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某家属与某建设公司及宁夏某科技公司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高某家属与某建设公司及宁夏某科技公司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高某家属与某建设公司及宁夏某科技公司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死者高某,逝世年龄23岁,生前在某工地从事电工一职,负责工地线路安装工作。2016年8 月2 日早晨7:30—8:00,高某在某工地工作期间疑因触电死亡(经法医鉴定排除他杀及中毒死亡),8:00派出所出警对事故现场及相关人员进行调查了解。死者高某家属因其死亡赔偿问题与施工方宁夏某建设公司及施工委托方宁夏某科技公司发生纠纷。

死者家属认为:工地未尽到安全防范措施,致使高某年纪轻轻就意外离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死者家属的申请事项为:某建设公司及施工委托方宁夏某科技公司共同赔偿家属高某的死亡赔偿金共计130万元整。

对于高某的死亡,派出所副所长主持召集三方当事人到一起,告知死者高某的家属法医鉴定结果即鉴定排除了他杀及中毒死亡,若要进一步得知意外死亡的详细情况需对尸体解剖以后才能分析出来。家属表示认可意外身亡的法医鉴定结论,不要求进一步解剖尸体。根据法律的有关规定,需解剖尸体必须家属同意,现在既然家属不同意解剖尸体,应该按意外死亡来处理死亡赔偿金的问题。

宁夏某建设公司和宁夏某科技公司(委托施工方)在高某意外死亡事故发生后,都没有以积极的态度配合死者家属自行协商解决。

【调解过程】

2016年8月5日,三方当事人申请银川市金凤区某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纠纷,调委会在告知双方调解原则、调解纪律、调解程序后,受理了该案件,并安排人民调解员予以调解。

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受理案件后主动与派出所联系,共同调解此纠纷。在调解之前,调解员多次走访调查,向三方当事人了解案件事实。然而在调查中,死者家属情绪激动,30多人在死者出事工地闹事,扬言要抬上死者遗体到政府门口示威。考虑到死者家属人员较多,不及时解决会导致矛盾激化,调解员首先稳定死者家属情绪,并请死者家属确定参与调解代表2 到3 人,并要求调解代表取得死者高某近亲属的委托授权书,(经调查高某未婚也无子女,因此遗产第一顺位继承人仅有父母)并及时劝离其他人员。同时,派出所民警做好工地安全防卫工作,防止死者家属在工地闹事引起其它不良后果。另及时将此矛盾纠纷情况告知区安监局,由安监局派出工作人员,对现场的安全措施进行进一步的检查,指出建筑方与施工方在安全防护方面存在的不足及双方责任。

2016年8月10日,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和派出所民警组织三方当事人进行初步调解,由于三方当事人意见不同最终未能达成协议。

宁夏某科技公司(委托施工方)意见:根据我们和建设公司签订的装修合同的第七条的1、2、3款规定我公司没有任何责任,人也是建设公司雇佣的,一切责任均由他们建设公司承担,并认为死者家属要求赔偿金过高。

宁夏某建设公司意见:承认公司有责任,但是某科技公司(委托施工方)公司也有责任,而且责任更大一些。双方签订的协议里明确规定,建设公司是包工不包料,只负责干轻工,水、暖、电,但是公司刚进入工地,电路老跳闸短路,公司向委托方提出解决电的问题,委托方去找物业,也不知和物业怎么沟通的,物业就找来电工把用电安全开关拆掉,虽然不再跳闸短路,但带来了用电的安全隐患,才造成今天的高某死亡一事。所以某科技公司(委托施工方)公司应承担主要责任,关于赔偿的金额认为死者家属提出的要求过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认为在63万左右。

死者高某家属的意见:某建设公司未尽到安全防范措施,致使高某年纪轻轻就意外离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于建设公司说事故出现的原因和责任主要在于施工委托方某科技公司的说法,家属觉得这和他们无关,因为高某是在工程公司的工地出的事,即便作为施工方的建设公司和施工委托方某科技公司需要划分责任,也应该在赔偿后自行协商,现在要紧的是让死者入土为安。双方要是再推诿、扯皮、逃避责任的话,他们就继续在工地阻止施工,并且要去政府上访。

调解员向家属保证会及时安排下一次调解,也请家属冷静下来,要“合法表达诉求,依法维护权益”,不要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时候又使用违法的手段。家属也表示愿意做进一步调解,不再冲动。

调解员趁热打铁,及时与宁夏某建设公司、宁夏某科技公司的代理人进行沟通,分析责任,讲解法律,让他们认识到如果不能及时处理纠纷可能会引发严重后果。

经过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综治办、区安监局等多方的努力,通过2016年8月11日和2016年8月12日的两次摆事实、讲法律的沟通调解后,三方最终自愿达成人民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根据《人民调解法》《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促成双方达成共识,达成如下协议:

1.宁夏某建筑公司支付死者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金等各项费用共计74 万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其中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分别依据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和第二十九条的规定的标准计算)。不再支付死者家属在殡仪馆的所有费用、住宿费及处理后事过程中所产生的其他费用;考虑到宁夏某建筑公司的困难,宁夏某科技公司愿以人道主义慰问金的形式承担赔偿金74万元中的30万元。  

2.宁夏某建筑公司实际赔偿44万元,扣除已支付的2.7万元,还应支付41.3万元。

3.协议签字生效后死者家属不得再以任何理由通过任何渠道重复主张赔偿要求。

4.宁夏某建筑公司与宁夏某科技公司双方工程装修合同按原合同履行,因高某死亡赔偿事宜已处理完毕,互不再追究对方任何责任。

5.赔偿金于2016年8 月13 日中午12 点前以转账形式支付至死者家属银行卡。

6.协议生效后三方均按协议条款执行,如违反协议任何条款,以赔偿金的20%作为的违约金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8月15日,调解员电话回访了当事三方,询问协议履行情况,得知该协议履行完毕,三方对调解结果满意,死者家属对调解员和其他参与调解的人表示感谢。

【案例点评】

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城市外来务工人员增多,工伤死亡事件时有发生。这类事故的认定时间较长,程序复杂,死者家属路途遥远,存在不愿等待的心理,容易导致纠纷激化。本案因死者家属情绪激动,在调解中人员较多,而宁夏某建设公司和宁夏某科技公司双方在调解中互相推卸责任,如不能及时调解成功可能引起更多矛盾。这起纠纷有效的化解得益以下几点:(1)稳定家属情绪,积极走访调查矛盾纠纷。(2)根据调查事实,依法划分责任。(3)依据法律,拿出可行方案。(4)监督协议履行,定期回访履行情况。

为了避免此类悲剧重演,调委会告诫宁夏某建设公司和宁夏某科技公司,以后一定要加强安全防范,同时也将此案件作为安全警示教育案例,引起更多人的防范,起到一定的安全教育作用。这种在调解中普法,又将调解中案例作为“以案释法”来进一步普法的做法,使整个人民调解工作发挥出更积极的作用,值得提倡。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