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民调解 正文

严某家属与涟源市某卫生室医疗纠纷调解案

严某家属与涟源市某卫生室医疗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严某家属与涟源市某卫生室医疗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8月7日晚上8时许,湖南涟源市某镇某村村民严某因胸痛、全身不适到该村卫生室医生龚某处就诊,龚某初步诊断后,拿了药给严某,严某吃了药一会后不见好转,便要求龚某为其输液治疗,输液不到十分钟,严某病情加重,龚某发现情况不对,立即停止输液紧急抢救并拔打120急救电话,约30分钟后,120急救人员到现场,但严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事件发生后,某村委会第一时间报告某镇人民政府和派出所,镇政府相关部门迅速赶到现场并报告市卫计部门,后配合公安、卫计部门封存相关药物、处方等证据,同时分工做好事故稳控工作。据调查,死者有一子一女均在外务工,只有妻子在现场,但妻子伤心悲痛,情绪激动,不宜处理此事,须等在外务工的子女回来后才能处理事故等相关事宜。8月8日,死者的子女赶回来,情绪也非常激动,砸坏了龚某家中财物并在其家搭设灵堂,矛盾进一步升级。经村委会劝告后,双方同意向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由于案件重大、情况严峻、影响较大,镇调委会在收到当事人的调解申请后,对此高度重视,认真研究后立即选派了调解经验丰富、调解能力强的调解员张某某、谭某某进行调解。调解员经过调查,了解到:医方龚某身体残疾,系乡村医生,行医多年,一子一女,均已成年,儿子在娄底某镇工作,家里经济条件中等;死者61岁,一子一女,均已成年;双方均系本村人。

8月8日下午,调解员组织双方在某村委会调解室进行调解。死者家属情绪比较激动,提出医方龚某没有医德草菅人命,赔偿不能少于100万元的要求,否则就免谈。而龚某认为虽然严某在治疗输液中猝死,但其治疗行为与死者死亡没有因果关系,最多出于人道主义承担死者安葬费用。双方在调解会上就死因及责任一直各持己见,死者家属情绪一度亢奋,且不同意对死者进行医学鉴定,调解难以为继,第一次调解以失败告终。

针对双方争论的焦点问题主要是死因及责任的确定问题,调解员与村干部对案情进行了分析,在死者家属不同意对死者进行医学鉴定的情况下,决定邀请卫计部门的医学专家来共同调解。8月9日,卫计部门医学专家应邀到现场了解情况后进行了初步分析,并和双方单独进行沟通。双方态度虽有所缓和,但意见仍相差太远。经过综合考虑,调解员决定再对双方进行走访与劝说。

调解员通过走访了解到:双方均有重要亲属在本市政府部门工作,若能邀请他们做双方工作有利于正确引导双方协商调解。同时死者家属已咨询医生及律师,认为龚某违规用药导致严某死亡应承担全部医疗事故责任,但又不同意做法医鉴定。而医方龚某认为他做为乡村医生行医多年,具有行医资格,严某因自身严重疾病在输液治疗中猝死不属医疗事故,其已尽到了及时抢救和报警的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且死者家属故意损坏其家庭财产并在其家搭设灵堂,影响极坏,如调解不好就走法律程序。掌握以上情况后,调解员决定通过双方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属做思想工作,引导双方接受调解处理。

这一步果然有效。8月10日晚,通过双方亲属的正确引导,加上调解员耐心细致分别沟通,双方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意见。当晚12时,调解员不辞辛劳继续组织双方调解,准备起草调解协议时,医方龚某突然提出因死者家属的过激行为造成其家财产损失约4万元,要求死者家属进行赔偿,并追究肇事人的其他法律责任,使调解再次陷入僵局。但通过此次调解后,考虑到双方的争议焦点并不是很大,调解员决定通过与双方亲属分别沟通后,再组织一次调解。

8月11日,调解员再次在某宾馆组织双方调解。本次调解主要针对死者家属过激行为造成医方龚某家财产损失的问题。经调解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龚某考虑到当时死者家属的悲痛心情及家庭情况,最终自愿放弃对死者家属过激行为的追究。

【调解结果】

双方于8月11日签订调解协议书:

医方龚某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11.8万元,并放弃对死者家属过激行为的追究。

死者方也不再提出其他任何要求。

这起医疗纠纷案件以成功调解结案。

经回访,当事双方对调解员的调解和处理结果均表示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能够成功调解得益于以下三方面的工作:一是积极争取行业主管部门的支持,合理分析责任过错,坚守法律底线。二是调解员通过多次走访与沟通,全面了解双方的情况及背景,找准了重要人员并以此为突破口,做通双方工作。三是是调解员在调解过程中既理清了各方法律关系,又综合考虑了当事人的实际情况,通过多次调解,耐心释法,情理动人,调解方案周到有效,使得矛盾纠纷得以最终化解。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