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与某农药公司消费纠纷调解案

王某与某农药公司消费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王某与某农药公司消费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5年5月3日,荆州市松滋市某镇农户王某在本村某经销点购买了5包除草助剂,用于自种的柑橘园除草,但施药后该农户柑橘园中喷洒了该农药助剂的150株桔树出现落叶、枝干枯萎。柑橘树枯萎后,王某要求该经销点老板伍某进行赔偿,伍某认为该农药助剂是上级经销商放在该处代销的,遂通知了上级经销商前来协商赔偿事宜。后经上级经销商与王某协商,双方于5月12日达成了一次性赔偿王某1万元的赔偿协议。5月20日,王某的丈夫孙某在外务工回家,在得知该情况后,再次找到了该村经销点的伍某要求赔偿。孙某认为,上级经销商赔偿的损失远远不能弥补自己所遭受的实际损失,而上级经销商则认为,自己已经就赔偿事宜与王某达成了赔偿协议,而且已经按照约定进行了赔付,现在王某的丈夫孙某再次提出赔偿请求属于无理要求,拒绝赔偿。孙某在与商家协商未果后,向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镇调委会)申请调解,要求商家赔偿经济损失5万元。

【调解过程】

因该纠纷涉农,镇调委会接到投诉后高度重视,迅速指派调解员进行调查取证。经调查,该村经销点销售的农药助剂是某市一家农药公司放在该经销点代销的,王某在与该农药公司协商赔偿时没有将协商的赔偿协议内容告知自己远在浙江务工的丈夫孙某,此调查结果与双方陈述的事实也基本一致。调查结束后,根据调解案件的需要,调解人员立即与本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的农技专业人员取得联系,现场查看了柑橘树受损情况,仔细了解了施药过程,并对商家所售农药进行查验。经查验,农技专业人员认定商家所售农药系一种新型助剂,可以和当前除草剂配合使用助长药效,但目前尚属于小规模实验后初步推广阶段。调委会根据专业人员的分析得出:产生药害存在两种可能,一是消费者配药方法(剂量)不正确;二是该助剂受环境影响(配比不同除草剂)或尚属试验阶段,施药后的药性发生变化所致。得出结论后,调解员组织双方进行了再次调解。在调解中,双方的焦点主要是:1.双方之前签订的赔偿协议是否有效;2.目前柑橘树只是枯萎,今后是否会死亡;3.赔偿的数额如何确定;4.王某在施药中是否按剂量配比。

在调解中,调解员针对上述焦点问题,一一详尽的给予了解释:1.双方的协议属于效力待定或可撤销协议。柑橘树是王某与孙某共同所有,王某一人未经孙某授权,无权代为处理赔偿事宜,现在孙某对协议内容不认可,且该柑橘园一直是以孙某为主种植、经营,王某对此不内行。农药公司在协商赔偿时,因刚施药不久,柑橘树症状不明显,王某误认为赔偿数额能弥补损失,且农药公司赔偿的10000元远远不能弥补王某的经济损失,签订的赔偿协议显失公平,属于可撤销合同,王某可以要求变更或撤销。2.专业人员现有技术不能确定桔树目前是否死亡,要精准确定需要权威部门进行鉴定,所需时间漫长,王某一方不能等待。目前虽然没有权威鉴定,但是施药后,孙某的150株桔树全部枯萎是不争的事实,5-6年柑橘绝收的损失也是肯定存在的。3.经调委会再次调查,王某150株柑橘树减产5-6年是符合情理的,而且王某的桔树如死亡,还涉及到后续的人工及新树的种植养护费用,其所提出的5万元赔偿数目基本合理。4.王某在施药中未能提供按剂量配比的证明,且该村另一农户使用该助剂后没有造成同样后果(但所配除草剂品种不同);农药公司在销售时没有告知详细的配药方法及剂量。

【调解结果】

经过调解员耐心细致的调解,王某与某农药公司同意在5万元经济损失总额下,农药公司、王某分别按55%和45%承担责任。最终,此案以孙某、王某获得农药公司一次性补偿27500元损失而圆满化解。

【案例点评】

此类纠纷涉及果树种植专业技术,聘请农业技术人员对纠纷事实、过程、损失进行认定,有利于公正、客观、依法解决纷争。调解员根据农技人员的建议,指出了商家未尽到告知义务、施药人员配制药剂的过错责任,找准了纠纷发生的源头。结合实际向纠纷双方宣传解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划定清楚责任,是促进纠纷双方达成共识、快速化解矛盾的重要因素。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