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与平湖市某施工单位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陈某与平湖市某施工单位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陈某与平湖市某施工单位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7年3月11日上午,陈某路过平湖市某街道时,围观建筑施工,不慎被施工材料砸到头部受伤。施工方立即将陈某送到医院救治。经住院治疗陈某已基本康复,在家休养。施工方已结清了陈某住院治疗的费用,但陈某及家人要求施工方补偿后续复检费用及护理费等。双方对此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共同向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3月28日,因陈某在家养伤身体不便,不能亲自到调委会参与调解,施工方负责人周某也在外地采购建材,因此镇调委会组织了当事双方授权受托人——陈某儿子与周某下属陆某调解。

通过向双方当事人询问,调解员了解到:陈某原本就腿脚不便,施工工人在施工现场告诫其不要围观,但是陈某还是逗留在现场。事情发生以后,施工方主动报了警,并结清了陈某住院医疗费。对于施工方此前一系列的行为,陈某及其家人表示满意,而目前双方的矛盾焦点是施工方承诺支付的护理费和后续的复检费用。由于双方当事人对于该补偿数额的差距较大,施工方一直未予支付。为了能尽快妥善化解当事双方的矛盾纠纷,调解员分别向双方耐心细致地释法说理和列举案例。

调解员指出,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建筑物致人损害责任是一种特殊侵权责任,归责原则同地面施工致人损害责任一样,采取过错推定原则。伤者可通过证明自己没有过错而免责。《侵权责任法》第六条也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从本次矛盾纠纷的调解调查情况来看,在陈某因围观施工现场导致受伤的过程中,施工方虽然实施了劝离陈某围观的行为,但事实上侵害了陈某的人身安全,而陈某不听劝告执意停留在危险区域也是其受伤的原因之一。所以,从严格意义上双方当事人都存在过错。

同时,基于施工方已经付清陈某前期的医药费以及双方都有调解的意愿,调解员认为施工方若能适当地补偿后续的复检费和护理费,纠纷将能得到有效化解。调解员向陈某指出,虽然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陈某有权向侵权人提出赔偿护理费和康复费用,但其提出的赔偿数额没有法律依据,需要相关部门作进一步作确认,确保合理有据。同时,调解员向双方当事人说明了目前市场上医院普通护工的护理费用,以及调解员从医院了解到陈某后续所需的复检以及康复费用,供双方当事人参考。调解员建议双方当事人能够认真参考这两项数据,并与家人、单位再次沟通协商一下,是否可以采纳。

对于调解员提出的赔偿参考数额,双方当事人均表示能够接受。但双方在支付方式上又产生了分歧。陈某家属希望一次性当场付清,事情早点了结,可以全心全意照顾陈某。施工方表示,这笔赔偿数额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目前一次性支付可能存在困难,其还需要跟上级领导请示。调解员在了解此次争议点的基础上,做好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希望陈某家属能够体谅施工方的难处,考虑施工方前期一次性支付医药费以及后期积极主动配合调解工作的诚意,作出适当让步。同时也希望施工方代表能够与单位领导做好沟通交流,早点支付早点了结,双方可以尽早投入到新的工作中。最终,通过调解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调和,双方最终在赔偿数额和支付方式上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在调解员的耐心调解下,陈某儿子同意了一次性补偿方案,双方签订了调解协议:一是周某在已经支付完陈某住院费5000元的基础上,再给予陈某2500元经济补偿,其中包含住院护理费、后续检查费等,自本协议签订之时以现金支付的方式当场一次性付清。二是自本协议签订履行后,该起意外事故就此了结,双方的矛盾化解,双方当事人不得再以此次事件向对方主张任何权利。

【案例点评】

生活中,意外受伤导致的损害赔偿纠纷较多。特别是在双方都存在一定过错的情况下,往往会在责任的划分、赔偿金额的数量上出现争执不下的情况,不及时介入调解会引发更大矛盾。本案中,调解的难度在于双方均有责任的情况下,除医药费外其他赔偿金额如何确定,如何根据法律的相关规定提出合理的赔偿方案,引导当事人合理解决纠纷。在当事双方因赔偿数额差距太大难以达成一致时,调解员主动寻找“突破口”,结合相关事例,在阐理释法的基础上,引导双方换位思考有所退让,逐步缩小赔偿数额差距,最终促成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使矛盾纠纷及时化解。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