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市青山区宋某与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包头市青山区宋某与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包头市青山区宋某与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宋某因重物砸伤,于2020年5月某日入包头市青山区某医院骨科就诊,初步诊断右股骨干粉碎性骨折,医方建议动态观察,待病情稳定后行手术。期间,宋某自诉腹痛,并有恶心呕吐症状,医方给予输液、吸氧等治疗。次日凌晨,宋某入手术室进行开胸探查术,在手术麻醉前突发呼吸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患方对医方的诊疗存在质疑,要求医方对宋某的死亡负主要责任,并给予经济赔偿700000元;医方则认为治疗过程中,采取救治措施得当,不承担任何责任,双方由此产生纠纷。三天后,双方找到包头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申请给予调解。

【调解过程】

包头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接待了宋某家属,详细询问,了解了宋某的治疗经过:宋某,男,55岁,因被重物砸伤于2020年5月某日入医方骨科就诊,入院时诊断为右股骨粉碎性骨折、双侧耻骨下支骨折、腰1-5横突骨折、腹部外伤以及多处软组织擦伤。经相关检查后,急请普外科、心胸外科进行会诊,考虑死者左侧膈疝,原本拟于次日在静吸下复合全麻麻醉进行开胸探查术,但在入手术室麻醉前,宋某突然意识丧失,呼吸心跳骤停,给予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呼吸,效果不佳,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诊断为右股骨干粉碎性骨折、双侧耻骨下支骨折、骶骨骨折、腰1-5横突骨折、左侧肋骨骨折、膈疝、膈膨升症、左下肺不张、左侧创伤性湿肺、腹部外伤以及多处软组织擦伤。家属对医疗机构的治疗产生质疑,认为宋某正当壮年,平时身体很好,现在事情发生太过突然,难以接受事实。

调解员通过分析案情,首先将发生医疗纠纷后的调解流程、各项法律法规进行宣讲,告知其如果对死亡原因存在异议,可以申请进行尸检明确死因。宋某家属希望能通过医调委调解纠纷,但是否尸检需要考虑。

次日,调解员告知宋某家属准备所需资料。在准备资料过程中,医方致电医调委,称宋某长子正在医院穿着孝衣,情绪非常激动,已扰乱了医疗秩序。调解员到达纠纷现场后,抓住重点进行沟通,耐心安抚宋某长子及其亲属,劝解其应当通过合法途径解决纠纷,并再次告知其调解流程及权利义务。在调解员的不懈努力下,宋某长子表示愿意接受调解,不再扰乱医疗秩序,希望尽快对家属诉求给予合理答复。

调解员认真听取了宋某家属的陈述,其家属表示对医方的诊疗存在质疑,宋某入院时,医方未对宋某的其他内脏进行检查,而是直接进入骨科,延误了病情,从而造成宋某的死亡。调解员表示非常理解,并询问宋某家属是否需要进行尸检。宋某父亲表示儿子已死,希望能够尽快入土为安,不再要求尸检,希望医院免除儿子交的医疗费。死者家属均为外地人,希望医方能对在处理该事件时产生的各种费用、尸体存放在太平间产生的费用等给予适当的赔偿。

调解员对于死者家属表示同情,并表示未进行责任划分前,是不允许超出10000元医方自付的,希望其能理解。宋某父亲认为虽然有规定不超出10000元,但考虑到宋某正当壮年就已经死亡,首先要免除医疗费,其次给予丧葬费、精神抚慰金至少20000元。针对此情况,调解员告知其现在是法治社会,赔偿标准应依据《2020年内蒙古自治区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进行,在没有明确责任前,是否能给其适当的赔偿是不确定的,医调委首先需要与医方进行沟通,并且需要进行分析及调查,再进行下一步处理。通过调解员的耐心劝解和说服教育,宋某家属对调解员的意见表示认可,表示具体赔偿意见由调解员定。

通过调解,宋某家属的态度明确后,调解员立即与医方进行沟通。医方表示同意通过调解程序解决本起纠纷。根据案情实际,调解员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从客观、实事求是、平等自愿出发,最终得出由医方一次性赔偿患方26480.13元的意见,并劝解医方要站在宋某家属的角度来看问题,宋某家庭经济较为困难,且为外来务工人员,宋某的死亡对其家庭造成了精神上的痛苦和经济上的损害,应给予理解。在调解员法、理、情的说理和劝解下,医方表示同意调解员的调解意见,愿意一次性赔偿患方26480.13元。对此调解意见,宋某家属表示赞同无异议。最终,通过多次与双方沟通确认,双方当事人表示满意,一场医疗纠纷得以圆满化解。

【调解结果】

2020年5月某日,在医调委的主持下,医患双方达成一致,在平等自愿的情况下签署了调解协议,内容如下:

1.医院赔偿患方家属人民币26480.13元;

2.双方医疗纠纷一次性解决,医患双方不再反悔;

3.在医调委的见证下,医方一次性将人民币26480.13元付给患方家属。

调解协议签订完毕后,医调委协助双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了司法确认,以赋予人民调解协议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

【案例点评】

本案中,宋某病情急,因为重物压伤很有可能内脏出现异常。医方在做好各项检查及科室会诊的同时,更要详细、多次、反复告知患方所存在的风险,让其了解病情变化,做好心理准备,做好提前预防,防范于未然。此案办案周期短,调解员耐心疏导医患双方,找准矛盾要点,抓住主要人物,直击死者家属心扉,在签署协议后,带领医患双方行司法确认,更加保障了医患双方的权益。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