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与广南县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王某与广南县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王某与广南县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产妇王某,女,32岁,家住广南县某镇某社区,2017年2月15日10:44因临产在广南县某医院待产。当天下午3时至4:40时进行子宫剖宫产术,新生儿出生后出现窒息,处理脐带后于15:40转新生儿科治疗,初步诊断为新生儿窒息、呼吸窘迫综合征,后转重症监护及抢救,但经多次抢救无效于当日22:42临床死亡。患儿死亡后,其家属对医院提供的诊疗服务提出质疑而产生纠纷。

2017年6月8日,云南某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受检者王某之子系新生儿肺羊水吸入窒息死亡。2017年8月13日,文山州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四条第一款,《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第一条第(一)款及《医疗事故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王某之子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某医院承担主要责任。

【调解过程】

2017年9月28日,医患双方申请广南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简称县医调委)调解纠纷,县医调委在告知双方调解原则、调解纪律、调解程序后,受理了该案件,并安排人民调解员予以调解。

调解分为两个程序:首先,告知双方权利义务、回避事项、确认彼此身份、确认双方委托代理人,并写出书面陈述意见和要求。其次,患方已于2017年8月13日,经文山州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王某病历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某医院承担主要责任,责任已经明确,遂组织医患双方就赔偿数额进行协商。

患方认为,某医院应承担主要责任,要求医院赔偿患方家属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丧葬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死亡赔偿金、鉴定费共计68万元。院方认为,可以向患方家属道歉,但患方提出的赔偿数额过高,能接受的赔偿数额在40万元左右。

调解员针对双方提出的赔偿数额差距过大的分歧,要求双方分别进行商议,拿出各自的意见。患方家属及代理人做出让步,提出赔偿数额60万元,院方提出赔偿数额48万元。

由于双方各自提出的赔偿数额差距仍旧过大,调解员要求双方再次商议。首先,调解员强调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作为中间方协调双方之间的分歧,不会偏向任何一方。其次,告知患方通过诉讼途径解决纠纷耗时长,通过调解可以减少不必要的开支。再次,告知患方要明晰责任划分,在本次医患纠纷中,医方承担主要责任,而患方并非不承担任何责任,应当做出合理合情的让步。

调解员通过两次调解工作,双方之间的分歧逐步趋向一致,医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最终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县医调委根据《人民调解法》、《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促成双方达成共识,院方一次性支付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54.57万元。同时,双方共同申请了司法确认,确保调解协议的法律效力。

10月8日,调解员电话回访了医患双方,询问协议履行情况,得知该协议履行完毕,双方对调解结果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中,医调委本着“自愿、合法、公正、保护患者利益、维护医院尊严”的原则,让医患双方充分表达意愿,找出双方纠纷的异议点,做出合理的调解方案;同时让双方当事人明白争执结果如何,双方要付出的经济成本和承担的后果,然后冷静思考,端正态度,从而达到调解的目的。

本案中,医调委及时引导和协助医患双方申请司法确认,既赋予了人民调解协议书强制执行力,又依法有效保障了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力维护了人民调解的权威性和社会公信力。调解员的回访工作,既能让医调委及时掌握履行进度和效果,又能使整个人民调解工作更加规范,值得提倡。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