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张某某与孙某某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丰县张某某与孙某某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丰县张某某与孙某某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张某某受雇于孙某某,在其经营的木耳种植园工作。2019年3月某日上午,张某某在园内驾驶三轮车运送杂物时,不慎翻车摔入园内排水沟。随后,工友将其送往附近卫生院检查。初步诊断为右肩关节脱臼,张某某按医生建议前往丰县人民医院治疗。数日后,张某某感觉肩部疼痛难忍,再次前往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为:右肩肩袖损伤,考虑冈上肌肌腱完全性撕裂。两周后,张某某在该院接受损伤修补手术。

从事故发生至手术期间,种植园负责人孙某某委托工作人员孙某前往医院看望伤者,支付部分医药费用后便不再过问此事。张某某及其家属考虑住院治疗费用较高,便要求出院回家休养。因孙某某拿的钱远远不够支付相应的治疗费用,张某某多次前往种植园讨要说法,要求孙某某支付此次住院手术的剩余费用40000余元,并向其另外支付赔偿金20000元,双方多次协调未果。2019年4月底,张某某向丰县师寨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镇调解委员会在征求孙某某的调解意愿后,受理此纠纷。

【调解过程】

翌日下午,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将双方当事人约至调解室了解情况。种植园负责人孙某某委托工作人员孙某全权代理处理该纠纷。

调解员首先向申请人张某某了解情况,张某某反映,自己今年68岁了,在被申请人的种植园工作已经两年多,和雇主相处关系也很好,相互之间并没有纠纷。但这次受伤后,被申请人孙某某委托员工孙某来医院交了一次医疗费,就再没有出现过。接受手术时,厂里也没有一个人来陪着,只有自己在外打工的儿子临时请假回来陪伴。因家里无人照顾,自己又没法活动,术后第二天就出院随儿子一起去了常州,临时借住在儿子的宿舍。休养一个半月才勉强能活动。张某某认为,自己受雇于孙某某,在干活时遭受伤害,孙某某应当承担责任。故此,要求孙某某支付医疗费等各项支出共六万余元。随后,调解员又听取了被申请方反映的情况。孙某是木耳种植园的工作人员,受老板的委托全权处理此事。孙某说,事故发生后,园方积极将伤者送往医院治疗,而且也已经向受害人给付了一定补偿。但其要求的赔偿金额太多了,况且发生这样的事故,张某某本人也应该负有一定责任。

通过分析案情,调解员依法律法规向双方当事人阐明双方的权利及责任。调解员明确告知纠纷双方三点意见:第一,张某某提出支付医药费和赔偿金的要求,符合相应的法律规定,合情合理且合法;第二,雇员没有明显的疏忽大意,对该事故没有一定责任;第三,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调解员与纠纷双方分别进行沟通,了解申请人家庭情况和被申请人赔偿能力。针对双方在赔偿数额上的争议,调解员用情、理、法,苦口婆心地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希望双方都做出一定的让步,缩小赔偿差距。调解员说服雇主拿出诚意,尽量多承担赔偿责任,争取早点了事。调解员以案说法,如果通过诉讼程序,法院的裁量也应该在60000元左右,且诉讼需要很长时间,无法全身心地做事业,结果得不偿失。调解员说服张某某,发生意外,本人多少也应该承担一定责任,而雇主对这起事故处理的态度是积极的,有诚意的,但赔偿能力确实有限。在调解员的努力调解下,经过多轮协商,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和解协议。

【调解结果】

经调解,达成如下协议:

1、张某某因上述人身损害而发生的合理必要的医疗费用共计36000余元,由孙某某承担。

2、孙某某另外向张某某一次性支付人民币20000元,包括但不限于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后续的全部治疗费、康复费、护理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

3、张某某收取上述费用后,张某某及其家属不再向孙某某及单位主张任何权利,双方雇佣关系终止。

双方当事人签订调解协议后,确定三日内给付医疗费用和补偿金。双方当事人均对调解结果表示满意,并表示会如期履行调解协议书中的义务。

【案例点评】

本案调解过程中,调解员首先对纠纷详情做了详细的调查,通过对案情的详细剖析,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向双方当事人阐明双方的权利、责任,确定当事人在这起纠纷中各自的责任。

首先,确定双方之间属于雇佣关系,受雇人与雇佣人约定,由受雇人在一定或不一定期限内为雇佣人提供劳务,雇佣人支付报酬而发生的社会法律关系。对于雇佣关系是否存在的认定,应以事实上雇佣关系的存在为标准。张某某在种植园按照雇主孙某某的指示和要求,为雇主提供各种劳务两年有余,孙某某按期给付报酬,双方雇佣关系成立。其次,要确定归责原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该司法解释确定的归责原则是无过错责任原则,即指没有过错造成他人损害的依法律规定应由与造成损害原因有关的人承担民事责任的确认责任的准则。所以雇员受到伤害赔偿责任上,无论雇主是否有过错,只要雇主雇佣了雇员这一事实的存在且雇员因从事受雇事项造成自身伤害的,在非雇员重大过错或者故意的情况下,雇主是要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的。

其次,要确定赔偿数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再次,根据实际情况,考虑双方稳定良好的相处关系,成功化解纠纷。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