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尔县王某等人与余某家属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噶尔县王某等人与余某家属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噶尔县王某等人与余某家属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死者余某系某单位食堂雇佣工作人员,王某等6人系某单位普通职工,且余某与王某等6人系朋友关系。2018年11月8日(星期六)下午,余某与王某等6人饮酒至当晚8点左右,随后余某返回宿舍休息。11月9日上午10点左右,余某被发现在职工宿舍内死亡,经公安机关调查和相关鉴定机构鉴定,排除他杀的可能性。余某的母亲李某一度悲愤,联合亲属找到王某等6人要求对此事负责,并提出了赔偿要求。由于李某所提赔偿金额过高,王某等6人无法接受,双方僵持不下,遂王某等6人找到噶尔县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请求帮助化解此矛盾纠纷。

【调解过程】

调委会接到申请后,立即委派了两名经验丰富、深受群众信任的调解员开展调解工作,并向县司法局请求委派一名法律援助律师参与调解。经过调解员深入走访调查,掌握了具体情况后,根据纠纷的特殊性,在调解程序启动之前,调解员先竭尽全力地安抚死者家属,使其情绪稳定,表示同情其亲人突然离世,替其感到难过和惋惜,但也希望家属节哀顺变,好好生活,妥善处理好善后问题。

待当事人相对稳定后,于11月14日进行第一次调解。首先,调解员向双方当事人宣读了人民调解原则和程序、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而后开展第一次面对面调解。在调解中,余某家属提出赔偿金额211.4万元的要求,王某等6人当即表示不接受,并表示对好友余某的死也感到痛心和难过,表示理解失去亲人的痛,希望对方家属能够节哀顺变,并表示以前同余某也经常一起喝酒,都未出现过任何状况,此次喝酒过程中,并没有对余某针对性强灌,余某在返回宿舍时也没有出现身体异常,遂主张承担次要责任,对余某的死只能尽到作为好友的补偿义务。王某等6人一再申明本方无故意伤害的行为,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可以对余某家属进行补偿。余某家属情绪激动,丝毫不予退让,调解陷入僵局。为避免双方矛盾升级,造成群体性事件或是民转刑案件,调解员当场决定中止调解。随即,调解员兵分两路,一组先把余某家属送回家中,并进行了长达6个小时的安抚工作,另一组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五条规定,责任范围难以确定的,推定各侵权人承担同等责任。结合法院判例和以往案例,在该纠纷这种情况下若饮酒人发生意外致死,所有聚会的参与者都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同时调解员结合西藏自治区公安厅有关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核算赔偿金额。经核算,应赔偿的金额也远远低于与余某家属提出的要求。基于法律与事实,调解员认为余某的死虽然与王某等6人具有因果关系,但不具有相当因果关系,但王某等6人有过失,故应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而非因故意伤害负损害赔偿责任。因此,双方才会对赔偿金额分歧较大。

调解员咨询律师、在全面掌握了相关法律法规后,再次邀请双方当事人面对面调解。首先,采用“背靠背”的方式与双方分别进行谈话,并为双方宣传涉及的《民法通则》《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和当地规定、政策,提出了调解协议方案。其次,调解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充分理解和关心余某家属的情况下,促成调解达成一致意见。最终在调解员明法析理之下双方就各项费用及相关事宜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2018年11月17日,双方在自愿、平等的前提下达成以下协议:

1.双方同意,王某等6人一次性向余某家属支付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余某家属的交通费、食宿费等各项费用共计50.4万元(王某等6人每人承担8.4万元),并于协议签订后七日内转入李某指定账户上;

2.余某家属方收到王某等6人的赔偿金后,自行分配、使用,自行负责对余某的丧葬事宜,与王某等6人无关;

3.本协议生效后,余某家属方不再就余某死亡一事向王某等6人及其所在单位提出其他赔偿等请求,各方可持本协议到县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

【案例点评】

这是一起因朋友聚会导致死亡而引发的损害赔偿金纠纷。死者家属情绪激动,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严重的暴力事件或群体性上访事件。在这起纠纷的调解过程中,调解员的诸多做法都值得借鉴:一是调解员反应迅速,及时赶到纠纷现场,控制事态发展,稳定当事人情绪,再行调解。二是掌握专业法律知识,做到心中有数。调解员邀请法律援助律师对此案进行法律法规分析,为成功调解此案奠定了基础。三是不畏艰难,有耐心、有恒心。调解员不怕麻烦,从情理和法理上反复做工作,向双方提出调解意见后,同时也给当事人必要的考虑时间和相关法律咨询。最终,成功化解了双方矛盾纠纷,切实维护了当地社会和谐稳定。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