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与泰州市高港区某幼儿园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王某与泰州市高港区某幼儿园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王某与泰州市高港区某幼儿园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3月16日下午,泰州市高港区某幼儿园小班正常开展活动,临近离园时,老师李某安排幼儿喝水、如厕。期间,幼儿王某(6岁)在教室内与其他小朋友嬉戏玩耍过程中不慎摔倒,致面部受伤。李某立即与王某父亲王某某取得联系,并及时将伤者送医治疗并住院。住院期间,幼儿园负责人及相关教师均前往探望,王某2天后出院。

王某出院后,王某某向幼儿园提出3万元赔偿金。虽经多次自行协商,但幼儿园与王某某均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幼儿园主张王某某通过诉讼途径解决,但王某某表示不愿诉讼,也不肯做司法鉴定,于是王某某于3月28日向泰州市高港区涉校涉生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提出调解申请。调委会在征求了涉事幼儿园调解意愿后,受理了此纠纷,并指派经验丰富的调解员介入调解。

【调解过程】

在调查了解过程中,调解员了解到双方矛盾集中在赔偿数额问题。园方只愿意给予3000元的补偿,而王某某坚持幼儿园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3万元,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调解无明显进展。

针对双方矛盾的焦点问题,调解员及时与律师进行了会商,进一步对案情进行深入分析,并确定根据《江苏省中小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开展调解工作。本案中,王某虽受伤,但不是幼儿园设施存在缺陷所致,故不应承担全部责任;老师李某对王某与其他小朋友嬉戏致伤行为确实难以防范,此事属防不胜防的意外事件,但王某受伤发生在幼儿园教室内,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

根据会商意见,调解员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期多次与幼儿园沟通,明理析法:一是《条例》第四条规定:“学校应当依法履行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职责”。本案中,王某系6岁儿童,无民事行为能力,幼儿园应当加以保护;二是第十四条第十七项规定:“发现学生行为可能危及自身或者他人人身安全的,应当及时予以制止。”李某在看护幼儿时未能及时发现并制止王某与其他小朋友嬉戏行为,最终王某磕碰受伤,李某存在一定的过错或疏忽;三是第二十条规定:“学生伤害事故的责任,应当根据相关当事人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依据过错责任原则确定。”本案中,李某疏于看护与王某的嬉戏致伤存在因果关系,故王某在园活动时发生意外,幼儿园应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应予赔偿。经过调解员反复做工作,最终园方表示愿意积极配合调处。

在此期间,调解员又加强了与王某某的沟通:一是对孩子承受的痛苦和家长的付出表示了同情和理解;二是告知王某某,王某的受伤并非幼儿园设施存在缺陷所致,学校不应承担全部责任;三是告知王某某,王某与其他小朋友嬉戏,也说明王某某对孩子平时有些疏于教育;四是告知王某某,王某嬉戏行为致伤属防不胜防的意外事件;五是引导王某某,当前最重要的是让孩子尽快恢复学习生活,尽快重新融入幼儿园的正常学习生活中。久拖不决,不仅会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更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调解员的耐心细致开导,让王某某最终放弃了要求幼儿园承担全部责任的诉求。

调解员见时机已较成熟,趁热打铁,于4月26日再次召集双方进行调解,经过近5个小时再次的劝说引导,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幼儿园承担部分赔偿责任。

【调解结果】

2018年4月26日,在调委会主持下,双方当事人签订了调解协议书:

1.幼儿园一次性支付王某包括但不限于医疗、营养、护理等费用共计人民币6000元,当场付清;

2.协议履行后,王某某就该案不再向幼儿园及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主张任何权利。

后经调解员回访,双方当事人对案件的调处表示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系一起幼儿在园受伤案件,是一起典型的涉校涉生纠纷,案件得到成功解决,得益于以下几点:一是准确适用法律法规。《江苏省中小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幼儿园中的儿童以及少年宫等校外教育机构中的中小学生的人身伤害事故的预防与处理,可以参照本条例执行。”本案系幼儿在园发生伤害事故,调解员准确把握,并适用《条例》的相关条款;二是注重了沟通技巧。调解员从双方的实际出发,结合法、理、情,加强沟通,促进双方的理解,从而使双方互谅互让,最终化解纠纷;三是坚持不懈努力。本案从受理到成功调处近1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内,调解员不懈怠、不放松对任何一方的思想开导和法治宣传,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调解员用自己的恒心、决心、信心赢得双方的信任,才使双方握手言和。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