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某某家属与潼南区某卫生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邱某某家属与潼南区某卫生院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邱某某家属与潼南区某卫生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患者邱某某,男,67岁,2017年5月12日20时许,因上腹部疼痛,前往潼南区某卫生院住院治疗。入院后,院方根据患者病史以及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动过速,室性早搏,提示右心室肥大可能,异常Q波(下壁)ST-T改变”。院方怀疑“肠梗阻,肠穿孔”疾病。5月12日21时17分至5月13日2时46分,分别给予盐酸曲马多注射液100mgim。并于5月12日23时20分进行了清洁灌肠,对患者进行了观察治疗。该患者于5月13日5时死亡。

患者家属认为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采取措施不当、处置方法及用药错误,怀疑“肠梗阻,肠穿孔”院方对此类急腹症患者治疗原则应禁食水,胃肠减压等对症处理。而医院医嘱给予患者普通饮食,且未留置胃管行胃肠减压。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动过速,室性早搏,提示右心室肥大可能,异常Q波(下壁)ST-T改变”,此异常心电图并不能排除患者有无严重心脏疾病或急腹症情况下诱发心脏疾病可能。但院方对该患者未针对性进行进一步检查(如肌钙蛋白、心脏彩超等),且未请相关专科医生或相应科室会诊检查。针对此种不明原因腹痛患者教科书(黄家驷外科学第七版1301页)明确记载应注意避免给予镇痛剂或灌肠。院方采取不合理的治疗措施从而有可能掩盖病情或促进病情进一步加重。院方对患者入院诊断怀疑“肠梗阻,肠穿孔”就应该及时进行腹部立卧位X片、腹部CT等检查来验证或排除该诊断,进一步探明病因,对症施治,而是单纯住院输液观察,从而延误患者病情导致患者死亡。院方应当承担该事故的全部责任。院方认为是按照正常的医治方法进行施治,对患者死亡没有责任。

患方不接受医院方的说法,组织亲友多人到医院闹事、围堵医院,并声称要停尸医院大门口、拉条幅、摆放花圈、网上曝光等,数十人静坐医院,造成医院秩序混乱,其他病人无法正常就诊。为防止矛盾激化,潼南区医疗纠纷调委会主动与区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一同赶到现场。积极配合当地政府、公安派出所民警维持秩序,多次与患者家属沟通,开导劝阻、做思想工作、讲理讲法。采取分别疏导、集中座谈等多种方式,且以卫生部、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及相关法律法规为依据,指出其行为的违法性,最终使局面得到了稳定。事态基本平息后,调解员引导医患双方进行调解,双方均同意由潼南区医疗纠纷调委会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2017年5月15日,医患双方申请潼南区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进行纠纷调解。调解员在告知双方调解原则、调解纪律、调解程序后,受理了该案件,并安排人民调解员予以调解。

首次调解分两步进行:首先,告知双方权利义务、回避事项、确认彼此身份、确认双方委托代理人,并写出书面陈述意见和要求。其次,为了划清责任,确定死因,建议双方对死者进行尸检,并告知双方拒绝尸检的后果及责任。

患方意见:不同意尸检。主张医院对患者死亡负全部责任,并要求医院赔偿患方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等共计63万元,其中精神抚慰金16万元。院方意见:同意尸检,要求划清责任。医院若有过错,存在侵权责任,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并积极赔偿。

调解员告知双方:划清责任是调解的基础和依据,若不同意尸检,还有另外三种方式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司法鉴定、医学专家技术分析研评。但患方均不同意,自己认为医院方有责任,对患者入院后未继续做出技术性诊断,处治不当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望积极赔偿让死者瞑目,早日入土为安。见此情况,调解员主动走访相关权威医学专家,并组织涉事医院的相关医生对该患者的诊断及治疗过程进行分析研究后认为:患者于2017年5月12日入院。根据患者的口述和症状院方诊断正确,对症施治。存在的问题:院方未继续采取技术手段对患者进行腹部立卧位X片或腹部CT检查验证或排除该诊断。院方在患者病历记载中出现诊断记录前后不一致的情况。

2017年5月15日,调解员组织医患双方在医院进行调解,要求医院方主动面对自己存在的问题,承担一定的责任,避免事态扩大引起不良影响。同时也明确告知患方家属主张过高,要面对现实切合实际。患方放弃了部分主张,但仍坚持要求院方一次性赔偿患方各种费用共计20万元。院方认为赔偿额度过高不予接受,此次调解未达成协议。

2017年5月16日,调解员根据纠纷的实际情况继续分别进行调解,多次对纠纷各方分别做耐心细致的工作,就赔偿金额缩小了一定差距。然后又召集双方集中后进行调解,继续反复讲事实、讲道理,并劝解医患双方都做出一定的让步,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根据公平、公正的调解原则要求双方互谅互让,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院方一次性向患者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9.6万元,双方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后,医院方当即兑现了赔偿款。双方当事人均对调解结果满意。

【案例点评】

近年来,医患纠纷频繁发生,日益成了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也是造成群体性事件的原因之一。医患纠纷中的一个突出现象就是大多数患者不愿意通过医疗鉴定等正常渠道解决问题,往往采取不理智的方式,干扰医院正常的医疗工作秩序,导致医患双方的对立情绪不断加剧,而且冲突经常会愈演愈烈,调解难度也非常大。本案中,调解员的成功之处在于首先抓住了主要矛盾,找准了突破口,由于医患双方的争议焦点在赔偿数额方面,调解员通过多次协调,想方设法尽力缩小医患双方在赔偿数额上的差距,成为促成问题的关键。其次,调解员准确把握双方心理,促进他们进行换位思考。调解员在做患者思想工作时,指出不进行医疗鉴定,赔偿没有依据的事实,降低了其对赔偿数额过高的心理预期。同时,通过对患者的遭遇表示同情,从患者角度,强调早日解决纠纷是对其利益的最大维护,使患者认识到调解员在设身处地为其着想,从而认真权衡利弊,理性对待问题;针对医院一方强调医院方应主动面对自己存在的问题,承担一定的责任,避免事态扩大引起不良影响,希望医院从大局出发,促成问题解决,恢复正常工作秩序,维护医院形象,使医院方的态度也发生松动。最终促进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