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市婺城区汤某与某餐饮企业之间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金华市婺城区汤某与某餐饮企业之间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金华市婺城区汤某与某餐饮企业之间劳动争议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12月,汤某到金华市某餐饮企业(以下简称“企业”)就职,从事洗碗工作,双方签订了退休人员返聘协议。2019年5月,企业因装修歇业,同年12月1日恢复营业,企业承诺装修歇业7个月期间,每月生活费1800元,待复工后逐月发放。

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企业正常经营,汤某正常领到了装修歇业的2个月的生活费和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的工资。2020年1月末,企业因疫情停工,承诺每月支付员工1800元生活费。2020年3月初,企业逐步复工,但一直未通知汤某上班。汤某曾多次要求复工,但企业称由于疫情影响,生意惨淡,只能先安排部分员工上班。

双方因此发生言语冲突,汤某到街道调委会寻求调解。

【调解过程】

街道调委会受理申请后,立即开展调解。

汤某认为,企业不讲诚信,故要求企业支付拖欠的7个月(装修歇业5个月和2020年2月、3月)的生活费。企业负责人则表示,为了更好地提升服务,去年企业投入巨资对门店重新装修,但因耗时较长,损失很大。再加上今年因疫情突然停工,取消了年三十的全部订单,损失十分惨重。今年3月企业复工,也只能算是生产自救,原先的180余名员工只有60人返岗。最近生意虽有好转,但也远没有达到疫情前的水平。

了解到以上情况后,调解员意识到该纠纷案情虽然简单,但调解起来却不容易。一方面,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要保障;另一方面,企业员工众多,除已复工的部分员工外,其他员工也存在要求兑现生活费的诉求。如有处理不当,极易引发连锁反映。企业负责人称,如果所有员工都要求现在兑现,那企业只能关门停业了。虽然汤某反映的情况客观存在,但企业现在生存确实面临困难,请员工给予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为此,调解员及时组织双方当事人第一次面对面调解。调解中,双方对于事实部分基本没有争议。围绕调解方案,企业方表示愿意兑现生活费,但受疫情影响不能正常经营,属不可抗力事件导致,企业无法预料和防止,所以一时不能给出支付汤某生活费的具体的日期和金额,希望汤某能体谅他们的难处,等疫情影响结束、生意恢复后尽早兑现。汤某对此表示非常不满,责问为什么别的员工能上班而不通知她。

调解员基于案情,首先明确汤某的诉求是合理合法的。正常情况下餐饮企业应信守承诺、兑现生活费。但因疫情影响,希望双方互谅互让,换位思考,和平解决争议。调解员表示,如果双方都不让步,那只能待企业逐步恢复正常时,汤某再回去上班逐月兑现生活费。但双方都马上否定了该提议。

调解员见状适时将双方分开,“背对背”做工作,以摸清双方的心理价位。同时,调解员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及政策,对双方当事人的疑问进行了解释。

一是针对汤某关于企业没有通知其上班及没有支付生活费的问题。《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稳定劳动关系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意见》(人社部[2020]8号)文件提出,倡导员工与企业同舟共济,共同难关。对受疫情影响导致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的,鼓励企业与员工协商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对暂无工资支付能力的,要引导企业与员工协商延期支付,帮助企业减轻资金周转压力。

二是针对企业支付方式及支付数额的问题。汤某所主张的生活费,有5个月是与疫情无关的,剩余2个月在疫情期间的生活费。根据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积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实做好劳动关系工作的通知》(浙人社明电[2020]3号)文件,企业没有安排职工工作的,应当按照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80%支付职工生活费,生活费发放至企业复工、复产或解除、终止劳动关系。

此时汤某表示,这份工作本来就很辛苦,再加上自己与同事相处并不愉快。如果企业能尽快兑现承诺的生活费,自己愿意辞职。企业则表示,类似汤某的员工众多,目前只能一次支付汤某3000元。后在调解员的劝说下,汤某表示同意适当让步,将原要求生活费12600元降至10000元。但双方仍存在较大差距,第一次调解未成功。

经过第一轮的调解,双方有了解决问题的意愿以后,调解员决定沿着这个调解方向继续推进。为了进一步摸清汤某的情况,调解员通过主动上门走访交谈得知,汤某家在农村,现和女儿一家租住在市区,家庭困难。

调解员经过综合分析认为,企业方确有困难,但如能帮助一次性解决员工问题,对今后的长远发展和恢复大有帮助。本案经过前期的调解,双方都有解决问题的共同利益点和愿望,于是调解员决定暂时绕开补偿数额问题,给企业提出三条建议:一是由企业主要领导主动联系汤某,争取尽快上门看望;二是要注意方式方法,放低姿态;三是少讲企业困难,多讲汤某好处。

第二天,调解员陪同企业的负责人和村干部一同来到汤某家中,其负责人准备了水果,见面后没有直接谈纠纷的事情,主要是拉家常、问候家人,同时还当着村干部的家人的面,表扬汤某上班期间的良好表现。汤某听后十分感动。调解员见时机已成熟,于是建议汤某自己表个态。汤某内心受到感动,让企业自己决定。于是双方当场达成一致处理意见。

【调解结果】

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1.企业一次性补助汤某7000元;

2.双方解除返聘合同。

【案例点评】

2020年疫情期间,各地的餐饮行业遭到了严重冲击,同时也使得类似的劳动纠纷案件明显上升。本案虽然涉及的纠纷数额不大,但是调解难度不小。在调解此类纠纷过程中,一是要强化正面宣传,引导企业规范用工,非常时期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二是要及时指导劳动者依法维权,合理合法表达诉求,有效降低疫情对企业和劳动者的负面影响。

调解员在本案的调解过程中,在双方心理价位差距过大的情况下,没有急于求成、直奔主题,而是先做好情况梳理和情绪缓和工作。通过接触,得知汤某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很可能吃软不吃硬。于是通过“察颜观色”,在暗中牵引,适时提出调解方案,试探出对方心理的底线。随后建议企业负责人亲自上门,同时还帮助联系了汤某所在村的干部,带上水果进行慰问。调解员这一套用心设计的组合拳,虽然没用在调解桌上,但却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