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某与某公司项目部经理袁某某及转包人丁某某合同纠纷调解案

龙某与某公司项目部经理袁某某及转包人丁某某合同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龙某与某公司项目部经理袁某某 及转包人丁某某合同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6年5月至9月,银川市西夏区某镇龙某从丁某某处承包宁夏某酒庄项目装修外墙干挂工程,工程完工之后龙某得知丁某某已经“跑了”,导致工程款无法进行结算。无奈,龙某带领十几名工人找到酒庄负责人讨要工程款,并扬言如果不给工程款,就堵在酒庄门口干扰第二天的酒庄开业典礼。于是,酒庄负责人立刻联系到了深圳某建设公司某酒庄项目部经理袁某某解决此事。但是龙某等人情绪激动,双方就工程款的结算问题根本无法达成一致。因此,当事人申请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乙方将工程转包给了丙方是否违约或者违法?如果转包是违约或者违法,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违约或者违法责任,各方的合同是否有效?乙方“跑了”,丙方能否直接与甲方进行结算?该如何结算?

【调解过程】

收到调解申请后,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立即选派了调解经验丰富、调解能力出众的人民调解员前往该工程项目部现场进行调解。

到达现场后,调解员向双方详细了解事情的经过,并对三方的合同进行审查后发现,项目部袁某某(甲方)与丁某某(乙方)签订的承包合同中约定“乙方不得将双方协议的工作内容部分或全部全包给其他班组,若乙方有转包行为,甲方有权解除乙方的协议,因此带来的后果由乙方承担”,合同还约定“乙方所包含的范围为:承包施工队或班组负责人(代表)及全班组组成的全部工人”。因此,乙方丁某某将工程转包已经违约,甲方负责人袁某某如果提前知道转包情况,完全可以解除合同。乙方丁某某不仅对转包情况进行了隐瞒,还在他的周旋下误让甲方袁某某以为丙方龙某只是乙方的一个班组负责人。在工程施工期间,甲方负责人袁某某向乙方丁某某支付了1.4万余元工程款,在乙方丁某某同意下分多次向丙方龙某支付了一部分工程款。在8月下旬,乙方丁某某消失后,甲方负责人袁某某本着不拖欠工人工资的原则又分几次向丙方龙某支付了一分部工程款,截止9月15日工程完工时,甲方负责人袁某某已经向丙方龙某支付了44万余元。此时,乙方丁某某已消失近一个月,甲方负责人袁某某和丙方龙某多方寻找均没有找到乙方丁某某,只是听说丁某某回甘肃老家了。丙方龙某几次找到甲方负责人袁某某要求直接结算工程款,甲方负责人袁某某则担心在乙方丁某某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龙某结算了工程款,一旦乙方丁某某再次找到他来结算工程款,他就不好办了,所以他不愿意直接与龙某进行结算。多次协商无果后,9月18日下午,龙某情绪激动,带领了十几个工人,并扬言如果不给工程款,就堵在酒庄门口干扰第二天的酒庄开业典礼,并将已经完工的工程进行破坏。这才导致纠纷产生,矛盾升级。调解员在掌握症结之后,向双方详细讲解相关的法律法规。

调解员首先对甲方负责人袁某某进行劝说,根据《合同法》第272条“承包人不得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转包给第三人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第三人”,《建筑法》第二十八条“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他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4条明确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的行为无效。所以乙方丁某某已经违反法律规定将工程转包,按照他们之间的合同约定“乙方不得将双方协议的工作内容部分或全部全包给其他班组,若乙方有转包行为,甲方有权解除乙方的协议,因此带来的后果由乙方承担”,此时作为甲方负责人袁某某完全有权利解除合同,不用担心乙方丁某某突然出来再次找他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然后,调解员向双方讲解了能否直接进行结算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这就明确了作为实际施工人的龙某有权越过转包人丁某某直接向发包人袁某某主张工程款的诉权。在解开甲方负责人袁某某的顾虑后,袁某某表示愿意与龙某进行工程款的结算,调解工作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然而,在工程款的结算过程中,新的矛盾又产生了,经丙方龙某核算,剩余的工程款应该是12.3万元,而甲方袁某某核算出来的结果只有7.3万元。袁某某说,之前有几名工人来讨要工资,项目部就向工人支付了5万元的工资,所以应当从12.3 万元中扣除;而龙某却说,那几名工人的工资他已经结清,至于袁某某所说的又给了5万元工资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不应由他来承担。调解至此,双方又僵持不下。

