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县马某与董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铁岭县马某与董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铁岭县马某与董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铁岭县某村村民马某与其母亲门某有承包地4亩,门某于1997年把她和马某的4亩承包地口头约定转包给村民董某耕种,没有签订书面转包合同,村民董某也没有交纳转包费,承包地就这样一直被董某耕种了20年。2017年4月,马某找到董某想要回她与母亲门某的耕地,并让他交纳相应的费用。董某却说当初门某口头约定答应不收费,并让他一直耕种其才决定种地的。但门某已于10年前去世,此事一时无法查证。为此,马某与董某协商后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为彻底解决此纠纷,马某于2017年5月9日申请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为避免村民矛盾激化,影响社会稳定,调委会立即派调解员介入调解。调解员首先第一时间进村向村干部、村民和当事人详细了解情况。经了解得知,马某与门某的4亩承包地被董某耕种了20年,董某没给转包费的情况属实,但门某已去世,故承包时口头约定的细节无从查证。调解员总结认为董某与马某的问题主要是:1997年马某和门某通过土地第二轮承包从本村取得了4亩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期限为30年,并取得由当地县政府签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后,门某与董某双方口头约定由董某承包耕种4亩耕地,因当时粮价很低,没人愿意种地,所以双方都没在意约定细节,导致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予以明确转包费。

调解员根据调查了解到的情况和当事双方的陈述后,对此案的法律适用进行分析:根据《土地承包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是承包方。承包方有权依法自主决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否流转和流转的方式”,第三十六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转包费、租金、转让费等,应当由当事人双方协商确定。流转的收益归承包方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擅自截留、扣缴。”,由于门某与董某未签订书面承包协议,并且门某已去世,但其有县政府签发的经营权证书,与村委会的承包经营权没有终止,因此,马某有权利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要求董某归还她与母亲第二轮承包的土地,并应对已种了20年的耕地取得的收益给予马某适当的经济补偿。

调解员对董某讲解了此纠纷的法律适用,并告知董某,马某是土地承包方,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主体,有权利收回承包的土地,对于马某已种了20年的耕地,并已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收益,即使按照20年前的约定不交纳任何承包费,但门某已去世10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10年来土地承包费用已日趋增加,不交纳一定的承包费显失公平,建议其即便从情理上,也应给予马某适当的经济补偿。董某听到调解员的讲解,明白了法律对承包土地的相关规定,表示愿意按照调解员的办法进行,但其认为不管怎么样,当初是门某答应不要承包费,并让其一直耕种其才进行耕种的,这些年也对土地改良等投入了很多,故希望少给些补偿。

调解员看到有希望调解成功,马上又找马某唠起家常,深入了解其具体诉求,马某表示4亩地马某种了20年,按照当年承包的价格每亩每年100元,怎么也得给8000元。见此,调解员告知马某其最终目的是要回土地,而不是要钱,建议其索赔不要过于严苛,适当让步。同时及时将马某意见反馈给了董某,董某表示当年没有人愿意种地,只是近10年种地收益才开始好一些,才有人愿意种地,表示只愿按照10年的承包费给4000元。调解员反过来再去做马某工作,从远亲不如近邻、抬头不见低头见,到土地收益近10年才变好的实际情况等予以劝解,最终,马某同意了4000元的补偿标准。

【调解结果】

经调委会多次调解,双方对土地纠纷达成调解协议:董某同意在2018年1月1日起把门某和马某的承包地4亩归还给马某,并交纳相应的承包费用,按每亩每年100元核算,10年共计4000元。马某同意调解意见,双方签字确认。

2018年年初,调解员对此纠纷进行了回访,董某已将承包地4亩归还给马某,并交纳承包费用4000元。双方均对调解结果十分满意。

【案例点评】

农村土地承包的情况很多,有的写了协议,有的仅仅是口头约定,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土地收益的变化,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纠纷。本案调解员从法理、情理,结合双方实际情况予以调解,最终使得双方互谅互让,最终有效化解了该纠纷。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