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九龙坡区蒲某与牟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重庆市九龙坡区蒲某与牟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重庆市九龙坡区蒲某与牟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蒲某与牟某均为重庆市九龙坡区某镇某村内同一个集体经济组织的承包户。1986年,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期间,蒲某将位于“丙田”(小地名)的土地与牟某位于“凉水湾”(小地名)的土地进行互换耕耘。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期间,村里根据蒲某、牟某互换土地耕作的事实,将“丙田”调整给牟某承包。2013年4月,因某村创业基地的建设,牟某将“丙田”0.4亩土地出租给创业基地,每年按800斤黄谷的当地市场价计算租金收入。2017年7月,蒲某多次要求牟某返还“丙田”,牟某不同意。蒲某认为,牟某将因耕种方便互换的“丙田”土地租出,侵犯了自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故蒲某认为牟某应当返还“丙田”及多年所得的租金收入。牟某则认为,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期间自己已经取得了“丙田”的承包经营权,将“丙田”出租给某村创业基地一事合法合理。双方多次协商未果, 蒲某向重庆市九龙坡区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2017年10月10日,调委会依双方申请正式受理此案,并立即选派经验丰富、调解能力出众的4名优秀人民调解员开展调解工作。

调解员经过细致地走访调查,很快掌握了本案的基本情况,梳理出了厘清案件的关键点: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期间,村组依据蒲某和牟某互换土地耕作的事实,将“丙田”调整给牟某承包一事,是否合法有效?

当事人蒲某认为,在第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期间,自己处于重病时段,许多事情无法出面处理。村组在没有征求其意见的情况下,将争议土地“丙田”确权给牟某,自己是不同意的,确权是无效的。牟某认为,第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属于国家的大政策,镇政府和村委会都有大力宣传,即便蒲某病重,也不可能丝毫不知情,蒲某若对之前同自己互换的土地在确权方面有异议,即便不能亲自出面,也应该委托亲朋好友及时提出,蒲某当时未做出任何意思表示,当年村组将“丙田”确权给自己便是有效的。现在时隔多年,蒲某见“丙田”出租后租金收益可观,才提出要求将“丙田”返还,属于无理要求。

双方在关键问题的认识上分歧巨大,剑拔弩张,多番争执不下。且蒲某身患重病,调解时情绪异常激动,口有鲜血,性命之危随时可能发生,要成功定纷止争非常不易。针对此种情况,调委会召开会议,谨慎研讨调解方案。

首先,对于此案的争议焦点—“丙田”的权属问题,调委会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的相关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同于普通物品,互换责任田耕种不等于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变更必须经过双方协商同意,无争议后才能有效地确权。在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期间,村组根据蒲某与牟某互换土地的事实,将“丙田” 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到了牟某名下。目前对蒲某当年是否知晓此事,因年代久远,已无法查实,但那时牟某应当知道蒲某身患重病无法外出,应主动就相关事宜同蒲某进行协商。

其次,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第二条, “对没有具体法规为处理依据的土地承包纠纷,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党的农村土地承包政策的基本精神,以维护农民合法权益为核心,按照民主协商、分类指导的原则,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积极稳妥地探索处理方式,妥善化解矛盾”的要求,调委会决定从法、理、情三方面做双方当事人工作,实现纠纷的妥善化解。此外,蒲某已步入老年,身患癌症,离异,其子女经济条件拮据,其本人也无经济来源,情况十分危困。调委会经综合考虑,认为缓解蒲某危困处境,保证其情绪稳定,避免出现人身意外,是调解时需要重点注意的问题。

此后,调解员采取背靠背的调解方式,不再让蒲某与牟某正面接触,避免蒲某因情绪过分激动而致身体不适。调解员数次耐心为蒲某理清思路,分析案件的前因后果,令蒲某信服,主动配合解决问题。针对牟某,调解员向其普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并从蒲某生活困难、身患重病、无经济来源等状况为切入口,尝试着用真情拨动其心弦,触发其善意情怀,引导其换位思考,劝牟某作出适当让步。最终,在调解员法、理、情相结合的不懈努力下,双方当事人达成了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1.牟某所收“丙田”土地租金:2007年360元,2008年400元,2009年400元,2010年440元,2011年600元,2012年768元,2013-2016年3072元,2017年896元,共计6936元,与蒲某一分为二。即牟某所收租金6936元,给付给蒲某3468元,当场付清。

2.承包地权属问题。“凉水湾”土地由牟某承包耕种,“丙田”土地由蒲某承包耕种。

3.从2018年起,“丙田”的土地租金由蒲某领取。

【案例点评】

本案系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户之间因耕作方便互换土地引发的山林土地纠纷,类似纠纷不止此一例,其调解结果有很强的指导示范意义,必须依法妥善处理。成功化解纠纷离不开法、理、情的综合运用。山林土地纠纷案件中,土地承包经营权属的认定是解决纠纷的关键所在。而本案中,争议之地“丙田”的确权,是在将近20年前进行,时间跨度太长,双方当事人也各执一词,使得本案调处异常困难。且一方当事人身患重病,情绪激动之下,随时有性命之忧,情形十分危急。

调解人员主动寻找“突破口”,因案制宜,转变调解思路。从情理入手,融情于法,扶弱帮困,预防意外事故发生;尔后引导当事人以情理途径解决纠纷,多想对方的困境,使纠纷当事人互谅互让,纠纷得已圆满解决。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