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民调解 正文

双柏县普某甲与普某乙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双柏县普某甲与普某乙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双柏县普某甲与普某乙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4月10日下午,双柏县某镇派出所接到电话报案,报案人普某甲称:自家的小牛走失20多天,经四处寻找,在普某乙家牛舍里面发现了走失的小牛。普某甲向普某乙讨要,结果普某乙称小牛是他家的,拒绝将小牛还给普某甲。某镇派出所将该案委托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镇调委会”)进行调解处理。

【调解过程】

2018年4月11日一大早,某镇派出所、镇调委会组成联合工作组,找到了双方当事人调查了解情况,双方对小牛的特征进行了描述,并都声称小牛是自家的。经向其他村民了解到,普某甲和普某乙两家属于亲戚关系,之前两家的牛羊长期在同一座山上放养,因疏于管理,两家牛羊曾经走失过,两家都相互怀疑过,进而产生矛盾隔阂。普某乙提出,自家的牛走失几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这一头小牛是和自家的牛群一起回来的,普某乙自认为是他家走失的其中一头牛。而普某甲则坚持在普某乙牛舍里的小牛就是自家走失的。

在掌握了基本情况,征得双方同意后,镇调委会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火气越来越大,争吵越来越激烈,调解员随即分成两组,将双方当事人分开,并对双方做了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

在双方都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普某甲提出要对小牛做DNA鉴定。经调解员咨询相关部门,得知DNA鉴定费用较高,虽然这样解决问题最具说服力,但就解决问题的成本而言,已经超出小牛本身的价值,得不偿失。调解员通过说服教育和察言观色,发现普某乙对DNA鉴定有所回避,并对小牛是自家的说辞少了底气,但仍然坚称小牛是自家的,普某甲如果真要牵走小牛,除非花钱。而普某甲始终坚持:“牛是我的,凭什么花钱,我分文不出,我就是要进行DNA鉴定!”

调解员再次告知鉴定费用以及后果,可普某乙仍然坚持要普某甲支付800元,才肯让其把牛牵走。从与普某乙对话的神情、语气及回避DNA鉴定等方面,调解员基本断定小牛很可能不是普某乙家的,由于之前牛羊走失产生的怀疑与隔阂,普某乙产生了“想趁机捞一把”的念头,导致矛盾纠纷,对调解工作形成了阻碍。随即,调解员转变思维,提出:支持对小牛做DNA鉴定,看结果,是谁的牛,谁就不用承担鉴定费,反之则承担鉴定费和相应责任!”这时,当事人普某乙终于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表示为了争一头小牛不值得大动干戈,最终同意让普某甲把牛牵回去。

【调解结果】

最终,双方达成一致协议:

1.小牛由普某甲牵回家,普某甲自愿一次性补偿普某乙人民币200元,作为这段时间看管小牛的费用;

2.双方以后不再就此事发生矛盾纠纷,各自管理好自家的牛,并做好标记,以防以后再发生类似矛盾。

【案例点评】

这起纠纷的起因为双方对自家饲养的牲口疏于管理,双方都有过错,也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是谁家的牛,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老百姓能够提出用DNA鉴定的方法来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说明了当地老百姓已经初步树立了尊法、守法、用法的意识。调解员在调解纠纷过程中,一方面劝导村民用合法、理智的方式去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转变思维,巧妙打消普某乙想“乘机捞一把”的念头。最后以既省钱省力,又不伤和气的方式化解了矛盾,充分发挥了人民调解的优势,使双方当事人心悦诚服接受调解意见。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