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山县封某与高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平山县封某与高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平山县封某与高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封某与高某均为平山县某村人,多年来,两家关系很好从无纠纷。2008年,高某欲占用封某家的大约0.2亩土地,修建通往家中的道路,经双方协商,封某同意高某占地修路,道路自投入使用至今,双方未发生争议纠纷。在路基的外侧,有三棵直径约30厘米的杨树为封某所有,但在2017年被大火烧死,封某怀疑系高某所为,为此,封某产生了对高某的不满和怨恨。

2018年春天,封某要求高某支付一定的占地补偿金,否则将收回原承包地,当封某的请求被高某拒绝后,封某向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提出高某支付占地补偿金或者退还被占用的土地并恢复原地貌的诉求,调委会随即受理了该纠纷,并指派懂法律及富有调解经验调解员及时开展调查调解工作。

【调解过程】

经调解员调查了解到,2008年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后,达成口头协议,高某给付了封某两条烟、一箱酒抵顶占地期间的占地补偿金。在高某占地前,因封某年老体弱该地没有被耕种,处于荒芜状况。2017年杨树被烧死,高某否认是自己所为。2018年封某强行毁路恢复耕地时与高某相互谩骂并发生了肢体冲突,期间高某损坏了封某两把农用工具,并使封某受到轻微伤害。纠纷发生后封某及其亲属多人数次到各级政府、公安部门上访告状。

封某认为当初以较低价格让高某占地修路是因为当时两家关系较好,现在高某道路修好后不但不感恩,还烧死自己的三棵树,事后又不承认,给自己造成了损失,而后高某又将自己打伤,故现在要求收回合情合理。高某则认为当初占用耕地是封某遗弃的荒芜地,封某在该地上没有任何经济收入,2008年给付封某的占地补偿金在当时也是公平合理的,现在封某要求收回被占地是违约行为,封某应赔偿修路费及承担违约金,否认自己烧死树木,认为封某受伤是其自行倒地摔伤,应由封某自己承担相关的责任。

到此调解员明确了纠纷中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双方订立的口头协议是否有效?封某要求收回争议地是否违约?封某要求增加占地补偿金是否合理合法?烧死的三棵树与本案是否有关联性?

调解员查阅法律规定后,对封某指出,口头协议是双方在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其中并没有违法内容,且双方已经履行十几年无争议,故协议合法有效。高某为修路投入了资金,如果收回争议地不但违约,也给高某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因此,双方当事人的口头约定符合法律规定应继续履行为宜。三棵大杨树被烧死与合同内容无关,故不能做为解除协议条件的。

在面对面调解过程中,调解员指出,烧死的三棵树没有证据证明是高某所为,故此,建议封某报警后另案解决。为使该纠纷早日平息,调解员提出协议继续履行,但高某适当再支付一定的占地补偿金。此时,封某又提出被占地除道路占用外遗留下的边角地仍归自己经营,而高某则认为道路未占用完的遗留地封某无权再经营,最终因双方在此问题上互不相让,初步调解未能成功。

调解员针对当事人的态度,及时开会讨论研究,制定切实可行的调解方案,围绕本案的相关法律适用进行深刻剖析和通俗讲解,调解员对当事人开展背对背调解。

调解员向高某指出双方当事人订立的口头协议虽有效,但一次性给付封某两条烟、一箱酒做为全部占地补偿金,明显过低,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间订立的占地补偿协议是显失公平的,现在封某没提出撤销合同而仅要求增加一定的占地补偿金是合法合理的,在调解员的劝解下,高某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见此调解员传达给封某,组织双方面对面调解,结合当地土地补偿标准测算出这些年占地补偿金,提出了调解建议,双方均表示接受,最终使该纠纷达成了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双方当事人签订调解协议:

1.双方当事人在2008年达成的占地补偿口头协议在封某的承包期限内,双方继续履行。

2.高某除修路外,剩余的“边、角”地也归高某使用。

3.高某一次性再支付封某占地补偿金3000元。

4.其余双方互不追究。

达成调解协议后,高某当天支付了封某占地补偿金3000元,调解后,双方再无新的纠纷。

【案例点评】

面对纠纷,调解员通过实地走访,了解到纠纷的起源,并抓住关键问题,提出疑问,积极查阅法律规定等资料,寻找依据,将法理与情理结合并灵活切换,最终使得当事人心服口服,纠纷得以圆满解决。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