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某与武汉市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徐某与武汉市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徐某与武汉市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患者徐某,男,68周岁,因双眼患白内障,到武汉市某眼科专业医院进行治疗,该院于2012年7月20日、8月3日分别对徐某的左、右眼进行了手术治疗,术后30天左右徐某左眼出现红肿发炎等症状,视力严重下降难以视物,患者当即向院方反映该情况,经过医院多次修复治疗仍未好转。同年9月10日,徐某在医院安排下再次入院治疗,院方为其邀请眼科专家为其进行会诊、治疗,但仍然没有效果,此时徐某左眼已经完全失明。为此,徐某与院方发生冲突,在该院门诊、住院等部门吵闹不止,严重影响医院秩序和其他病人的治疗,院方迫不得已只得单独将徐某安置在一个4人间的病房内继续治疗,治疗期间双方矛盾冲突一直不断,至2013年2月,徐某见左眼复明无望,向院方提出6万元赔偿要求,遭到院方拒绝,再次与院方发生激烈冲突。

【调解过程】

2013年3月25日,武汉市江岸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经医患双方申请,组织进行调解。调解之初,患者认为自己眼睛失明是由于院方在手术过程中消毒不当,导致眼球感染所导致。事后院方找来的专家也没有尽责治疗,在手术进行到一半就离开手术室,后续手术是由该院的医生完成的,而医院在处理问题上一直都不积极,每次都是拖延了事。从2012年9月左眼失明到现在近半年的时间没有任何处理意见,期间还多次要将自己赶出医院,医院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接受不了,所以现在提出6万元赔偿要求一点都不过分。而院方始终不愿承担相应责任,表示院方的手术是成功的,患者左眼出现红肿发炎等症状,是因为外部感染如汗水、洗澡水等流入眼睛所致,之后患者眼睛出现问题医院秉着为患者排忧解难的宗旨,多次为其免费治疗,还专门从北京请来专家为其会诊、手术,患者提出专家中途退场的说法不符合事实,当时患者的手术已经结束,只剩下伤口缝合等收尾工作由我院医生接手,为此院方认为对该患者已经尽到了应尽的责任,只同意给予患者1万元以内人道主义补偿。双方在调解现场再度发生争执,调解员当即将双方分开,转向背对背调解。

为打破僵局,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调解员多次与双方进行沟通、疏导,耐心听取双方意见,逐步化解双方分歧,在此过程中,了解到徐某是2012年5月到该院检查,7月做手术系院方安排。发生纠纷至今徐某1人仍然占据该院一间4人间病房拒不腾退,院方要求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也被徐某以所需时间过长而拒绝。由于徐某长期占居病房,致使院方无法正常收治病人,期间徐某还多次与主治医生在内的医护人员发生肢体冲突,给医护人员造成很大压力无法正常工作。在了解到相关情况后,调解员立即与院方负责人沟通,指出现有证据虽然不能说明院方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但患者7月份动手术是在医院安排下进行的,此时段正是武汉市最热的时候,流汗、洗澡是不可避免的,医院明知道此情况,还安排这个时间段进行手术,确实存在疏忽,而且在手术前后也没有完全尽到风险和注意事项告知义务,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现在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患者一直占据你们病房并与医护人员冲突不断,严重影响到你们医院的秩序,如果能及时解决此纠纷不仅能将病房腾退,相关医护人员也不再担惊受怕,医院也能恢复正常的医疗秩序。院方领导听后考虑再三,表示接受调解员意见同意增加补偿金额。在此基础上调解员找到徐某告知其虽然结果不理想,但院方为治疗你的疾病已经做出很大努力,前后多次免费治疗、还从北京请来专家会诊,从实际行为上看确实已经尽到义务,并且就现有证据来看,也不能说明是院方在手术中存在问题,您已年近七旬,为此事奔波了半年,劳心劳力还不如早点了结此事,放下包袱安享晚年,然后调解员又从维权成本、法律、人情等多方面与他交心谈心,最终说服徐某同意做出一定让步。2013年4月28日下午,调解员再次组织双方调解,在调解会上按照法律相关规定为双方核算赔偿标准,促使双方达成协议。

【调解结果】

院方补偿徐某4万元,徐某腾退病房,并当天履行。协议签订后院方领导表示非常感谢医调委为医院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徐某更是激动的说:“自己跑了大半年没有解决的纠纷在医调委不到一个月就解决了”。当日下午徐某专程从家中赶往医调委送上一面“秉公透明调解医患纠纷,合理化解矛盾构建和谐”的锦旗。

【案例点评】

医患纠纷已成为我国当前社会中高发的矛盾,发生纠纷后双方对过错责任的认识差别往往是调解的焦点与难点。

在本案中,患者白内障手术后左眼失明,患者本人认为系医院手术失败致使自己失明,院方应承担全部责任;院方则认为自己的医疗行为完全符合规定不存在任何过错,手术是成功的,出现感染失明的原因是因为患者手术后不注意保养,让汗水或其他物质流入眼睛造成,与医院无关,应该由患者自己承担后果。调解员在没有相关鉴定结果的情况下抽丝剥茧,从医院安排手术时间的合理性、手术前后的告知义务等入手,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指出医院存在的问题,使院方态度软化;同时通过与患者真诚的沟通,从情、理、法三方面入手,进行了近一个月的耐心劝导,为当事人计算合理的赔偿标准,逐步将双方差距拉近,最终达成调解协议。一起长达半年的医患纠纷就此得到化解。调解员通过医院手术时间安排、告知义务等侧面迂回方式寻找院方问题的方法对处理类似纠纷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