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某与青岛市某小学校园纠纷调解案

丁某与青岛市某小学校园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丁某与青岛市某小学校园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03年12月31日,青岛西海岸新区某小学与丁某签订了一份3年期限的幼儿园承办合同。合同对幼儿园所占校舍和场地、承办费及付费办法、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违约责任等事项做了细致约定。合同期满后,双方多次续签合同直至2014年年底。此时,某小学因政策调整及学校房屋不足等原因,不能继续在学校内部承办幼儿园。在此背景下,某小学出于对教育教学规律的尊重,于2015年1月30日与丁某签订《关于某小学幼儿园对外承办合同到期善后工作的协议》。该协议约定:某小学同意将幼儿园转让给丁某,变更幼儿园名称,将幼儿园法人变更为丁某;幼儿园现用6间教室,面积为434平方米,由丁某租用,租期1年半,租金为1万元;2015年1月1日起,幼儿园不再招收新一届幼儿,原班级不再扩出新的班级;2015年暑假大班学生升入小学后,幼儿园为小学腾出教室两间;另四间租期为1年,租金为0.5万元;其他如水、电、暖等项费用以实际使用量计算,由丁某负担;至2016年7月31日,幼儿园全部搬离。协议还就幼师安置、印章交回等其他事宜作了约定。在“善后协议”到期后,某小学要求丁某履行协议,但丁某置若罔闻,一直不履约。为此,某小学以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为由提起诉讼,请求解除“善后协议”,由丁某腾出所占用的6间园室,支付2015年1月至腾出全部园室为止的租赁费和违约金3.5万元。一审以争议事项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应由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处理为由裁定驳回起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丁某多次到区、市教体局上访,组织近60名幼儿家长到区教体局请愿保留幼儿园,还持刀到小学滋事,甚至到学校领导办公室欲自尽。事态日发恶化,严重干扰了某小学的正常教学秩序。

【调解过程】

2016年12月中旬,双方当事人共同向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递交了人民调解申请书。

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接到申请后,经过初步接触和调查,议定以下方案:

1、继续接触双方当事人,尤其是对丁某,进一步观察其情绪,了解其心理,掌控局势,稳定事态。

2、鼓励当事人积极搜集和提交证据材料,主动寻求己方最大化利益。

3、扩大调查范围,到区教体局的信访、学前教育、托幼等职能科室了解相关政策和幼儿园的具体情况,找幼师、幼儿家长以及与丁某能说上话的同学、朋友及其所在村委会多侧面多角度调查丁某的人品、脾气、性格、资历等情况,以利全面掌握双方当事人的详情细节。

第一次调解,丁某提出继续履行合同和160余万元的经济赔偿请求,双方不欢而散。

第二次调解,丁某不仅将经济赔偿额度增加到了204万元,还提出了幼儿园教师安置和幼儿分流的请求。调解再次

陷入僵局。

面对此种局面,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不得不宣布中止调解,择日再调。

而后,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兵分三路继续调查:一路到区教体局详细了解情况,对案情进行周密研判;一路组织幼师座谈,了解其意向;另一路到丁某所在幼儿园查看现场,了解实情。

经过对三路调查情况的汇总和分析,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合同解除是否合法,教师安置是否合情,幼儿分流是否合理。至于丁某的经济赔偿请求于法无据,难予支持,但可酌情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第三次调解,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约请区教体局和学校所在地的司法所参加,具体分三步进行:第一步在某小学与丁某双方之间,调解目标求大同存小异;第二步在某小学、丁某和幼师三方之间,调解目标经济补偿到位,不留后遗症;第三步在区教体局、丁某、幼儿家长和接收分流幼儿的幼儿园四方之间,调解目标对35名幼儿全部分流,一个不落。

【调解结果】

2017年1月20日,以青岛西海岸新区某小学将7名幼儿教师的经济补偿金支付到位为标志,某小学与其幼儿园承办人丁某长达3年的合同纠纷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经过缜密部署,精心施调,终使调解大功告成:

1、丁某与某小学签订的“善后协议”于双方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之日起终止执行;某小学对幼儿园内的室外运动设施、幼儿吊床、大型室外壁画、空调等给予丁某一次性补偿金14万元;丁某偿还所欠某小学承办费2万元;某小学放弃对丁某2015年1月1日至调解协议签订之日期间1.5万元租金及水电费的主张;丁某放弃要求某小学赔付204万元赔偿金的主张。

2、7名幼师于调解协议签字之日全部终止或解除与幼儿园签订的劳动合同。其中1名由某小学按照相关规定给予安置,其他6名在领取4286元至4.2万元不等的经济补偿金后自谋职业。某小学为其出具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协助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

3、35名幼儿分别由某小学幼儿园分流到3家公立幼儿园和5家私立幼儿园。幼儿已交纳的有关保教费和幼儿的餐费、幼儿接送卡等分别由某小学和丁某处理。

至此,沸沸扬扬长达3年之久的合同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案例点评】

本案例牵扯到学龄前儿童教育问题,社会影响大,一旦处理不当将引发群体性事件。为避免事态扩大造成不良社会影响,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接到当事人的调解申请后第一时间稳定当事人的情绪,告知当事人要合法合理表达诉求,并迅速将此纠纷情况上报给上级主管部门,在区各主管部门的协调下成立了专门的纠纷调解工作小组,小组由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负责牵头进行调解工作,包括区教体局、司法局及托幼办等共同参与了此次纠纷的调解。

在调解过程中,青岛西海岸新区校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通过寻找双方当事人都信任的中间人缓和双方矛盾,在避免矛盾激化的情况下以法律和相关主管部门政策为依据,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逐一审查当事人的诉求,最终在符合法律规定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的满足双方的要求,成功化解纠纷。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