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镇甲、乙、丙三个村与通山县某公司征地拆迁纠纷调解案

某镇甲、乙、丙三个村与通山县某公司征地拆迁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某镇甲、乙、丙三个村与通山县某公司征地拆迁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事情要追溯到2007年,通山县某油茶果业有限公司响应某镇招商引资号召,决定在某镇甲村原某某柑桔场建设某某生态旅游开发项目。当年10月18日,该公司就某某柑桔场土地使用权出让与甲村签订了书面合同,征用该柑桔场土地66亩。2008年10月30日,该公司依据合同一次性向甲村拨付了土地征用、地面附着物及坟墓补偿费89.4万元。在签订好合同并付清所有补偿款以后,该油茶果业有限公司着手办理土地的转让手续,由县国土资源局报省厅获批。2012年5月,省国土资源厅正式批准某某生态旅游开发项目的建设用地申请,2014年该项目举行了开工仪式并正式列为县政府重点建设项目。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刚开工即遇某镇乙村3、4组和某镇丙村9、10、11组村民以某某柑桔场被征用的66亩土地中有部分面积属于该五个村组李姓村民的祖坟山为由,组织李姓上千村民阻止项目施工。双方发生纠纷。

【调解过程】

纠纷发生后,镇党委立即组织了综治、信访、司法、公安、城建、国土等部门负责人组成的调处专班进驻实地,稳定现场,严防纠纷的激化,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工作人员在司法所的指导下,深入现场开展法治宣传、情况了解、思想沟通疏导等调解前期工作。

经实地调查了解,纠纷事实逐渐明了。该公司所征地块位于甲村某某柑桔场。该场始建于1977年,原属于某县某乡某大队,系该大队村民当年为响应政府号召,扶持库区大力发展柑桔产业而兴办的村级企业,涉及某乡10、11、12三个生产队土地和部分李姓坟山。1985年核实土地权属时,因该柑桔场属11组村民程某承包,因此,以其名义登记和颁发了山林经营权证。专班另外又查实,解放前某镇人李某确实在该柑桔场原址购买了一处林地葬坟,李姓村民在解放前葬了不少坟于该处,解放后便未葬新坟,1981年土地山林到户时,李姓村组也申领了由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山林权证。

调解过程中,三方各持己见,争执不休:

甲村认为:当年兴办柑桔场是县乡政府的大政策,办场至今已有三十余年,李姓村民也从无人出面主张权利,因此根据远期服从近期,谁开垦、谁管理、谁受益的原则,争议地权属应归甲村所有。况且甲村村民手中持有该处林地经营权证,而且补偿费已领取并向群众发放多年,也无法退还。

乙村和丙村认为:两村五个组均系同宗共祖的李姓族民,从解放前至今在该地葬坟是不争的事实,况且祖先李某作为某镇历史名人,在该处仍保留有坟茔古迹。更为重要的是,李姓村组也领取了争议地山林权证,因此李姓村组享有该处林地所有权,依法应当分配土地征用补偿。

由于各方意见相左且互不相让,调解一度陷入僵局。在乡镇调解人员联席会议上,大家提出了多部门联调工作方案,采取“分击合围”的工作思路,以确保项目如期推进。一方面组织国土、林业部门对柑桔场李姓坟山进行实地墈界测量,确定争议面积;一方面组织司法、信访等部门负责人进村入户做群众工作,争取村组群众的理解支持;同时,又组织公安、综治力量维护现场施工秩序,为项目建设的顺利开展维持好正常的社会环境。

在做了多方面准备后,乡镇调委会再次联系到涉事几方召开协调会。在协调会上,司法所所长针对三方的诉求指出:三个村持有的山林权证和山林经营权证均是县级人民政府颁发的,是认定争议地权属的合法依据。而根据国土林业部门现场测量结果显示李姓坟山占地有11亩,由于项目开发商原征地价格仅为每亩9000元,远低于目前土地征用行情,因此可考虑由开发商做适当补偿;但李姓村民要求按族谱记载的140棺坟墓计迁坟费用的主张不能完全支持,可按有骸骨和宗谱记载为准计付补偿,名人李某坟墓迁移可酌情增加。一番话入情入理,法理交融,在场各方心悦诚服。

【调解结果】

在调处专班的不懈努力下,各方当事人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

一、乙村3、4组和丙村9、10、11组一致同意将位于吴洞柑桔场的李姓坟山由该油茶果业有限公司征用。该公司补偿上述各组99000元;

二、由该公司一次性补偿上述李姓各组坟墓迁移费用7.7万元;

三、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十日内由该公司全额付清征地和坟墓迁移补偿,上述李姓村组须在领取补偿款项十五天内完成坟墓迁移;

四、项目建设过程中,上述李姓村组不得再以任何理由阻止施工。

2016年1月14日,镇调委会对纠纷进行了回访。回访中得知,各方均认为调解协议不偏不倚,而且是服务地方经济建设发展,因此对协议已全面履行。在公司建设中,部份劳务用工优先考虑了乙村3、4组和丙村9、10、11组村民,双方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

【案例点评】

本案中,由于当初出让土地签订合同时没有充分考虑该土地的复杂性,引起了土地权属纠纷问题。而某某生态旅游开发项目是某县政府重点建设项目,关系到某镇和某县的经济发展。并且牵涉到三个村近千名群众,如果处理不好会在当地造成极坏的影响。

因此调委会既要尊重事实,又要尊重风俗民情;既要维护项目顺利推进,又要维护群众合法权益。调委会在调解过程中让涉事三方充分表达自己的诉求,多次召开协调会,找出核心矛盾点,并采取相应的解决方法。多方收集证据,但并未局限于几方提供的证据而是联合相关部门进行实地测量,实地走访摆事实、讲道理争取村民的理解支持。

本案中,多部门联调是个亮点,胜于调委会单打独斗。各部门发挥自身的职能优势为案件的成功调解起到了关键作用。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