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山县吴某家属与某诊所医疗纠纷调解案

马山县吴某家属与某诊所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马山县吴某家属与某诊所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9年6月某日下午,马山县5岁的男孩吴某因身体发热,由马山县某幼儿园保育员送到某诊所进行治疗,同时幼儿园方面联系患儿父亲吴某某并告知患儿情况。

当日,诊所的医生梁某对患儿予以上呼吸道感染治疗,对患儿进行输液。经简单治疗,患儿病情有所好转,当日患儿父亲吴某某带其回家。但当晚患儿病情反复,其父吴某某于第二天继续带患儿到梁某诊所输液。梁某对患儿吴某添加抗生素类治疗,当日患儿病情未见好转。于是,医生梁某建议患儿父亲吴某某带患儿到上一级医疗机构治疗,吴某某对建议不予采纳。

6月某日,吴某某再度带患儿吴某到其诊所进行治疗。治疗期间,患儿吴某出现抽搐、呕吐症状,病情恶化,即转至马山县某医院进行抢救。但是,患儿吴某当日经抢救无效死亡。患儿家属认为是诊所对患儿用药不当,造成患儿吴某死亡,要求该诊所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各项损失50万元,双方协商不成,引发纠纷。

2019年6月某日,患儿家属吴某某向马山县卫生局反映情况。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发生医疗事故的赔偿等民事责任争议,医患双方可以协商解决;不愿意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调解申请。”县卫生局将此纠纷指派给马山县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调解。

【调解过程】

2019年6月某日,医调委受理了此纠纷,并立即派出经验丰富的调解员介入调解。

得知当时患儿家属正聚集在诊所讨个说法,调解员立即赶往医患纠纷现场。现场患儿家属众多,情绪激动,医患双方气氛紧张。调解员立即向双方表明身份,安抚患儿家属情绪,避免现场气氛进一步激化,待双方情绪平复,调解员告知双方调解原则、调解纪律、调解程序,开始组织调解。

首先,调解员请当事人患儿家属吴某某讲述事情经。6月某日下午,患儿家属吴某某接到幼儿园保育员电话,告知其子吴某身体不适已被送到该诊所治疗,让吴某某立即赶到诊所照看其子吴某。吴某某赶到诊所后,诊所医生梁某告诉吴某某,其子属于小儿发烧,体温38.8度,已给予诊疗。当晚患儿病情有所好转,吴某某便带患儿回家。6月某日早上,患儿吴某病情反复,吴某某继续带患儿到该诊所治疗。梁某对患儿添加抗生素类治疗,当日患儿持续高烧,病情未见好转,于是梁某建议吴某某带患儿到上一级医疗机构治疗,吴某某说再看看。6月某日,吴某某还是带着患儿来到该诊所处治疗,在输液过程中,吴某病情突然恶化,全身抽搐,意识不清,即转至马山县某医院进行抢救,经抢救无效死亡。在患儿死亡后,吴某某要求诊所出示诊疗患儿的病历,梁某则称病历找不见了。至此,纠纷产生,患儿家属吴某某要求某诊所赔偿医疗费等共50万元。

随后,调解员请诊所医生梁某发言。梁某称,患儿第二天到诊所治疗时,他就曾建议吴某某带患儿到上一级医疗机构进行治疗,但吴某某不予采纳。第三天患儿病情恶化后,诊所立即帮忙转至马山县某医院,尽了医疗责任。纠纷中,吴某某要求赔偿的金额巨大,小诊所无力承担那么大的赔偿金额。

调解员详细了解了案情后,对患儿家属吴某某提出,诊所在吴某某带患儿来治疗的第二天,就曾建议吴某某带患儿到上一级医疗机构治疗,但吴某某不予采纳,诊所已经尽到医疗责任。吴某某没有采纳诊所的建议,造成延误医治患儿的时机,需承担一定责任,且要求赔偿的金额过高,使调解的难度加大还会偏离调解的轨道。吴某某听后也认识到自己当时延误了医治患儿的时机,在赔偿金额上有所松动,但坚持要求诊所赔偿20万元。

诊所也坚持自己在对患儿诊疗过程中严格遵守医护人员行为准则,用药规范,不存在违规操作行为,最多赔偿患儿家属8万元,对患儿家属吴某某提出赔偿20万元的要求不接受。由于医患双方在赔付金额上仍差距较大,各持己见,互不相让,至此,调解中断。

次日,调解员在充分征求了医学专家的意见后,召集双方当事人来到医调委的调解室进行第二次调解。

这次调解,调解员采取“背靠背”的调解方式,耐心做双方的思想工作。面对梁某,调解员指出诊所对患儿诊疗时存在不仔细观察病情、误诊行为,在患儿持续出现高烧未退和出现其他症状的情况下,医方应该考虑患儿有可能患脑膜炎的概率,及时对症治疗,而且诊所没能提供诊疗患儿的病历,违反了《医疗机构从业人员行为规范》,并对梁某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告知诊所对患儿的死亡负有一定责任。在调解员扎实的医疗知识下,诊所梁某认识到自己确实存在医疗过错,也考虑到患儿家属吴某某失去至亲的情况下,同意赔偿患儿家属10万元人民币。同时,调解员通过对患儿家属吴某某进行耐心说服、引导之下,患方态度有所转变,承认自己也有责任,并在赔偿数额上做出了让步,同意诊所给出10万元赔偿的意见。最后,双方达成和解,一场揪心的医患纠纷就此化解。

【调解结果】

在调解员的调解下,双方当事人现场签下调解协议书:

1.医方同意一次性给予患方家属给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医疗费、误工费、丧葬费等10万元,于签订和解协议当日一次付清。

2.本协议签订后,双方因此次纠纷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及法律纠纷终止,双方因该医疗纠纷产生的民事责任终结,患方家属不得实施损害对方声誉的行为。

3.协议双方签字后生效。

案件调解结束后,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对当事人作了回访,询问患者家属对调解结果是否满意,医方是否已履行协议内容,是否还有异议,患者家属回复对调解结果满意,医方已履行协议内容,再无其他纠纷,此案画上圆满句号。

【案例点评】

在这起医患纠纷中,医方的临床经验不足、诊断不到位、对待工作不严谨,负有一定责任。其次,患儿家属对患儿病情不重视,延误医治病情时机,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致使一条幼小的生命就此终止。本案中,调解员通过自己丰富的调解经验和扎实的专业医疗知识,使医方承认己方的过错;通过耐心疏导,使患方家属认识到自己需承担的责任,放弃不切实际的高额索赔,进而使调解顺利进行,最终纠纷得以化解。

此案提醒我们,患者家属应重视医生的建议,及时将患者送至上一级医疗机构进行救治,以免延误医治病情的最佳时机。作为医方,更应不断提高自身业务能力,提高诊断警惕性,最大程度地避免误诊和漏诊,减少医疗安全隐患。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