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某某与重庆北碚区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辛某某与重庆北碚区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辛某某与重庆北碚区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6年5月,27岁的已婚妇女辛某某在重庆市北碚区某医院申请登记住院分娩,此后每月在该院做产前检查,结果均显示正常,医院告知其预产期为9月2日。辛某某待到预产期到该医院产检,因没有临产症状医院没有收治入院,随后分别于9月5日和7日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正常且没有临产症状而未收治入院。9月9日上午到该院检查,医院发现羊水减少对其收治住院待产。下午14点使用促进宫缩药物后,辛某某在18时有临产反应,症状越来越明显。医院每两小时对其进行胎心监测和体温测试。9月10日凌晨2时,值班医生打了镇痛针。4时,助产士检查宫口已开,达到了临产条件,但胎儿还没有入盆,值班助产士每两个小时测胎心和孕妇吸氧。凌晨8时,值班医生交班告知护士,胎儿胎心时高时低且未入盆,只能做剖腹手术,同时医生建议做B超检查。助产护士对孕妇做了术前准备后离开待产室,9时35分陪伴家属发现检测仪器胎心下降到70还在继续下降,急忙叫护士通知医生的同时,医生来到待产室。9时40分辛某某被推进手术室,于9时52分剖腹产下一名女婴。因婴儿大脑缺氧窒息以及其他危害生命健康的原因,该医院联系市某医院抢救,由于婴儿病情严重市某医院又联系到某军医院全封闭抢救,被诊断为1.新生儿窒息;2.新生儿肺炎;3.新生儿缺氧缺血性心肌损伤;4.肾功能损伤;5.新生儿贫血;6.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9月19日,某军医院通知家属接患儿回家,并告知:女婴目前暂无生命危险,但因大脑缺氧造成的脑损伤无法很快恢复,是否能恢复,还需后期随访观察治疗。

辛某某和家人认为新生儿出生后的异常情况是由该医院没有及时果断安排剖腹产造成的,医院和相关医务没有对孕妇进行严密监测,还是孕妇家属发现异常情况报告护士,耽误了争分夺秒的宝贵手术时间。2016年9月21日,辛某某来到北碚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投诉该医院,要求北碚区某医院对辛某某在该医院剖腹产、前后转两次医院治疗费以及后期恢复续医费、精神损失费、交通费等进行一次性赔偿。由于小孩刚出生无法通过司法鉴定确定后续医疗费用,经过双方磋商待新生儿康复无异常后再通过医调委进行调解解决该纠纷,辛某某在该医院生产未接的住院费合计5480元与医疗纠纷合理解决时一并结算。

经过一年多到某军医院进行随访治疗,辛某某及家人确认小孩已经恢复正常,遂于2018年1月8日向医调委再次提出调解申请一次性解决与某医院的医疗纠纷,并根据实际支出要求某医院赔礼道歉,免除辛某某在该医院住院期间的费用,退回入院时预交的3000元住院费,承担小孩出生后两次转院治疗费22620元,新生儿后期康复治疗相关费用以及新生儿康复为正常儿童的生活保障费、伙食补助费、陪护费等合计67820元。

【调解过程】

2018年1月16日,医调委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第一次调解,某医院委托医务科长和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场调解。辛某某夫妇陈述了调解的主要事实、理由和目的,要求某医院赔偿相关的诊疗费、误工费等费用67820元。医院方表示医生对辛某某的生产没有故意,但医疗风险不能直接由医院和医生承担,院方愿意协商一次性解决本次纠纷。院方律师表示同意通过人民调解解决纠纷,但需要患方家属提供上述金额发生的证据材料,如医院抢救的过程证明、儿保支出的费用证明等。由于辛某某当天所带的资料不全,医调委要求辛某某准备证据材料再行调解。

1月29日,双方当事人来到医调委参加第二次调解。申请人辛某某提供了相关的治疗费等复印件,但在上次要求赔偿金额67820元的基础上,增加精神损失赔偿费60000元的请求,合计向某医院索赔127680元。院方医务科长认为,每一个医疗行为都存在潜在的风险,辛某某在某医院生产医务人员没有违规操作。院方律师表示,辛某某提出的有些医疗费是超出法律范围的,住院生产费、两次转院治疗费用、儿保费用可以计算在内,但小孩的奶粉、日用品不能被算入赔偿费用中。根据辛某某提供的各类票据,院方可免除辛某某住院所欠费用5480元,支付辛某某承担的如下费用:市某院转院治疗费850元、某军医院转院治疗费自付16770元、抢救费2780元,小孩日常生活所需1000元,随访、儿保费3200元,康复营养费7000元,交通费750元,精神损失费2000元,合计34350元。调解员向医患双方表示,本案因小孩已经治疗终结,建议双方在精神抚慰金方面可适当增加5000元。如果双方争议较大还可以通过行政调解解决,也可以通过法律起诉解决。辛某某夫妇商量后表示可以适当降低赔偿数额。院方认可医调委的建议,可以在建议的范围内进行适当增加,但若申请方超出的范围不予协商。由于双方对赔偿金额未达成一致,医调委建议双方回去后在考虑协商,十天后再进行协商。

辛某某夫妇委托了某基层法律服务所的法律工作者参加第三次调解。2018年2月6日,辛某某代理人表示院方本次事件中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医疗报销的部分也应当由院方承当。院方律师坚持在上次讨论的37000元左右进行协商,辛某某住院生产所欠5480元应当由辛某某承担。调解员见双方就金额差距较大,建议双方按相关法律规定共同测算赔偿金额,以测算后的赔偿金额来协商。然而本次调解双方仍然对金额争议较大,双方一度表示终止调解,无奈调解员告知申请人可向北碚区人民法院采取诉讼的途径解决本案,如需通过调解请回去再考虑。

2月12日,双方当事人经过周详考虑,再次来到医调委进行了沟通,经调解员反复调解,双方终于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2018年2月12日,在医调委的主持下,辛某某和该医院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1.某医院一次性赔偿申请人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费、精神抚慰金等费用合计人民币40000元整;

2.辛某某住院生产向某医院缴纳的3000元不予退还,所欠某医院医疗费5480元由院方承当。

签订人民调解协议当天,院方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辛某某支付了上述赔偿款后,双方医患纠纷即告终结。

【案例点评】

本案某医院对辛某某的生产行为发生在2016年9月,由于新生儿的后续费用无法界定,北碚区医调委建议其待小孩康复再行协商也是可行的,这不仅有助于确定最终的赔偿金额,同时可以缓和患方家属的情绪。双方当事人经过数次调解,其中患方在第二次调解时提出精神抚慰金60000元,从法律角度来说确实过高,调解员根据实际给出了一个范围区间作参考。第三次调解患方委托了法律服务工作者,虽然当场未能达成一致,但对推动调解达成一致起了一定的作用。调解员引导双方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测算赔偿金额,在些基础上进行协商,最终促成双方达成协议,纠纷得已圆满解决。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