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某某家属与莫某某、钟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付某某家属与莫某某、钟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付某某家属与莫某某、钟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2年12月17日,湖南籍民工付某某在韶关市始兴县某镇某村大水坑的山林砍树时发生意外,付某某当场死亡,其家属联系不上雇主,情绪激动到某镇政府“讨公道”。为避免事态的升级,镇政府工作人员找到雇主莫某某和钟某某,在了解到双方对事故责任承担的损害赔偿金额有争议时,引导双方当事人到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称调委会)进行调解。调委会了解到,死者付某某与莫某某和钟某某不是直接雇用的关系(莫某某和钟某某是大水坑山林的承包商,后转包给顿岗镇张某某,张某某又转包给唐某某,再由唐某某雇请付某某砍伐山林),雇佣双方就赔偿金问题一直未能达成共识,莫某某和钟某某在前期协商不成后,对赔偿事宜采取逃避的态度,导致死者家属情绪失控,矛盾有进一步激化迹象。

【调解过程】

12月19日,镇调委会组织承包者莫某某、钟某某及死者家属双方进行调解。调解中,死者家属认为付某某是莫某某和钟某某雇请的工人,他们对此应负相应赔偿责任,要求莫某某和钟某某两人赔偿死者家属人民币100万元。莫某某和钟某某两人则提出:大水坑山林的承包权转包给另一个镇的张某某,张某某又转包给雇请死者做工的唐某某(湖南籍);莫某某和钟某某对付某某的死亡不应承担责任,且死者家属提出的赔偿金太高,无能力支付。双方均不退让,调解一度陷入僵局,双方当事人约定第二天再进行调解。20日上午,莫某某和钟某某没到调解现场,调解员拨打两人的电话均已关机。死者的遗体仍在县殡仪馆,家属没钱处理,逝者无法入土为安,死者家属情绪异常激动,死者的儿子甚至封锁镇调委会调解室大门,称若得不到解决,将破坏电脑等办公设备。调解员面对谩骂和推搡,耐心地对死者家属逐个劝解,要其保持冷静,积极配合调解工作,才能解决好问题,建议推选2至3名死者家属作为代表,与雇主方进行协商。在调解员的反复宣传和说服教育下,死者家属的情绪渐趋稳定,并约定再次协商时间。

随后,调解员到另两个镇找到莫某某和钟某某,与这两个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组成三镇联合调解工作组,分别对莫某某、钟某某进行劝导,指出纠纷不尽快解决,死者家属随时会采取过激行为,后者不堪设想。希望莫某某、钟某某以积极配合的态度解决问题,逃避只会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在调解员耐心劝导下,莫某某和钟某某当即表示会积极配合调解。12月22日,三镇联合调解工作组再次组织双方面对面进行调解。在涉及赔偿金额上,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死者家属情绪激动,更扬言要到省政府甚至到北京反映情况。面对这种情况,联调工作组冷静处置,分别与死者家属及莫某某、钟某某进行沟通,耐心倾听双方的意见。然后根据双方当事人各自的角度,从法、理、情对双方当事人进行分析和劝解,致使双方都作出了让步。

【调解结果】

通过法、理、情结合的耐心调解,联调工作组在权衡双方实际困难的基础上提出解决方案,得到了双方当事人的认可。最终双方当事人签订了调解协议。一起潜在危及社会稳定的矛盾纠纷事件得到了成功化解。

【案例点评】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劳务市场的日渐活跃,在广大乡镇农村中,对劳动用工法律意识不高,因雇工受伤或死亡而与雇主发生劳动用工赔偿的纠纷呈上升趋势,某些纠纷还涉及多重雇佣关系,调处难度日益加大,单一的矛盾纠纷调处机制已难以凑效。本案中,矛盾纠纷的当事人、纠纷事由、纠纷的发生地跨越乡镇地域,处置不当,极易引发跨省或乡镇间的群体性事件。镇调委会联合纠纷发生地、当事人所在地等地区的人民调解组织,成立联调工作组,综合分析案情,研究制定处置预案。调解中,充分发挥联调工作组各自作用,多次深入调查,及时共享调解信息,在掌握大量第一手材料的基础上进行分析研判,用“法”理顺关系,用“理”化解隔阂,用“情” 沟通思想,及时调整调解方案,促使当事人换位思考、互谅互让,仅用4天便将纠纷成功化解。在调解中,各当事人所在乡镇调委会都参与调解,打消了当事人一方因自己是外乡人,调委会偏袒对方,令自己利益受到损害的顾虑,提高了跨区域纠纷调解的成功率。联防联调工作机制,加强了调解组织之间的沟通与互信,促进调解经验交流,互学互长,提升调解工作水平,对预防和调处跨区域矛盾纠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