其着想;在做院方工作的时候,调解员也阐述了虽然没有做医疗鉴定,但也不能完全阻却医院的相应责任。希望医院从大局出发,尽快解决问题,恢复正常的工作秩序,维护医院的形象。最后,调解员也寻求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形成合力,纠纷才得以解决。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