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安县邱某家属与杨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惠安县邱某家属与杨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惠安县邱某家属与杨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6年11月22日晚17时许,惠安县某村村民邱某驾驶无牌号二轮摩托车在惠安县某路段行驶时与隔壁村的村民杨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邱某经抢救无效死亡,杨某因事故受伤住院医治。双方因赔偿问题产生纠纷。

2016年12月2日,惠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邱某未取得有效机动车驾驶证且酒后驾驶机动车,未能实行右侧通行,其行为是导致本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邱某应承担本事故主要责任;杨某未能确保安全驾驶,其行为是导致本次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杨某承担本事故次要责任。

邱某家属与杨某因事故责任承担及费用等损害赔偿金额发生纠纷,申请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杨某是否需要承担责任?需要承担多少比例的责任?

【调解过程】

第一阶段调解工作:

本案中,邱某家属提出死亡赔偿金共计15万元,杨某表示无法接受,认为是邱某酒后驾驶无证摩托车撞伤自己,自己才是车祸受害者。因双方对赔偿金额存在较大争议,互不相让,一时间调解工作陷入僵局,死者邱某家属情绪逐渐变得异常激动,多次穿丧服纠集亲属数十人到镇政府哭闹,严重影响了镇政府的办公秩序,造成不良影响。

鉴于情况变得逐渐复杂,双方当事人矛盾可能进一步激化升级,人民调解员及时通知派出所出警控制现场秩序,调解员也奋不顾身地冲进人群,分隔在双方当事人之间,劝说双方当事人冷静,依法依理解决纠纷。同时调解员分成两组,一组安抚邱某家属,进行思想疏导;一组稳定杨某家属情绪,并逐渐取得了双方当事人的信任和支持。最后同意各方派出代表,到该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

第二阶段调解工作:

死者邱某家属仍然坚持15万的赔偿金额。杨某表示事故的原因是邱某酒后驾车,况且其本人也被撞伤住院多日,死者邱某作为一名具有行为能力人应当意识到酒后驾车的严重后果,但仍不顾危险,酒后驾车逆行,造成事故,本人对事故发生并无责任。

双方坚持己见,互不妥协,并开始争执谩骂,均称对方没诚意调解。死者邱某家属扬言不给钱就把事情闹大,并要离开。调解员马上拉住了邱某家属,单独进行劝说,心平气和对事件进行了有理有据的客观分析,引导其通过正确途径表达诉求,放弃不合理的赔偿要求,经过几番耐心劝解和以案释法,死者家属的思想有所改变。调解员趁热打铁,讲解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有关规定,详细分析了他们各自在这个事件中所应承担的民事和法律责任。该起案件比较特殊,劝死者家属主次责任要分清,通过非法途径是不可能得到更多赔偿的。在调解员从法律规定到社会道德的客观分析引导下,邱某家属终于同意把赔偿数额降到10万,但双方在赔偿金额方面仍相差甚远,调解工作只好告一段落。

第三阶段调解工作:

几次调解后,调解员认真分析总结调解不成的原因,对事件的前因后果和责任做了全面分析研究,认为死者自身存在更大责任,其家属的要求也确实过高。为尽快平息纠纷,调解员再次召集双方进行调解,经过了一天的冷静思考,双方态度较之前有所缓和。调解员把双方当事人分开,苦口婆心地进行明理释法,告知死者家属提出的要求不切实际。经过调解员几次劝说,邱某家属们愿意把赔偿金额降到8万元。调解员及时与杨某再次进行沟通,由于杨某家庭经济也不好,表示最多只能拿出5万元。

【调解结果】

眼见分歧不断缩小,调解员接连一个礼拜奔走在双方当事人之间进行劝说,在他的敬业与真诚的感染下,当事人双方同意以7.5万元的赔偿金额签订调解协议,同时死者邱某家属也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存在错误,应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表达诉求,不应该到镇政府闹事,扰乱办公秩序,并写了一封道歉信给镇政府表达歉意。至此,一场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的纠纷得以圆满解决。

【案例点评】

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事故责任认定是解决纠纷的重难点所在,而本案中,交警部门虽已对本案事故责任进行了认定,但受害人身亡,家属情绪冲动,调解局势紧张。为此,调解人员主动寻找“突破口”,因案制宜,转变调解思路,从情理入手,融情于法,解燃眉之急,定纷止争,是正确的调处方式。另外,优秀的调解员和调解组织,大调解体系的有效运作,也是本案成功化解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之一。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