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民调解 正文

深圳市李某与谢某、某大型乐园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深圳市李某与谢某、某大型乐园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深圳市李某与谢某、某大型乐园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5月某日,深圳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了深圳市某大型乐园表演剧场拆除演出机械塔臂工程,后深圳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将此工程转包给谢某的个体建筑工程队,谢某委派吴某和其他两名工人具体负责拆除工作。吴某在拆除塔臂重块时,塔臂突然上升后坠落,导致吴某不慎从塔臂高处堕落,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吴某妻子李某和其他家属近二十人得知情况后从重庆赶到深圳。李某作为代表和谢某以及深圳市某建筑工程公司就吴某死亡补偿金和后事处理问题进行协商。谢某与李某就对吴某死亡补偿金额和给付期限等问题存在分歧,吴某表示若赔偿要求得不到满足,不排除将组织家属进行维权。

某街道调委会获知情况后立即联系双方当事人,并在征得双方同意后指派经验丰富的调解员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2018年5月某日,调委会受理该宗纠纷,马上组织调解员进行调查。通过向当事人调查询问并与有关部门咨询得知,该拆除塔臂的工程属于特种机械装备作业,施工人员必须经过培训具备资质后才能进行作业。谢某的施工队通过挂靠深圳市某工程有限公司承揽该项工程,委派队内不具备拆除特种设备专业资质的吴某进行施工,施工队并未为吴某购买社保和工作意外保险。这是一起由于深圳市某工程有限公司监管不力、管理制度存在漏洞以及涉嫌违规操作导致的工程意外。

调解员采取背靠背调解法,先跟谢某进行谈话。谢某明确表示同意支付吴某的死亡补偿金,金额上限为10万元。谢某的明确表态与李某要求的180万元赔偿要求差距甚大,极有可能激化李某及其家属的情绪,进而作出不理智的行为。调解员经过集体研究,决定将发包方深圳市某大型乐园作为连带责任人参与此次调解,发包方同意并指派代表张某协助处理吴某的死亡补偿金给付问题。

调解员采用法理并用的方法,向李某了解其真实要求。调解员首先从工伤赔偿和损害赔偿的区别和适用范围等法律关系和相关规定向李某分析解释。谢某和吴某之间是雇佣关系,由于吴某并未购买社保,社保部门无法作出工伤认定,李某无法向谢某提出工伤赔偿要求,只能通过人身损害赔偿向谢某进行索赔。其次,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吴某的死亡补偿金额可以参照工伤赔偿金的计算标准确定,目前李某提出的死亡补偿金额高于现行法律规定的标准,于法无据。同时,调解员也委婉地指出,吴某在施工过程中,忽视安全防护,没有做好应有保护措施,自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调解员劝导李某能遵循合法合理的原则,理性提出自己的赔偿诉求。李某表示自己无固定收入,吴某一直是家庭生活的主要收入来源,家里有三个未成年的子女需要抚养,还有自己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仍坚持要求180万元的死亡补偿金。 随后,调解员多次对李某进行开导,表示不合理的索赔要求只会对事情的妥善解决起阻碍作用,同时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深圳当地工伤赔偿标准等规定,与李某进行详细核算、说明。期间,李某的情绪反复,经过调解员耐心疏导,细致解答疑惑,李某同意依照调解员核算的156万元的赔偿金额与谢某进行再次协商。

调解员立即组织谢某和张某一起来到调解室进行三方调解。调解员指出,吴某在工地意外死亡的担责问题上,虽然事故调查责任认定还没出来,但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深圳市某大型乐园明显存在管理混乱,审核监管不到位等责任。调解员再次重申,本着依法协商、积极赔付的原则,从法律法规和社会责任出发,希望深圳市某大型乐园认真考虑李某的实际生活困难,积极配合调解组织,尽快解决死者补偿金问题。张某指出深圳某大型乐园也理解李某的处境,乐园方面将配合做好有关工作,对吴某的死亡补偿的具体金额需乐园方面研究确定。

经过调解员与三方10个多小时的调解,深圳市某大型乐园管理层明确答复同意赔偿要求,李某最终与谢某和张某就吴某的死亡补偿金达成一致。

【调解结果】

谢某、深圳市某大型乐园、李某共同在调委会签订调解协议书:

1.谢某和深圳市某大型乐园一次性赔偿李某156万元,以上赔偿款包括但不限于死者火化费、丧葬费、亲属食宿费、交通费、精神抚慰费、死亡补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

2.此纠纷一次性了结,双方不再就吴某死亡补偿金问题再追究对方任何法律责任。

调解协议签订完毕后,调委会次日协助双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了司法确认,以赋予人民调解协议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

【案例点评】

本案双方当事人的利益诉求并不复杂,但是双方当事人利益诉求差距很大时,如何在短时间内缩小双方当事人的分歧,是调解成功的关键。

(一)责任分配问题。本案中,包工头谢某作为直接雇主,明知吴某不具备拆除特种专业设备的资质,仍安排其去从事拆卸施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吴某的家属方既可以向谢某提出索赔,也可以向某大型游乐园提出索赔,吴某家属索赔主张依法有据,应当予以支持。

(二)赔偿项目和赔偿金额的法律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中的规定,对于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的计算标准,征得双方当事人的同意后,全部按照了《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中的计算标准。这样既可以做到有法可依,也可以保证公平,兼顾了双方当事人的合法利益。

本案中,调解员灵活运用背靠背的调解模式,让双方当事人都能打开心窗说亮话。面对家属方,通过降低预期、趋利避害、设身处地为家属分析解释,从而得到家属方的信任。面对工头和公司方,则法理兼顾,直指关键问题所在,更从人情和社会责任方面入手,希望工头和发包方先搁置双方的矛盾争议,避免事态恶化。对于发包方先行垫付赔偿金 涉及的法律问题,则及时联系街道办的法律顾问释疑答惑,消除其顾虑。纵观整个调解工作过程,各个阶段都充满不确定性,各类问题僵局也不时出现,但是只要善于整合各方力量,审时度势,对调解过程中出现的每一个难点都不轻言放弃,始终用积极的心态去影响双方当事人,最终成功协助双方达成调调解协议。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