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某与郑州市某建筑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苏某与郑州市某建筑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苏某与郑州市某建筑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8年5月某天,郑州市管城区某小区62岁的苏某雨后外出,行走至某道路旁的施工工地时,由于地面泥泞湿滑,不慎跌落到工地的泥坑中,造成腰椎隐裂。经过一个半月的住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53620元。苏某出院后,找到在该工地施工的建筑公司,要求赔偿其住院期间的医疗费。但建筑公司认为苏某滑倒的主要原因是雨后路滑,加之自身行动不便造成的,并以公司没有责任为由拒绝赔偿。双方就此事争执不下。

2018年7月27日,苏某来到小区所在的某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申请调解,希望调委会能够帮助解决其与建筑公司就赔偿问题产生的纠纷。

【调解过程】

接到调解申请后,调解员在首先安抚了苏某的情绪后,立即着手调查了解情况。调解员先是实地查看了事故现场,发现施工工地紧邻道路旁,施工挖出来的黄土覆盖了部分路面,下雨天极易造成路面湿滑,并且在离道路不远处有一个约10米深的地基,但并没有设置明显的警示标志或标牌。通过进一步问询建筑公司和苏某本人,调解员了解到双方的主要观点和诉求如下:一是苏某认为该建筑公司施工场地距离道路太近,且未按规定采取安全措施,建筑公司应承担事故责任,并赔偿其全部医疗费53620元;二是在苏某住院期间建筑公司并未派人前往慰问,认为建筑公司态度傲慢,要求建筑公司诚挚道歉;三是建筑公司认为苏某滑倒是下雨路滑和自身行动不便造成,拒绝苏某的任何赔偿请求。

在了解纠纷的详情和双方的态度后,调解员认为本案的核心问题是建筑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事故责任。苏某是因地面湿滑摔倒跌入工地地基受伤,建筑公司也并没有在施工现场安装护栏、围墙等安全措施,那么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如果存在,那么因果关系该如何认定?对此,调解员查阅了相关法律,并咨询了公共法律服务工作站的法律顾问,在责任的划分上有了明确的思路。

随后,调解员再次来到建筑公司,并找到相关负责人李某。调解员指出,苏某在建筑公司的工地摔伤,按照法律规定,建筑公司理应承担事故责任。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我国《民通法则》第125条规定:“在公共场所、道旁或者通道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91条规定:“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上述法律规定所指向的是一种特殊侵权的民事责任。这种特殊侵权民事责任须具备下列条件:(1)施工人有不作为的违法行为,即施工的公民和法人没有按规定设置明显的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2)损害的发生必须是在特定的场合,即“公共场所、道旁、通道”等人们集中活动或通行的地点,因为在这些地方施工,如不设置明显标志或采取安全措施,就会潜在着发生损害事故的危险性。(3)施工人主观上具有过错,因为“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其本身就是一种明显的过错。(4)有损害事实的存在,包括人身、财产损害。(5)损害事实与施工人不作为的违法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虽然苏某的摔伤,与下雨路滑有一定的联系,但更主要的还是施工单位未采取安全措施造成。因此,建筑公司以意外事件为由拒绝赔偿显然是违法的。通过调解员的明法析理,建筑公司的态度有所缓和,李某向调解员表示待回去商议后再做回复。

由于本案涉及争议金额较大,调解员采取缓调的方式,劝导双方要站在法律的角度看待事情,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逐步疏导双方当事人的对立情绪。经过调解员4次的耐心调解,建筑公司最终同意赔偿苏某全部的医疗费,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在调解员的主持下,双方签订调解协议如下:

1.建筑公司一次性赔付苏某住院期间的全部医疗费共计人民币53620元;

2.获得赔偿款后,此次纠纷一次性了结,苏某不得再向建筑公司提出任何索赔要求。

随后,双方在协议书上签字,并当场履行承诺。调解员的回访中得知,协议履行良好,双方均对结果表示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能够成功调解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调委会通过前期走访,全面掌握了纠纷事实,并准确找出了争议焦点;二是从法律的角度切入,重点向建筑公司负责人讲解法律知识,既转变了当事人对该起事故责任的错误认识,又宣传了法律法规;三是运用灵活的调解方法,调解员采用背靠背、换位思考等调解法,逐步缓解当事双方的对立情绪,并最终促使双方达成一致。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