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某与乐至县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邓某与乐至县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邓某与乐至县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杨某(系纠纷当事人邓某之母),女,60岁,2016年11月某日因“慢性结石性胆囊炎”在乐至县某医院经检查后住院手术治疗。11月某日17时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手术顺利。手术当日22时30分出现剑突下不适,经值班医生检查:心率加快,腹部稍彭隆,伴压痛反跳痛、肌肉紧等症状,考虑腹腔内出血。医院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进行抢救,但效果不佳,在生命体征相对平稳、具备转院条件情况下,于次日凌晨5时由主管医生、麻醉师、护士护送,将杨某转入成都市某三甲医院抢救。成都市某三甲医院对杨某进行了6天的抢救治疗,仍未挽救其生命,2016年11月某日8时,杨某死亡。

11月某日下午3时40分,邓某邀约亲朋好友近30人,气势汹汹冲上乐至县某医院五楼,大喊大叫要见院长、医生,认为其医务人员在诊疗过程中不负责任,导致母亲杨某经抢救无效死亡,要求该医院“赔活人,给个说法”。乐至县某医院立即将该情况报告至县卫生主管部门,经主管部门建议及引导,邓某与乐至县某医院共同向乐至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简称调委会)提出了调解申请。

【调解过程】

调委会接到通知后指派调解员到达某医院,调解员与院方负责人简短交流后建议:1.医院安保人员全员上岗;2.请求警方出动维持秩序;3.治疗医生和护士回避。待一切安排就绪,调委会召集双方调解。

调解员首先告知双方权利义务,阐释调解原则、法律法规依据、调委会性质和地位,表明了依法公正组织调解的态度。在要求死者亲属选出3-5名代表进行调解时,邓某等人情绪再次激动,高喊“大家都是代表,大家都要发言”。经调解员耐心反复做思想工作,邓某等众亲属同意选出5名代表,就坐临时调解室前排,其他人员则后排就坐。

邓某提出“其他一概不谈,只要医院赔活人”,“医生抵命,杀死医生,我马上拿出几十万”等极端、偏激、不现实的要求,甚至情绪失控到不准调解员说话、藐视调解员的程度,认为调解不公正,偏袒一方,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诚心。调解员耐心等待,让其将悲伤、愤怒、不解等消极情绪宣泄出来,寻找适当的突破口及切入点,一次次尝试与邓某建立信任关系,为下一步调解做好基础工作。在近3个小时的倾听和劝解过程中,调解员多次表达哀悼之情,并希望通过自己的调解工作帮助邓某正确维护合法权益,终于将其拉回到调解的轨道上来。

邓某认为,其母死亡的原因在于某医院的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粗心大意、不负责任,造成的后果应该由某医院承担赔偿责任。具体要求为:1.按城市居民收入标准赔偿100万;2.死者90余岁的外婆、60余岁的父亲从此由某医院赡养;3.在某医院设灵堂,相关医务人员守灵、下跪;4.某医院负责将死者遗体从成都市某三甲医院太平间运回该县进行土葬。某医院则认为邓某提出的四点要求纯属无理取闹,表示愿意承担过错责任范围内的赔偿,其他一概不答应。

调解员指出:本次纠纷的焦点在于纠纷双方对杨某死亡是否属于医疗损害看法不一致,建议双方可申请司法鉴定,根据鉴定结果划分责任比例,其相关费用由首先提出申请的一方先行支付。但目前既然大家选择了调解,可以尝试着坐下来心平气和讨论解决方案,不必浪费过多时间和精力走繁琐程序。经过调解员的总结及建议,邓某一方表示愿意听一听调解员的调解方案,某医院也同意继续调解。

调解员向纠纷双方进行了讲道理、摆事实的劝说,同时宣讲了相关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第一,《中华人员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57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之规定,本案中邓某可以要求某医院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但由于死者杨某生前属于农村户口,且一直在农村生活,其赔偿标准应当依据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第三,在医院设灵堂会妨碍正常医务活动,是一种违法行为,邓某的此项要求不可能得到支持。同时,邓某也应该响应国家号召,实行火葬。

通过调解员耐心细致的劝导,并采用N对1交流、个别疏导、抓核心人员等方式反复做工作,邓某等人逐渐冷静下来,认识到自己的一些要求是不合理的,愿意接受调解员的调解方案。某医院也表示,在确定的赔偿金额基础上给予适当的补偿。

【调解结果】

经过连续11个小时的艰难调解工作,纠纷双方最终达成协议:由某医院一次性支付邓某等亲属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42万余元,当日即刻兑现;双方签订调解协议后申请司法确认,双方不得再因此事发生纠纷。

【案例点评】

调解的前期准备、与双方正面调解、调解成功后的处理构成了调解的全过程。首先,本案中的调解员在接到指派通知后,提前到达医院了解掌握案情,快速拟定调解方案,准确评估事态发展,为最终调解成功打下了良好基础。其二,调解中要注意沟通,沟通不仅是要交流信息,还是沟通双方一种具有特殊距离的人际关系。本案的调解员通过倾听,对死者亲属的情绪宣泄表达理解、安慰,逐渐获得了亲属的信任,争取到了话语权,调解工作顺势铺开。第三,由于调解缺乏一定的法律强制性,往往双方签订协议后不肯兑现从而导致矛盾进一步升级,调解前功尽弃。这就要求调解员在促成双方达成协议后注重协议的及时履行,并积极引导双方申请司法确认,以法律手段巩固调解成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