调解员依据自己多年的调解经验,决定对双方进行背靠背的调解。首先对甲方袁某某进行劝说,他给那几名工人结算的5万元工资没有经过龙某的复核确有不妥之处,而且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一旦诉讼至法院,法院也无法认定。而且,丙方龙某带领工人辛辛苦苦将这个工程圆满完工,质量合格,从情理上来讲,他应当感谢龙某没有因为乙方丁某某的跑路影响工程的进度和质量。

然后,调解员又对丙方龙某进行劝说,按照法律规定,他作为实际施工人,可以将转包人丁某某列为被告起诉,也可以向发包人袁某某主张权利,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作为当事人。而发包人袁某某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他承担责任。一旦无法达成调解协议,诉讼至法院,如果法院将转包人丁某某列为当事人,丁某某又无法找到,法院将会采取公告送达和缺席审判,这样诉讼的时间会较长且困难很大。现在甲方袁某某作为发包方愿意直接与他结算,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至于这5 万元的争议,双方均无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而且他采取干扰酒庄开业的方式来讨要工程款是不对的,一旦工人情绪失控影响酒庄正常开业,他不仅要赔偿酒庄的损失,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经过多次劝说,希望他们能够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体谅对方难处,尽快将问题解决,最终促使双方自愿达成协议。

【调解结果】

除去前期支付给龙某的44万余元,袁某某代表深圳市某建设公司项目部直接向丙方龙某一次性支付剩余工程款11万元整。当场支付5万元,剩余6万元于9月30日前付清。

【案例点评】

这起案件是由于乙方违法将工程转包给丙方,中途乙方又“人间蒸发”,导致丙方完工后无法进行工程的结算。丙方直接找到甲方要求进行结算工程款,甲方坚持按合同要与乙方结算,甲方丙方矛盾产生。

案件的难度在建筑工程违法转包各方合同是否有效的认定以及各方利益的权衡。根据《建筑法》《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都明确规定承包人不得将工程全部或部分转包给他人,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的行为无效。一旦出现违法转包,实际施工人可以越过转包人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的诉权。

在明确各方的合同无效,实际施工人可以直接向发包人要求进行结算工程款的情况下,甲方丙方之间的疑虑解开,调解员趁热打铁,现场监督双方进行结算,对于结算过程中又新产生的纠纷,调解员劝导双方互谅互让,最终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熟练运用法律规定,巧解工程违法转包过程中的合同有效性问题和工程款结算难题,能够依法、依理、依情调解,积极做好当事人的工作,保证实际施工人拿到应得的工程款,有效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稳定。

本案的成功化解案件离不开法、理、情的合理运用。建设工程违法转包分包案件中,合同有效性认定和保证实际施工人的合法利益是解决纠纷的重难点所在。而本案中,因乙方中途“跑了”,甲方又不愿意直接与丙方直接结算工程款,丙方情急之下情绪失控,行为有所过激,如果不及时调解,后果将十分严重,各方利益都无法保证且可能会引起社会治安的不稳定,很有可能引发“民转刑”案件的发生,情况十分紧急。在此紧要关头,调解人员主动寻找“突破口”,因案制宜,转变调解思路,以法为本,以理为先,以情为重,定息止纷。优秀的调解员、调解组织和正确的调处方式是本案成功化解矛盾纠纷至关重要的因素。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