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家属与深圳市某物流公司、肇事司机、保险公司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案

陈某家属与深圳市某物流公司、肇事司机、保险公司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陈某家属与深圳市某物流公司、肇事司机、保险公司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5月24日清晨5时49分许,廖某驾驶深圳市某物流公司所属的机动车辆在中山市某地与陈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引发交通事故,造成陈某死亡。经中山市公安局某交警大队认定,廖某和陈某各负该事故的同等责任。肇事司机廖某经济能力不足以承担事故赔偿,肇事机动车所投保险项目不在同一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在太平洋深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平保公司)投保,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由中国人保财险深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公司)承保。死者陈某常住地为中山市,按保险理赔正常程序想要得到赔偿,手续繁,耗时长。中山市交警部门建议死者家属通过诉讼方式处理赔偿纠纷,并把案件信息通报人保公司及平保公司。人保公司接到案件信息后,即向深圳市罗湖区某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驻人保深圳市分公司人民调解工作室(以下简称人保调解室)提出调解申请。

【调解过程】

一、成立调查组,摸清情况,收集材料

人保调解室收到调解申请后,迅速组织调解员成立调查工作组,了解案件情况,开展调解前的情况摸查,收集相关材料。首先根据《侵权责任法》和《民法通则》相关规定,指引死者家属到其住所地办理陈某第一顺位继承人公证委托手续,并将陈某生前居住、工作等相关证明材料一并寄回人保调解室;其次委托中国人保财险中山市分公司向处理事故交警详细了解事故情况和陈某亲属相关情况。为尽快收集材料开展调解,调解员主动与肇事车车主联系,取得肇事车投保的有关材料,并向肇事车辆交强险承保方平保公司详细了解该案的赔偿额度和支付方式。

二、找准矛盾焦点,晰法理,化纠纷

调解员对收集的资料进行分析,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制订初步赔偿方案,电话通知双方前来调解。

调解中,某物流公司代理人对赔偿方案无异议,但要求在赔偿金中抵扣前期垫付的事故处理相关费用,支付赔偿金后死者家属须出具谅解书放弃追究廖某的刑事责任;死者家属则对赔偿方案中精神损失费提出异议,要求一次性支付死者第一顺位继承人精神损害赔偿每人10万元,并表示在物流公司代理人同意前期垫付的事故处理相关费用不在赔偿金中抵扣的前提下,才签署谅解书。

针对双方的矛盾焦点,调解员首先向死者家属说明,调解结案不仅能充分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还能节省诉讼所需的律师费、诉讼费和执行费,更快获得赔款,建议采用调解方式解决纠纷;其次向死者家属耐心解释法律法规,提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的司法解释,并展示了以往中山地区法院同类案件的判例材料,表明已按照法院对中山市作为交通事故出险地的判决赔偿标准,将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各项赔偿纳入赔偿方案中,并逐一解释赔偿金额的法律依据和计算方法;最后说服肇事司机廖某,让其理解受害方失去亲人的痛苦,能在赔偿金额上作出让步。

三、耐心说服,成功调解

在调解员多番耐心的劝导下,双方同意作出让步:死者家属同意赔偿方式,不再提出其它赔偿要求并同意签署谅解书;物流公司不在赔偿金中全额抵扣前期垫支的费用,并向死者家属提供额外补偿。在达成初步一致意见后,双方同意在约定时间到人保调解室签订调解协议书。

【调解结果】

2017年9月13日,物流公司委托代理人、死者陈某的父母及配偶来到人保调解室,确认一次性赔偿577755元的调解方案,其中,人保公司和平保公司向陈某家属支付赔偿共计467755元,物流公司前期垫支费用中的8万元从赔偿中抵扣;物流公司另外向陈某家属提供3万元补偿,陈某家属向司机廖某出具谅解书。2017年9月18日,两家保险公司完成赔款支付,本案调解结案。

【案例点评】

本案是一宗较为典型的涉及多个赔偿方的交通事故赔偿纠纷案件。由于肇事双方负同等责任且事故责任赔偿金额较大,案件涉及的赔偿方较多(肇事司机、肇事车辆所有人、肇事车辆交强险承保的保险公司、肇事车辆商业险承保的保险公司),实践中此类案件往往通过诉讼解决。本案成功调解,有几点经验值得借鉴:

一是主动调解。根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2016年数据,通过诉讼解决交通事故人员死亡赔偿的案件达70%以上。这些案件普遍存在诉讼周期长、费用高,执行难等问题,导致赔付效率相对较低。本案中人保调解室接受人保公司申请,主动介入案件,积极联系当事人和各赔偿方,在遵循自愿、合法、公正原则的前提下开展调解,降低了当事人金钱和时间成本,极大提高了赔付效率,妥善解决道路交通事故赔偿纠纷。

二是依法调解。本案事故责任明确,但双方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金额、前期垫付支出能否抵扣赔偿款存在分歧,且死者家属以此作为签署谅解书的前提条件。此案涉及人员死亡,死者家属容易产生过激情绪,在此情况下,调解员一方面要“将心比心”,耐心安抚死者家属,另一方面必须坚持合法原则,在相关法律法规的框架下为死者家属逐一理清赔偿项目和计赔方式,并以法院对同类案件的判例材料作为参考,让死者家属充分了解赔偿有关规定,不出现“漫天开价”的情况,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从人道主义方面积极做车方和肇事司机的思想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取得矛盾双方的信任和认可,最终调解成功。

三是专业化调解。本案的难点是涉及跨地区保险的赔付,流程多,周期长。为提高赔付效率,在保险理赔引入人民调解,凭借保险公司专业调解员丰富的理赔经验和扎实的法律知识,简化赔付手续和审批流程,签订调解协议后即可支付赔款。交通事故赔偿纠纷和保险合同赔偿纠纷通过专业化人民调解得到迅速解决,节省了当事人来回奔波、准备材料的时间,缩短了赔付周期,舒缓了家属失去亲人痛楚和等待赔款的压力,充分保障双方的合法权益,有效防止矛盾激化,促成纠纷合法合理解决。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