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鼓县杨某、杨某某家属与涵管厂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铜鼓县杨某、杨某某家属与涵管厂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铜鼓县杨某、杨某某家属与涵管厂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4月4日,铜鼓县某村境内发生了一起小型铲车侧翻造成两人死亡的意外事故。具体经过:杨某、杨某某两名死者于2017年冬天受雇于黄某在某村境内的涵管厂(即未注册、也未挂牌,是一个刚开始试产的个体生产企业)从事水泥涵管生产。事发当天下午14点左右,两死者擅自驾驶小型铲车从该厂生产区出发进往县城,当行驶至某道路下坡某拐弯路段时,因路面湿滑,铲车偏离正常行驶路面,并且驾驶员操作不当,铲车失去平衡发生侧翻,两人被困在操作室内。直至当日下午16时30分左右,路人发现事故后才报警求救,17时18分消防队员将两人救出,经120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事发后,当地县委、政府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成立调查组,要求迅速查明真相,积极化解矛盾,妥善处理死者的善后事宜。根据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指示,由事发地所在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参与此案处理。调委会接到任务后立即指派经验丰富的调解员参与案件调处工作。

【调解过程】

经了解,死者1:杨某,四川人,家中还有6人:父母、妻子、三个未成年子女,是家中唯一劳动收入者。死者2:杨某某,男,四川人,家中还有2人:母亲74岁,儿子24岁。两名死者是外省人,事发后,死者家属组织亲属50余人到当地维权,以三无企业和非法用工导致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为由向县安监局报案。同时,采取拉横幅到市县两级上访,指责政府工作人员,谩骂涵管厂代理人黄某等非理性方式表达诉求。

4月15日,根据案件处理需要,调解员邀请公安、安监等相关部门人员组成联合调解小组,依法依规解决此次纠纷。调解员一方面,协助安监局调查取证,取得调查结论;另一方面,分别组织双方当事人耐心疏导沟通。刚开始,死者家属及其代理律师反复强调,一是死者并没有接到企业放假的通知,死者开铲车外出是企业安排加油需要的;二是企业是个三无企业,没有到市场管理局进行注册,属于非法用工;三是企业将铲车交给没有操作资质的死者操作,属于选任雇员错误。因此,认为死者死于工作岗位,企业非法用工,应适用劳动工亡标准进行赔偿。同时,不认可安监局出具的调查结论,要求政府追究企业方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黄某的代理律师则认为:一是当时确实放假,有高安籍工人回高安的高速公路过路费收据为证;二是该铲车有油,不需要再加油,不存在企业派死者开出厂区加油之说;三是死者正值放假欲往县城出游,擅自私开铲车当作交通工具,所造成的死亡结果,应由其自身承担责任;四是该企业既不是工商个体户,也不是企业,纠纷当事人之间也没有劳动合同,故不适用工亡标准。黄某表示出于人道主义只同意支付丧葬费,并声称如不能达成协议,将不承担死者家属三十多人的食宿费用。

双方意见分歧较大、陷入胶着状态,死者家属情绪起伏较大,致使调解前期现场近乎失控。为了缓和调解气氛,安抚当事人,调解员通过采取与死者亲属及代表人喝茶的方式,认真听取他们的诉求,同时,站在死者家属的角度分析案情和利害关系,对比了诉讼与调解的成本与风险,告知双方不合理的诉求败诉风险大,且耗时耗力,以此也逐渐降了低死者家属的期望值。

在双方再次见面的协调会上,死者家属以起诉成本高,司法流程时间长为由表示不愿意走诉讼程序。综合争议双方的意见,调解员客观公正地对本事故作出分析:一是企业以放假、死者擅自开铲车造成死亡结果拒绝任何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二是死者家属认为铲车外出加油是职务行为,以非法用工套用安全责任事故或工伤标准全额赔的理由亦不能成立。首先,铲车是企业交给死者之一操作的,属于合法持有,但企业放假,铲车钥匙并没收回,存在管理不当之嫌;其次,铲车驾驶室高不过一米二,宽不过八十公分,操作室内限定只能容纳一人。但两人同室而挤,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操作员的正常操作,两死者本身有过错。该企业是否注册与损害结果并直接的关联性,死者自愿到该处务工,已是成年人,不属于非法用工,且厂方也根据其劳动支付了报酬,双方间存在合法的劳务关系。

本次事故中死者违规驾乘、操作铲车,对导致铲车侧翻造成人员伤亡具有直接责任;企业因疏于管理,未健全自己设备管理制度对铲车侧翻,造成两人死亡的结果负有重要责任。因此,双方均有明显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调解员建议双方各自承担50%的责任。同时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十八、二十二条以及第二十七至第二十九条等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死亡赔偿金等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规定考虑到双方的过错程度和实际情况,调解员提出了相对中立的调解方案,黄某在征求其律师的意见后,最终接受了调解方案,死者家属也表示愿意接受。

【调解结果】

黄某分别给杨某家属一次性赔偿44万元,给杨某某家属一次性赔偿36.7万元。次日,在调解员协助下,两死者遗体火化,家属们返程回家,历时18天的调解终于成功。县领导得知该结果后,对调解员的辛苦付出表示肯定与赞扬。

【案例点评】

该赔偿纠纷因为死者均为外地人,前来维权的家属代表人数较多,处理不好,极易发生群体性事件。故调解员与公安、安监协同作战,在掌握证据、案情和双方诉求的基础上,理性分析和引导当事人,情法融合,最终使得双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有效地化解了该矛盾纠纷。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