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某某家属与深圳市某企业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梁某某家属与深圳市某企业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梁某某家属与深圳市某企业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梁某某,男,1973年生人,回族,住河南省灵宝市某村,家有一母一妻一子。梁某某自2013年起在深圳市某企业打工,2016年12月6日凌晨1时30分在工作车间内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死亡。梁某某家属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悲痛欲绝。由于不清楚梁某某的具体死亡原因,也不知如何与企业沟通赔偿事宜,一家老小对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及政策不了解,加上路途遥远,家属急需一个懂法律懂政策的代表与企业沟通调解,处理梁某某善后事宜。2016年12月7日,梁某某家属来到灵宝市联合人民调解委员邀请一名人民调解员代表梁某某家属前往深圳调解此事。梁某某亲属20余人也纷纷表示要一起到深圳向企业讨要说法。

【调解过程】

调解员受理后,首先是稳定死者家属情绪,让他们相信政府、相信法律、相信人民调解员一定会按照法律规定妥善处理好此事,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其次引导劝说梁某某家属选好代表,与调解员一起赴深圳解决问题。

12月9日调解员和梁某某家属一行6人到深圳某企业。第一次与企业负责人进行沟通时,该企业认为梁某某是在工作场所休息时间突发疾病而导致死亡的,不属于工伤死亡的范畴,准备按照非工伤死亡来处理赔偿事宜。梁某某家属听后,情绪异常激动,商量准备召集在老家等侯音讯的亲属来深圳闹事。而当地回族同胞听说此事后,也纷纷表示要帮助支持梁某某家属向企业讨要赔偿。面对复杂局面,调解员立刻对梁某某家属的错误想法和行为给予严厉批评,并根据相关法律耐心解释,平息家属的怒火和怨气,及时制止了一起民族性群体事件的发生。

随后调解员又多次联系企业,查阅梁某某与企业签订的劳动合同、工资收入情况以及公安部门出具的死亡鉴定书等,重点查看了企业提供的梁某某当班时全程视频监控资料。对梁某某的岗位职责、当天工作的事实情况、病发现场、施救情况、工友证言证明等一一核查,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核对资料。在充分掌握事实情况后,调解员又邀请街道、公安、社保、司法、信访等部门参与,再次调解梁某某家属与企业之间的赔偿纠纷。

调解员根据相关资料和案件实际情况,结合《劳动法》七十三条、《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职工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有前款第(三)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外的工伤保险待遇。”《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伤死亡补助金:(一)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二)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10%。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三)一次性工伤死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的法律规定,认为梁某某是在工作期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属于视同工伤的范围,梁某某家属应当享受相应工伤保险待遇并得到赔偿。

梁某某是否应认定为工伤是双方争执的焦点,调解员和相关部门负责人,结合企业提供的视频资料进行讨论,最终达成一致意见:认定梁某某的死亡符合“视同工伤”的有关规定,由企业向社保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社保部门按照当地赔偿标准办理工伤死亡赔偿事宜,梁某某家人配合办理社保部门所需相关证明资料。

现场调解结束后,调解员从深圳返回灵宝市,协助梁某某家属办理委托公证、亲属关系公证、村委会证明、户籍证明等相关资料12份,12月26日再赴深圳,向深圳社保部门提供公证书及相关单位证明等所有资料。

【调解结果】

2016年12月30日,经调解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一是深圳某企业一次性付给梁某某家属交通、住宿、伙食、误工、精神抚慰金等费用5万元;二是深圳某企业负责申报梁某某的工伤死亡认定工作,家属应积极配合准备相关材料。

2017年1月16日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认定梁某某视同工伤。2017年4月13日,《深圳市工伤保险待遇决定书》中由社保机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核发工伤保险待遇:丧葬补助金40518元,按月供养亲属抚恤金2431.21元;一次性工亡补助623900元,合计664418.00元。至此,历时四个月的工伤赔偿纠纷圆满解决。

【案例点评】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工伤事件时有发生,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由于对《工伤保险条例》中的“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以及视同工伤范围”等概念的内涵不清晰,理解上存在偏差,从而形成意见分歧,也是当前面临的一个热点和难点问题。

本案中,调解员首先从稳定死者家属的情绪入手,说服教育当事人要慎重思考,冷静面对,控制事态扩大,避免了群体性事件发生。其次,调解员根据《劳动法》、《工伤保险条例》以及深圳当地的实际情况,搜集大量证据材料,使证据链环环相扣,足以印证梁某某是在工作岗位猝死属视同工伤范围。据理力争、依法说服企业方积极申请工伤认定,为工伤赔偿顺利进行奠定良好基础。第三,调解员倾情服务,从深圳返回后,快速协助梁某某家属办理了公证书等一系列相关手续,两次赴深圳办结了所有相关资料,使梁某某家属尽快得到了赔偿款项。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