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县刘某某与李某婚姻家庭纠纷调解案

义县刘某某与李某婚姻家庭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义县刘某某与李某婚姻家庭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09年8月,刘某某父亲刘某甲经媒人介绍认识了李某,双方在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后,对对方都感到满意,就开始共同生活在一起。经过李某的细心照顾,刘某甲的心情好了,身体也硬朗了两位老人过着开心的日子。刘某甲系镇退休干部,到2015年的时候,刘某甲每月工资近3000元。刘某某的妻子王某不想把钱都让李某得到,经常怂恿刘某某将与其父亲一起生活的李某赶出去。刚开始的时候,刘某某不同意把李某撵走,因为有李某照顾,父亲的身体好多了,自己心里也高兴。但因为妻子经常唠叨,于是王某在2015年10月找来李某儿子,让其把李某接回家去。刘某甲离开李某照顾,经常不爱吃饭,甚至绝食来抗议刘某某,几经折腾,刘某甲就病倒了,心疼父亲的刘某某不得不把李某接回来,继续照顾父亲。

2016年3月父亲刘某甲在没有告知儿子刘某某及王某的情况下,与李某领取了结婚证。2017年5月,登记领证的事让王某知道了,家里就时常吵架,刘某某又把李某的儿子找让其接李某回家,并承诺每月给李某500元生活费。2017年12月,刘某甲病故。2018年1月,李某在得知刘某甲的死讯后,到刘某某家索要6个月、每月500元的生活费,以及要求对与刘某甲共同生活期间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配和参与遗产继承。刘某某不给,并与李某争吵起来,几次下来李某都未要到钱,于是,2018年3月8日,李某来到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要求调解此事。

【调解过程】

调委会受理纠纷后,将刘某某及李某约到调委会进行调解。调解员告知双方调解工作的相关规定后,听取双方的陈述。李某述说了和刘某甲在一起生活的事实,同时出据了与刘某甲的结婚证,并要求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继承刘某甲的遗产及事先答应的生活费。刘某某认为,刘某甲与李某登记,事先没有和家人商量,现在要钱就是不给。

见此,调解员分析认为只有通过以法释理、以情感召,才能彻底解决这个纠纷。于是告知双方当事人:刘某甲与李某在自愿、合法的基础上结婚,故其婚姻是合法有效的,同时,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包括工资及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等。故李某主张的对在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和继承权受法律保护。本案中的继承,因无遗嘱、遗赠等,所以属于法定继承,根据《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十三条规定:“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应当均等。”刘某某和李某均为第一顺位继承人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故继承份额应均等,即便起诉,法院也会支持李某的诉求。听到此刘某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接受李某参与继承。调解员趁热打铁,告知刘某某,既然当初承诺给生活费,要遵守承诺,且其父亲在李某的照顾下,晚年生活的很幸福,这不是钱能买得到的,劝其体谅李某多年照顾刘某甲的辛苦和他们之间的感情,给李某一个情感上的安慰,听到调解员有理有情的讲解,刘某某表示履行当初给生活费的承诺。

见调解时机成熟,调解员组织双方,按照法律规定,与当事双方就此案财产如何进行分配和继承进行阐述:李某与刘某甲系再婚夫妻,刘某甲婚前有一子刘某某(已成年)。李某与刘某甲婚姻存续期间,李某无收入来源,刘某甲的工资等6.6万元系夫妻共同财产,扣除近年花费约2.6万元,剩4万元系李某和刘某甲夫妻共同财产4万元,无其他房产等。故李某应先从共同财产中分得一半2万元。其余2万元为刘某甲遗产,李某与刘某某共同继承,获得1万元。李某共计应得3万元。当事双方听后,对调解员的调解意见均无异议。

【调解结果】

2018年3月9日,纠纷双方当事人刘某某和李某在调委会自愿签订调解协议书:

1.刘某某给付李某人民币3万元,以及6个月的生活费3000元,合计人民币33000元整。

2.李某就此案不再有其他主张。

3.协议签署后,双方不再反悔。

事后,调解员在回访中得知,刘某某已履行协议,将33000元给付李某。

【案例点评】

这是一起因继承而产生的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员在双方态度强硬的情况下,以案释法、情法结合,最终使得当事人在调解员情理和法理的劝解下,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从而放软姿态,作出让步,解开心结,最终使得纠纷得以化解。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