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长宁区冯某与张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上海市长宁区冯某与张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上海市长宁区冯某与张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5年3月某日,冯某下班途经张某家门口时,被张某饲养的一只宠物狗咬伤,当时张某不在家中。其他邻居将冯某送往医院诊疗处置,并电话通知了冯某的儿子吴某和宠物狗的主人张某,并向公安机关报警。吴某和张某同时赶到医院,张某支付了当日的医疗费、交通费约400元。在后续治疗期间,张某也经常去看望冯某。半个月后,冯某基本康复,吴某共花去医疗费1000元。为赔偿一事,吴某数次与张家协商,然而,张某始终表示仅同意支付冯某受伤当日的医疗费,并称已全部支付。吴某遂就上述纠纷向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镇调委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镇调委会受理上述纠纷后,调解员向吴某详细了解了事情发生经过,听取吴某的诉求。吴某提出,希望张某赔偿其母亲医药费、交通费、营养费、误工费以及精神抚慰金等约14000元。调解员接着又向公安机关、小区居委会和医院核实了有关情况,并查阅吴某提交的病历资料和照片材料。

之后,调解员向张某询问了事情经过的细节,听取张某的意见。张某认为事发时其本人和家人都不在家,当日已支付医疗费和交通费约400元,之后看望冯某时也购买了不少营养品,因此已经尽到了赔偿责任;而吴某提出的赔偿项目,特别是精神抚慰金并不合理,因此拒绝承担。调解员首先肯定了张某处理问题的诚恳态度,但也向其指出,这是一起民事侵权纠纷,事实经过已由公安机关调查清楚;解读《侵权责任法》相关法律法规,告知张某,其作为宠物狗饲养人理应对冯某受伤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依法给予赔偿。在调解员的耐心劝说下,张某同意回家后再予斟酌。调解员将《侵权责任法》和文明养宠的相关资料赠送了张某,请其在仔细研读,择日再进行调解。

数日后,吴某向调解员询问调解进展情况。调解员建议其对冯某伤情申请司法鉴定,为其所提出的赔偿诉求提供依据。吴某回家与冯某商量后认为鉴定不但需要一定的费用还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因此决定不做鉴定。调解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告知冯某其未遭受严重损害,不符合精神损害赔偿标准,经过调解员分析,冯某放弃先前提出的10000元精神抚慰金的诉求。

之后,调解员反复联系张某,均未得到明确答复。调解员遂专程到张某家中进行沟通。调解员向张某言明,冯某作为受害方,已放弃精神抚慰金的诉求,仅要求张某赔偿3800元。然而,张某对冯某新的诉求仍然拒绝,仅同意赔偿数百元的营养费,并直言若冯某不能接受,那就终止调解,通过诉讼途径解决。眼看调解即将失败,调解员劝说张某要考虑到诉讼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而且双方住在同一小区,应当考虑到邻里关系,若是通过诉讼解决问题,并不利于社区和谐。调解员离开后,将张某的意见电话反馈给冯某和吴某,吴某表示希望继续调解,并表示愿意降低赔偿诉求,只需在张某提出的赔偿金额的基础上适当提高即可。

调解员联系了张某,约他至镇调委会再次沟通,向其宣传法律法规,并出示冯某的伤势照片,并对其说服教育。最后,张某同意提高赔偿数额。调解员立即通知冯某和吴某到场,引导双方对纠纷赔偿协商达成一致意见,签订并履行了协议。

【调解结果】

双方协商同意:除此前已支付的医疗费和交通费约400元外,张某另赔偿冯某人民币1000元,并当即履行。

【案例点评】

本案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特点:

(一)案情的普遍性

饲养动物在社区居民中已是十分普遍的现象,其中存在不少不规范的情况。饲养动物对居民特别是未成年人和老年人造成伤害的事件时有发生,相关纠纷在社区纠纷调解中占有着相当比例。

(二)调解方式的灵活性

调解员对当事人不仅进行了法律法规的宣传解释,而且就道德规范与人情事理对当事人进行了说服教育。在与当事人交流时,即使遇到当事人拒绝或不配合调解的情况,调解员也尽可能使用协商的语气和尊重的态度。最终,经过调解员耐心的调解,情理和法理并用,使得双方最终握手言和,化解了矛盾。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